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梁家辉

  鲁豫:但是那时候面对香港金像奖最佳男演员这么大的奖,内心不会有那样的期望么?就好像每个人可能都会想一下如果我拿了这个奖,之后肯定就会片约不断,通常人会有这样一种思维的,你呢?

  梁家辉:你没听到黄秋生说嘛,拿了电影金像奖以后会倒霉三年,我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源头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好像是一个前辈说的,也好像就是秋生自己说的,因为他拿了以后,也真的倒霉了三年。

  鲁豫:你呢?倒霉了几年?

  梁家辉:我其实也从来没有倒霉过,我觉得自己走的路还蛮顺的,其实这种认知在于自己,他们都觉得我可能也是倒霉了不短时间,但有些事情要自己去想通,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子起落变化的,我觉得反而是他们看得太重,因为倒霉不倒霉不在于别人怎么看你,而是你自己怎么看待自己,人生的本来面貌就是这样起起伏伏。

  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梁家辉,几乎见证了香港电影的兴衰,纵横影坛二十几载,三次摘得金像奖桂冠,然而第一次获奖,对于梁家辉来说意义尤为不同。那一年他刚刚27岁,是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然而就是这次获奖,使梁家辉遭遇了封杀。

  198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梁家辉认识了大导演李翰祥,并且在他的慧眼之下出演了影片《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中的咸丰皇帝。梁家辉把影片中承接清帝国盛衰的咸丰皇帝文弱的气质演绎得十分到位。由此这个极具古典神韵的清秀男子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鲁豫:当年有没有预料到自己这部戏将来会这么轰动?

  梁家辉:没想过,其实综合二三年的影艺路程,我在拍一个戏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结果会怎么样,从头一天开始我就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想法,结果你根本控制不了,你能拿捏的就只有这过程,因为你参与演戏的这个过程是自己可以把握的。

  鲁豫:我不知道这部戏在当时内地有没有所谓票房,但我知道几乎能去看电影的人都看了那部戏,而且好多人还看了很多遍。

  梁家辉:对,因为李翰祥也算是第一个回归的导演嘛,而且这也是一部大戏,有上下两集。

  鲁豫:当时引起轰动以后,你有没有收到很多内地影迷写的信?

  梁家辉:没有。

  鲁豫:可能因为那时候寄不到香港。

  某影迷:我1993年参加了一个杂志举办的给明星写信的征文,说全国选20名登在杂志上,而且请明星亲笔回信,后来我的信被选中了,可是我估计他们压根就没有转给他。

  梁家辉:那个杂志社现在还存在么?

  某影迷:不存在了。

  梁家辉:没有吧,你看,估计是骗你的啊。

  某影迷:后来我第二次又见到您的时候,我给您了,那是后来……

  梁家辉:我也没有回信?应该不会啊,你没有写回邮地址吧?

  某影迷:对,我没写。

  梁家辉:就是,怪不得。

  鲁豫:我想或许由于当年通信还不是那么畅通,否则,估计会有很多影迷给你写信的。那个时候你在香港的影迷多不多?

  梁家辉:这部戏之后他们都把我算作是大陆的演员,很多人都认为我是大陆演员,一直到后来我开始在香港拍戏,他们都很意外,说原来你是香港人啊!

  鲁豫:那时候就因为这部戏被台湾封杀了?

  梁家辉:就是因为这部戏。当时台湾有些规定,因此我也不能够去内地拍戏,反正跟内地有关的东西也都不能去台湾,可问题是台湾的票房是很大的一块,所以这样一来香港的人可能就不敢找你来拍戏了,所以我就有一段时间没戏拍。

  鲁豫:没戏拍的日子持续了多长时间?你的情绪会很低落么?

  梁家辉:大概有一年多,其实那个时候情绪不会多低落。

  鲁豫:很多传言,说你那时候摆地摊卖手工艺品,是真的吗?

  梁家辉:那不是传言,那是真的。

  鲁豫:但我总觉得可能是你现在时过境迁后再回忆当年的那个经历觉得释然了,也特别愿意跟人说我当年还去摆过地摊了,是么?

  梁家辉:别冤枉我,其实没有那样,我总觉得可能第一是因为自己年轻,再者那时候毕竟刚进电影圈,也确实没有把电影工作看成一个什么样的终身追求。

  鲁豫:可你都是影帝了呀?

  梁家辉:那又怎样啊?

  鲁豫:不,在我们看来,影帝当然怎样了。

  梁家辉:在我看来不怎么样,我曾经是香港短跑纪录冠军,100米跟200米,我当时跑的11秒多,200米是22秒整,算是蛮快的。

  鲁豫:真的啊?

  梁家辉:可那又能怎样呢?我都是短跑冠军了我都没觉得怎样,影帝又能怎样呢?所以影帝不怎样,那影帝去摆地摊就怎样吗?也不怎么样,谁让你没戏拍嘛,那你就改行嘛!

  鲁豫:你当时在哪儿摆地摊?

  梁家辉:在铜锣湾。原来最早是在石澳,属于外国游客比较多的地方,结果生意太惨了,因为游客都捡我的东西,都把它挑来捡去地捡烂了,最后也不买。后来就改地方改到铜锣湾,结果发现铜锣湾当真是一个消费力蛮强的地段。

  鲁豫:铜锣湾哪个地方?

  梁家辉:铜锣湾大宛百货公司门前。

  鲁豫:那边人来人往很多人啊,你每天生意额高不高?

  梁家辉:高,每天能卖多少忘了,反正我们三个人,一个人能够分到一千块钱,是净赚的,所以在那个时候算是挺高的了。

  鲁豫:你卖的什么东西?

  梁家辉:一种手镯,是我们那个时候做的东西,用皮条跟铜线,扣子是我们自己用铜线捆的,上面还带些花,可以说是手工做的工艺品,都是自己设计的,所以每一套款式都不一样,我们三个同学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风格,而且从来不重复。

  鲁豫:可是你那时候即便不拍戏了,去找一份别的工作不行吗?比如去办公室当一个文员?一个白领?

  梁家辉:那才没有我摆地摊好赚呢!

  鲁豫:这倒也对,但是摆地摊需要放下一些身段吧?别人会说“哎呀,这个是影帝啊?”碰到过这种情况吗?

  梁家辉:没有,我觉得那个时候影帝这个头衔还给我带来一点好处,因为很多路人路过的时候都会看这个人,问说“你是不是影帝?”我说“我是,来,请看一下,参观一下”,结果原本打算买一套的后来就变成买三套了。

  鲁豫:这时你已经把电影的梦想放得很远很远了吗?

  梁家辉:坦白说,其实那时候我对电影没有什么梦想,入行也是非常偶然的事,拿着一个奖是一个更偶然的事,而且我很清楚那个奖不是我拿的,是导演该拿的,因为我只是在模仿他给我设计并示范的所有动作,一些所谓演技都是单纯的模仿,我很清楚这点,所以即便之后没拍戏也没什么甘心不甘心的。对电影而言,毕竟两个电影已经拍了一年多,对电影制作有了一定认识,但是没有很深的感情,所以那时要改行,没电影拍就改行呗,也无所谓。

  对于梁家辉来说,刚刚踏进演艺圈便遭到了台湾文化局的封杀,此时的他并没有认定做演员将是自己最终的职业,然而经过一年多的摆地摊生活,梁家辉最终又踏进了影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