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孙红雷

  易立竞:我看过你2002年做的《超级访问》,那次你非常紧张,跟主持人李静握手的时候,她调侃你说,“他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我很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真正的自信?

  孙红雷:那次采访我记得,那时候还不懂得保护自己,那天我还哭了。戴军(另一个主持)跟我经历很像,他很自然地把那些伤心往事讲出来时,我就受不了了。我现在有免疫力了,那时候还没有,不是紧张,是激动。从1995年到2002年我经历了很多很多,好或不好的,似乎把以前都忘掉了。可是戴军提起了那些既让我激动,又让我心酸的往事,所以会流泪。那天手脚冰凉,手心出汗,完全不像现在这么放松。

  易立竞:现在你已经学会了掩饰。

  孙红雷:不是掩饰。我不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我心里的那个我,我分人,我们现在是完全open的。以前碰到没有共同语言的人,我会让人看出来,现在我不会让人看出来。但碰到有共同语言的人,我就会很舒服,对方也能感觉到。

  易立竞:你说你以前一直把知识分子的成分隐藏在内心,为什么?你觉得在这个圈子里以知识分子形象出现不适合?

  孙红雷:反正我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我是这样的人,我希望我把每一个角色做实吧。你问得很犀利(喃喃自语)——因为没人愿意知道对面的这个所谓的硬汉内心到底什么样。大家都好像静不下心来,好好了解了解。我是观众眼中的大明星,谁也不知道我内心到底什么样,有好些人问我的内心到底什么样,但他们问话的方式和节奏让我没有答案,不是我不想回答,是我确实回答不上来。每当说真话的时候,我很怕大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是这样理解的:这样的问题也可以帮助我更多地了解自己,其实大多数人并不太了解自己。

  易立竞: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潇洒,你牵绊特别多。

  孙红雷:对,我牵绊特别多,但我一直想要遵从自己的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易立竞:你碰到过潜规则吗?

  孙红雷:碰到过,但我是个有底线的人。我觉得真正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但还是得有底线。如果碰到我的底线,我不会妥协,甚至不惜付出生命。

  易立竞:有人说,好演员需要有经历。

  孙红雷:我有。我经历过很多,是你想象不到的,我自己都想象不到。人生所有的事都不会是白白经历的。所以我对以前的种种事情,一点都不后悔,但不能说。

  易立竞:不能说?

  孙红雷:不能说!可能会带到坟墓里,连我家人都不知道。

  易立竞:如果有机会重走一遍人生,你想修改或删除哪一部分吗?

  孙红雷:说真话,17岁到25岁,我想修改一下,走一个正常青少年走的路。

  易立竞:有人说,你过于苛求自己了。

  孙红雷:一直都是。我经常自省,我对自己犯的错误特别严苛,所以我说我很理智嘛。

  易立竞:什么时候会不理智?

  孙红雷: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胁我会不理智。

  易立竞:成名有没有影响到你的生活?

  孙红雷:《征服》出来的时候,大火,所有人都在谈,就像今天的《潜伏》一样。突然之间我没有生活空间了,我原本特别愿意去菜市场买菜,去服装店挑衣服。忽然我就不能去了。

  易立竞:去了会怎么样呢?

  孙红雷:你正在挑衣服,你正在买菜的时候,一堆人找你拍照签名。人家都是第一次,你又不能拒绝。

  易立竞:你怎么找回失去的生活空间?

  孙红雷:就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想去小吃摊的话就去,去了也没什么。

  易立竞:那会儿你还没做好红的准备。

  孙红雷:对对对。2002年《征服》播出,《像雾像雨又像风》大红,到台湾做宣传,一整条街排的全是影迷,见到我都又抓又扯的,排队签名,到我面前流着泪说,你怎么不娶安琪呀?后来问了一些过来人,他们说这太正常了。

  最奇怪的是好朋友都不跟我来往了,特别有意思的一种心理,说你现在红了,我离你远点吧,别以为我会有求于你。我心里挺难过的。用了一年时间调整,那一年就是到处打电话给朋友,每天请人吃饭、一块打桌球。真正的好朋友是不会离开你的,而且无欲无求。

  易立竞:这些朋友后来回来了吗?

  孙红雷:回来了。我主动啊,他们知道我没变,只不过是比以前有名了而已。我知道他们很敏感,恐怕他们不高兴啊什么的,就小心翼翼,不像以前那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所以我也就觉得累,不敢不高兴了。那个阶段大家心里肯定都有一些变化。但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一两年以后知道了,没事,你真诚待人就OK了。有个朋友告诉我一句话:你走在路上怨路不平,其实是你心不平。

  易立竞:你现在朋友多吗?

  孙红雷:很少,没有交朋友的环境,表面上的这些喧嚣,我也不相信。都是小时候的朋友,再就是机缘巧合碰到了合适的朋友。

  易立竞:成年之后,交朋友越来越难。

  孙红雷:是。这时候能交往的朋友一定要珍惜。

  易立竞:朋友在你心里占据什么位置?

  孙红雷:我家庭是第一位的,朋友是第二位的。

  易立竞:如果拍戏和生活冲突,你会怎么选?

  孙红雷:现在是生活。

  易立竞:想过经商或做点别的什么吗?

  孙红雷:我做不了。教书、培养人才、搞搞剧本、投资电影、监制电影,这些还行。

  易立竞:你说50岁之后要回中戏去教书?

  孙红雷:我继续不了的事情,我希望年轻人,或者我教一些学生继续做下去。我以前也听过别人这么说,我不理解这些,说这些人有这么伟大吗?然后他们多少岁以后果真就回去教学。后来知道了,这跟伟大没什么关系,很普通的想法——自己做不完的总要有人继续做下去。

  易立竞:听说你有时会回到中戏的校园坐一坐,偶尔还哭上几鼻子。

  孙红雷:我得洗呀。每天泡在泥潭里,我得洗洗吧。一周不洗澡,一个月总得洗一次澡吧。

  易立竞:你把这个圈子称为泥潭?

  孙红雷:对。旋涡、泥潭。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还是这样的想法,也许我会对现在的想法嗤之以鼻,或者一笑置之,但现在是这样想。

  易立竞:你评价一个人、一件事经常用“干净”这个词。

  孙红雷:我从十几岁就开始在所谓的娱乐圈打拼,看到太多不干净的事情,所以就向往干净。这个麻烦你帮我写出来——现在这些不干净的事情太小儿科了,我不想提,它太不干净了。以前我也不懂,随着阅历增加慢慢懂了。唉,真难。

  易立竞:先苦后甜好过先甜后苦吧?

  孙红雷:嗯,我不知道我享受生活的时间、几率有多少,但我希望,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能先享受幸福、快乐、安定。我不是通过几个小时采访就能读透的人。可以说句实话,我的人生比我演的影视剧还要精彩,还有戏剧性。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要远远大于眼前的得失。

  易立竞:如果重新选择,你会选择什么样的路?

  孙红雷:可以讲实话是吧?先是幼儿园,然后是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考上最好的大学,毕业后读研,读完研以后,交个女朋友结婚,生几个小孩儿,好好过日子。

  易立竞:因为没有这些,所以特别想拥有?

  孙红雷:是我的真心话。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