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黄晓明(资料图片)

  东方网4月6日消息:被誉为“内地第一小生”的黄晓明刚刚经历了一个被“二”了的2010“汗马宝靴”、“闹太套”……发生在他身上的“恶搞”层出不穷,花样翻新。或许连他自己都没闹明白,为什么所有的非议和骂声会在这个时候汹涌而来。他刚刚登上演艺生涯的另一个高峰:陈凯歌、吴宇森、陈可辛等大导演纷纷把剧本递到他手里,台湾的偶像电视剧罕见地请大陆明星出演男主角,来自日本的粉丝团专门包机来他的片场探班,香港台北街头到处挂着他巨幅的海报……那正是他人气最旺,风光正盛之时。

  其实,回头看看张国荣刘德华甚至迈克尔·杰克逊等前辈巨星走过的路,黄晓明或许就释然了。几乎每一位偶像明星都是在骂声和绯闻中一路披荆斩棘走过来的。黄晓明的烦恼,其实是偶像明星迈上更高台阶这个“闯关游戏”中必经的成长的烦恼。

  南方都市报记者日前在广州采访了黄晓明。这次采访,不是为他的某部新片某张新碟做宣传,或为某个品牌做推广,也不是因为他得了某个奖。我们之所以关注他,是因为我们关注内地所有正在成长中的偶像明星。以黄晓明为代表的新生代明星是内地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偶像明星:土生土长,外形时尚,工作努力,拥有一众数量可观的粉丝,具有一定的票房号召力,开始走出国门与日韩、欧美明星争奇斗艳。多给他们一点宽容和保护,就等于多给了他们一寸可以大放异彩的空间。这也是身处绯闻和争议漩涡中的黄晓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袒露心迹,从离开华谊、面对非议到恋爱绯闻,他都一一做出表态,在经历过恶搞质疑后的2011,他选择直面所有的尴尬和痛楚,平静地说: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善良。

  面对非议,他说……

  范冰冰在各种负面新闻缠身的时候,曾经强悍地说:“乱箭穿心,习惯就好”。和范冰冰的彪悍相比,黄晓明却显得“纠结”许多。他不掩饰自己的困惑,也不掩饰自己的苦恼。坐在我们面前时,他坦白地说:“有时候我觉得善良是不能当饭吃的”,但他最终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我觉得个性也应该在原则之内吧”。从他的叙述中听得出来,家庭对他的要求和影响,使得他无法放松和放开自己。但他在这种矛盾挣扎中悟到的最好的一个道理就是:被恶搞也好,接烂片也好,它们和鲜花掌声一样,都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经历而已。来势汹汹的明枪暗箭并没有将他打倒,也没有让他变得世故老练。在经历过深刻的自我怀疑以后,黄晓明依然抱有一份属于他自己的天真。

  1、演员身份之惑:演员都有类似经历,偶像梁朝伟也不例外

  ———“从我开始演第一部戏到今天,我始终有个潜意识的想法,就是希望每个角色都要不一样,要让观众看到一个新的我。结果发现自己活得好累。”

  南方都市报:听说你这次去香港时飞机上遇到梁朝伟,也和他讨论了当演员的困惑,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黄晓明:比如我说我会接了一些不应该接的戏,或演一些不应该演的角色。他告诉我说,“这只是一个经历而已,我也经历过,每个人都会经历。”听到这些话从朝伟大哥,从我偶像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就更加踏实了。我相信每个人在人生当中都会有过彷徨,有过左右摇摆的时候。作为一个男人,有这种经历其实很好。

  南都:比如拍烂片?

  黄晓明:任何的。我不觉得我演的戏叫“烂片”,我演的《唐伯虎点秋香2》(内地)至少有8000万的票房。其实到拍完了整个戏之后,我都不觉得自己接错这个戏——— 只是其中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所以演员是一个很被动的(角色),永远不是你说了算,很多事件不由自己控制。

  南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比较辛苦,这次你看起来确实比较累。

  黄晓明:是累了。但我觉得挺好的,累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到今天为止我都紧张,到现在面对镜头拍戏的时候都还紧张,压力很大。我怕自己做不好,所以每次无论面对镜头采访,还是在台上,都很紧张,我手心都出汗了,表情也很容易僵了……我那天问了朝伟哥“你紧张吗”,他说他也紧张,因为很多人都在看着他怎么演。我奇怪他都快成教科书了还紧张,他说:正因为很多人都在看着,越怕自己演不好……

  南都:我听过一个段子,说你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很久都觉得自己不适合当演员,都准备放弃了。

  黄晓明:嗯,我那时候很紧张,上台嘴角抽搐,有时候会在台上失去控制。你回看我以前演的戏就知道了。很多时候我就会要求导演再来一次,因为两三遍之后我就会习惯了,习惯之后就不紧张。所以很多和我合作过的导演都说黄晓明太较劲了,每次都要问“再来一次行不行?”其实我就是一种习惯了,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南都:去年你接了《赵氏孤儿》,从这个角色可以看出来你很想尝试更多类型。但之后大家对你的角色也有一些调侃和质疑,这个电影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演过《赵氏孤儿》之后有什么改变吗?

  黄晓明:《赵氏孤儿》也是我人生的一个经历。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以前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了。我以前老是说我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不重复。从开始演第一部戏到今天,我始终有个潜意识的想法,就是希望每个角色都要不一样,要让观众看到一个新的我,结果发现自己活得好累。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呢?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做一些很不适合自己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踏踏实实地做一些很适合自己的东西呢,为什么还没有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发挥好,就非要寻求什么过激的突破呢?所以我现在觉得目标不要给自己定得太高,差不多就可以了,这样很快就有满足感,然后促使自己不断地进步。

  但是我觉得《赵氏孤儿》很好,它的突破并不在于这个角色本身,而是在于我跟一个非常出色的导演——— 陈凯歌合作。所有今天《赵氏孤儿》给我带来的好,都是凯歌导演带来的。因为跟他接触了之后,我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以及表演的方法,这是我以前没有过的。自己人生中有这一段经历让我很开心,这才是我那段时间的真正突破。

  南都:到现在这个阶段,有没有开始享受当演员或者在镜头前的感觉?

  黄晓明:有。就像“一哥黄斌”(微博名,黄晓明现在的经纪人黄斌)跟我说的,要享受工作,我现在真的开始学会享受工作了,有时候放松下来得到的东西可能更意想不到。以前你跟我做采访,我可能就是这样跟你聊(作正襟危坐状),我现在就是越来越放松,越放松我越舒服。我只有在舒服的状态聊天我才会自然。我觉得人生挺好的。有过各种各样的经历,会让我更加享受人生。

  2、面对非议之苦:现在能拿自己开玩笑,也学着Say no

  ———“我挣扎过,矛盾过,别人这么做,为什么我不可以这么做?!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我不想做一个读佛法书,却不做佛法事的人,我还是坚持做一个善良的人。”

  南都:你现阶段有“很累”的感觉,是不是和去年开始的那些恶搞和非议有关?

  黄晓明:很累不是说某一方面,而是很多事情需要我操心,很辛苦。

  南都:从去年开始,你就面临不少非议。这段时间以来面对那么多的汹涌而来的非议,会不会觉得很难受?

  黄晓明:我现在已经过了那个时候了,我已经不难受了。曾经很难受过。

  南都:到什么阶段才不难受了?

  黄晓明:其实从聊天时就能够感觉出来。现在我能拿自己开玩笑了,以前不会的。因为在我的教育体系里面,做人就是要很认真,不可以随便开玩笑。上台就是要认真的,一板一眼的。现在就觉得开玩笑没什么了不起,很多人拿你来开玩笑,是因为你太正经了,就是要拿这个东西来开你的玩笑。

  南都:是从什么时候谁告诉你这些负面的评价?

  黄晓明:大概《唐伯虎点秋香2》之后吧。很奇怪。当时有很多人劝我说,可能因为在这个位置上才会被说,以前大家都把你说得那么好那么完美,只要你出一点问题,大家都会攻击你……一开始都这么劝我。后来我就觉得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把我的事情做好,把我喜欢的东西做好,这就是我的目标。然后希望有时间多陪陪爸爸妈妈家人,让他们开心才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

  南都:你身边很多人都告诉过我,黄晓明其实是个很单纯的人。经历了这些事,你会不会觉得因为自己的单纯,反而遭遇了这么多非议和难堪,让你开始动摇自己的原则。比如说别人这样对我,我也要反击一下?

  黄晓明:我想到过(沉默了一会)。单纯不能当饭吃。很多人都说黄晓明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但善良不可以当饭吃。我挣扎过,矛盾过,别人这么做,为什么我不可以这么做?!但是我放弃了,我看了很多佛法的书、很多讲道理的书、很多史书,我发现有这样的一个规律,每个人都有跌宕起伏的时候,说白了就是“人在做,天在看”。我所做的坏的事情都有报应,好的事情都有回报。所以我知道今天无论做什么事,早早晚晚都会报应在我身上。我不想做一个读佛法书,却不做佛法事的人,我还是坚持做一个善良的人。但是在此基础上,我要用正确的管理方式来经营我的团队———可能之前我不太善于经营,但是之后有一些善于经营的人进来帮我,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我始终不会改变我做人的原则。由始至终,我爸爸妈妈教给我的事情,就是“让别人去说吧,他们做什么事情你不要管,你只要坚持你的原则就可以了。”

  南都:他们看到这些言论会难受吗?

  黄晓明:这才是我最伤心的地方。因为我妈妈每回都去看新闻。我不会去看新闻,觉得没必要为那一两个或者几个、几十个那样的人去伤自己的心,去让周围的人不开心,是不是?看了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一生气就会伤害到家里人或者朋友,那何必呢,所以我干脆不看。我最担心的是妈妈去看,但我觉得我妈妈很牛ⅹ。她看了不告诉我,闷在心里面。我妈妈很伟大,伟大到就是我在我和一个好朋友或者我喜欢的人并列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我妈妈会让我选择朋友的利益,而不是个人的或者我们的利益。他们总是怕给我带来麻烦而自己去默默地承受很多。试问现在我这个年纪,有多少个妈妈会陪着自己的孩子去拍戏,给他煲汤?拍《神雕侠侣》时,我妈妈陪了我四个月,《上海滩》我妈妈陪了我整部戏,我中间差点得了抑郁症,幸好有她在。我受妈妈爸爸影响很大,他们从小教育我做人要善良。

  南都:从你的叙述听起来,家庭氛围很好,可能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了。

  黄晓明:所以他们都说我最大的缺点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确实是这样的。

  南都:父母从小对你有要求吗?要求你要出人头地之类的?

  黄晓明:他们真对我没有要求,我爸爸更加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别干了,什么演员,别干了,那么辛苦。”他们对我在出人头地方面没有要求。但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要孝顺,要做好榜样。我是长子长孙长外孙,所以从小就有个概念,要给弟弟做一个榜样,我的压力就很大。但是我有一种幸福感,每逢过年过节,我都要给我的家人买礼物,尽管他们可能不缺,但是我也一定要买,而且要一年比一年好。因为这代表着我一年比一年好,当他们拿着那些礼物的时候,所以我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那种幸福感其实要比我拿了奖感觉更幸福,你明白吗?

  南都:明白。现在那么多的非议,可能是因为你以往呈现出来的形象太没有缺点了,也太没个性了。这么红,怎么可能不发脾气,不耍大牌,又敬业,怎么可能呢?别人就会觉得你装。

  黄晓明: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工作人员都说,哟,我以前真不知道晓明是这样的人,现在进来工作了才发现真的是这样的人。我都听了好几次了,我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愿意相信我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告诉我说,生活中,黄晓明是一个大家都很喜欢的人,特别容易成为好朋友,生意圈里面的人也喜欢我。因为生意人虽然也看重利益,但他们讲原则、讲义气,碰到我觉得投缘,都愿意帮我。可有时候搁在娱乐圈里就会很奇怪,他们讲求个性。但是我觉得个性是要在基本道德范围内的。所以我还是比较讲究原则,绝不会跳出我的框框架架之外的东西,因为我知道我坚持的是正确的,相信时间久了大家会知道的。

  南都:大家比较愿意相信娱乐圈是一个大染缸。

  黄晓明:对,你这个话说得很对,我记得1996年我进电影学院前一天,全家人给我送行的时候,我舅舅把我拉到一边,说:其实我们并不希望你做这一行,因为大家都知道娱乐圈是个大染缸,我希望你出淤泥而不染。到今天这句话还是我的座右铭,我一直没有变过,我到今天连烟都不抽。我的缺点也很明显,有时候耳根比较软,比较容易相信别人,会一时冲动失去判断力。

  南都:吃过亏吗?因为这点。

  黄晓明:我吃的亏全是因为这个。有时候我 会 接 一 些戏,因为人情而被套牢了,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很多人说我不够狠,说白了就是心软,我也是这么觉得。有时候别人说:晓明帮忙接个戏,工作人员就会告诉我不能接,但是我就会想,算了还是帮人家一个忙吧。后来才发现,确实不应该。有时候因为你帮了这个忙,中间出了点状况,对方反过来会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几个戏就是这样的。我太不懂得拒绝了。现在我才开始学会了。因为我累了,我太疲于应付一些事情,所以我现在学着Say no。

  他的工作室

  过去的一年,大家看到的黄晓明新闻,多与绯闻、恶搞有关。但其实他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些事而耽搁了自己的事业。拍完《赵氏孤儿》后,他马不停蹄地投入了高群书导演的电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拍摄,接下来又要接拍陈可辛、吴宇森、刘伟强等多位大导演的最新力作。但他事业上最大的动作,莫过于离开华谊,成立自己的工作室。“黄老板”的事业版图究竟如何规划?当了老板后的他,在表演方面是否会大大减产?

  1、为何单飞:与其被挑来挑去,想更主动一点

  ———“我不是贵族,我也不是富二代。我将来可能会是贵族的祖先。我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想主动一点,就成立了这个工作室。”

  南都:离开华谊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是你近期最大的动作了,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在华谊这两年不是发展得挺好的么。

  黄晓明:其实当演员挺被动的,这一点不当演员的人不太了解。这个圈子里每年都有很多新的演员出道,最后能成名的,能成功的可能只有一个两个,甚至没有。所以当你像菜市场里的菜一样被挑来挑去时,会有被摧残的感觉。

  南都:你现在还有这样的感觉吗?

  黄晓明:会的。因为我也是这么出来的,也是吃了很多苦过来的。我不是贵族,我也不是富二代。我将来可能会是贵族的祖先。所以我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想主动一点,就成立了这个工作室。但是我后来发现,其实当老板更累。但是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到一个好的公司,需要很多力量。所以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需要一个团队。

  南都:现在团队的人已经不是你在华谊时那批人了么?是怎么挑出来的,比如说现在自己公司的CEO兼经纪人黄斌,你更看重他哪一点?

  黄晓明: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换,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当时在华谊出来的时候,能跟我出来的人都跟我出来了。甚至以前没有跟过我的都跟我出来了。我没有强迫他们,都是自愿的,我也很开心。不过就像演员需要新的作品一样,团队也是需要新的血液进来的。很荣幸这个时候微博上的“一哥黄斌”出现了。其实我们以前就认识了。在他前一两年还“年轻”的时候(一副坏笑的表情),他在做王小帅导演的《左右》,他跑过来跟我介绍说,我是《左右》的制片人,可不可以请你去参加我们电影的首映礼?我当时想:一个小白脸,又年轻,长得又挺帅的,怎么可能是制片人!比我还小!后来发现是居然是真的。后来我们合作《赵氏孤儿》的时候,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看了很多的书,我在他的影响下我最近也看了很多的书。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超级工作狂,他可以不停工作到半夜,他还可以第二天很早起床,还叫我起床……

  南都:对于演员来说,有一个大的公司可以依靠其实还是蛮有保障,尤其是像华谊这样的公司。不知道你离开华谊时有没有过挣扎?

  黄晓明:其实我挺挣扎的,因为华谊一直都对我很好。我也对华谊很好,我一直抱着感恩的心去做人的,所以我一直希望可以有机会去报答华谊。后来离开是因为很多的原因,很复杂,没法一下子讲清楚。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在华谊交了很多好朋友,两个王总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觉得还是可以跟华谊保持合作的关系。说起来我还是华谊的股东之一呢。

  南都:之前冯小刚导演都把股票抛了。你会抛么?

  黄晓明:我相信他没有全抛吧应该。我没有那么冲动,该卖的时候可以卖一些。

  2“黄老板”的版图:找热爱电影又有基础的朋友一起做

  ———“我就只管做好我的演员(工作)就行了。我自己还会负责找投资。这可能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

  南都:工作室的方向是什么?你有什么计划?

  黄晓明:我成立这个工作室其实挺冲动的,没有什么特别具体的想法,我只是觉得是时候到了吧,是一个趋势,就像好莱坞的演员都可以做独立制片人。我希望有一块自己的土地,可以耕种浇水施肥开花结果,哪怕是很小的一块,却是属于于自己的,它能开什么花结什么果现在还不知道,但可以亲自一点一点地用耙子去开发我的泥地。我很欣慰的是有很多很好的合作伙伴愿意共同去实现这个理想。至于目标,现在还是脚踏实地吧,先从把我自己做好了开始,再去找好的题材,好的剧本,好的导演。

  南都:上次你说买了郭敬明的小说版权?

  黄晓明:对,还有《做单》。《做单》是电视剧,已经在做了。我让别人在做这个东西。

  南都:你是制片人?

  黄晓明:还没想好。如果做电影的话可能我会来做制片人。

  南都:近几年很多明星纷纷成立工作室,有没有哪个是你觉得值得借鉴?比如范冰冰、陈坤他们都做了自己的工作室。

  黄晓明:我觉得都不错的。冰冰的工作室时间比较长一点,我觉得冰冰的很多东西很成功。我相信她背后一定有很善于经营的人在帮她。又想做好经营管理又想做好演员的话几乎不太可能。

  南都:人的精力很有限,你怎么平衡好演员和老板这两个身份?

  黄晓明:说到点子上了,其实就是这个问题。一方面想做一个好的演员,另外一方面又要很操心自己的事情。我发现其实我还没有到这种时候,但很庆幸我有一帮人在帮我,我很开心,也很欢迎有年轻的血液有新的血液加进来跟我共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具体的事情我会放手交给他们去做,我就只管做好我的演员(工作)就行了。我自己还会负责找投资。这可能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

  南都:找投资这方面有成功的案例了么?

  黄晓明:我自己肯定是没有那么多钱,也玩不起这个。所以一定要有几个热爱电影又要有一定的基础的人来做。我很庆幸确实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当然我不会让他们吃亏,我宁可让自己吃亏。所以我不会去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必须是能赚钱的我才会去做。

  南都:哪有稳赚的生意啊。

  黄晓明:最起码60%以上的把握吧。

  南都:当演员有人帮你安排好一切,你就去做好演员的本分就可以了。但是当老板,又要跟人家去谈钱,让他们投资,对你来说难不难?

  黄晓明:挺难的,其实我挺抹不开这个面子的。而且我老觉得我一旦做了这个事情,人就不纯粹了。所以还是希望有自己的团队来做这样的事情,需要我出面的时候我出出面就好了。

  他的感情

  俊男美女的恋情是不可能低调的。黄晓明和Angelababy的恋爱新闻三天两头被热炒,愚人节还有圈内人故意发布他们结婚的假新闻。在我们的采访中,他也谈到这段感情被过度关注的苦恼。

  若有一天举行婚礼,会和朋友分享喜悦幸福

  ———“我一丁点都不想人家打扰到我的私生活,但是我生性就是一个浪漫的人,我有去满足我喜欢的人的愿望,这就很尴尬。”

  南都:去年我跟你聊起感情的事时,你说家里人还是希望你赶紧结婚,自己有压力,现在呢?

  黄晓明:其实我父母还好,不劝我要赶紧做什么。但是其实我看得出来,他们有这个心态,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做得完美一点。那我觉得我会把爸妈的这种下意识的情绪放在心里面。我会考虑他们的感受,但我不会瞎做这个事情。

  南都:有计划么?

  黄晓明:计划在我的心里面,不成型的时候我不会去说的。

  南都:演艺圈的偶像明星都有这样的尴尬,你可能做了很多慈善,很认真在演戏,但是很多人不会关注这个,大家关注的可能是你现在女朋友是谁。你会不会觉得很烦?

  黄晓明:会的,这个就是做一个艺人很尴尬的地方。有些人想炒作,我压根儿就一点都不想,我一丁点都不想人家打扰到我的私生活,但是我生性又……我生性就是一个浪漫的人,又要去满足我喜欢的人的愿望,这就很尴尬。会被人说啊,会被人拍啊,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有些人就喜欢乱说话,现在很流行乱说话,看图说话。我的观点就无所谓,你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伤害到我的家人就行了。我做人的原则不能变,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说的事情就不说,我不愿意让别人来分享我的私生活,我不喜欢我自己的世界被别人打扰,就是那么简单。

  南都:这就是一个永恒的矛盾,艺人都是很多会这样想。撑得辛苦吗?

  黄晓明:非常。

  南都: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和风波,对感情的态度还是一样吗?

  黄晓明:是,我一点都没有变。

  南都:你爸妈的感情这么好,对你的婚恋观是不是也有正面影响?

  黄晓明:我爸妈的婚姻整体来说是好的,但也会经常吵架。说白了,每对夫妻都有这样的问题。有朋友经常问我吵架了说怎么办,我就说,我爸爸妈妈每天吵架,一天吵十次,不还是一样好吗。我给我爸买衣服,我妈妈站得很远,我爸爸试完了我说很好看,但他永远皱着眉头说去叫你妈妈过来,你妈说好看才是好看。比如我让他吃好东西,他就会说“叫你妈过来吃!”而且语气永远凶巴巴的,他就是这样的态度,其实是好意。我们都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善于表达自己。

  南都:我觉得你挺善于表达自己的啊。

  黄晓明:我最近觉得自己冷静下来是挺会说话的一个人,我以前是懒得表达自己的。

  南都:你前些天去参加大S的婚礼,如果是你自己的婚礼你会公开吗?

  黄晓明:会的,我会让我的好朋友来分享我的喜悦和幸福的。

  记者手记

  苦难,是一份化了妆的礼物

  香港专业摄影师协会今年将“最具魅力男明星”的大奖颁给了内地明星黄晓明。摄影师协会荣誉会长黄岳泰说:“除了最上镜,这个有魅力还指很有专业精神,演技好,开工时从不迟到,对每个工作人员都很有礼貌,是专业摄影师眼中最好合作的艺人。”

  这也是大部分与黄晓明有过合作过的人对他的评价。拍《赵氏孤儿》时陈凯歌说他太较真:“有些戏拍了很多条,我都觉得可以了,他还说再来一次”;《叶问2》剧组的工作人员说他有点憨:“和甄子丹对打的人都懂得保护自己,他却不懂,被打得脸都肿了”;他身边的一位大姐直接说他傻:“去参加活动,别人都进场了,就他一个人还在外面被各种人拉着合照,连保安都来合影完了才进去”;我曾去他拍广告的地方采访他,午饭时他被安排在一个单独房间,中途有工作人员误闯进来又被礼貌地请了出去,黄晓明看到后急急地说:“一起吃吧,都进来了就一起吃吧”……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不喜欢他的人听到了,肯定会不以为然地说一句:“真能装!”黄晓明的尴尬就在于此。作为演员,他长得太过标致了,虽然轻而易举地获得万千粉丝的青睐,被奉为明教教主,但也无比自然地被归入花瓶行列,以至于他从此以后都在为摆脱“花瓶”标签而不懈努力——— 在《叶问2》中被打成猪头,在《唐伯虎点秋香2》中甘当笑料,到了《赵氏孤儿》,他干脆在自己那张完美的脸蛋上划上一道丑陋的疤;作为明星,身处惊涛骇浪的娱乐圈,他的形象太过于温和,不吸毒,不飙车,不泡夜店。身世简单,家庭温馨,星途平坦,甚至连接受采访时都不懂得贡献金句。唯一可以被拿来大做文章的绯闻,他也处理得太过有礼有节。狗仔拍下他约会的照片,他希望用钱买回胶片,被对方以“会丢掉饭碗”的理由打动放弃这个打算,最后连这个段子都被写了出来,他还要笑笑说:“我理解他”。他和林志玲都像学校里的“三好学生”,让我们本能地对他们保持警惕,还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么完美,是装出来的吧?

  这种小小的逆反心理,一经煽风点火,便不可收拾。去年整整一年,黄晓明都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经历了全民恶搞。如今,坐在我们面前的黄晓明说:“我累了”。作为一个从小就被当成家里所有小孩的“示范样板”,一切行为举止都自我要求做到最好的人来说,过去一年的经历,让他产生深刻的自我怀疑:“生活中的黄晓明是一个大家都很喜欢的人,生意圈的人都特别喜欢我,他们讲原则、讲义气、讲尊重,觉得我是一片净土,所以愿意帮我。可是有时候搁在娱乐圈里就会很奇怪,他们都讲求个性。”他也曾经想过以牙还牙,但最终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我不想做一个读佛法书,却不做佛法事的人,我还是坚持做一个善良的人。”

  苦难是一份化了妆的礼物,可以毁灭人,也可以成就人。经历被“二”的2010。他身上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终于不再“绷”得那么紧了,开始懂得放松下来。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他大方调侃自己“二”,在某品牌推出的广告,他干脆自己把自己恶搞了一把。敢于自嘲是内心强大的一种表现。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强大的舆论并没有把他打倒,那些磨难,那些坎坷,都成为他生命更厚重的底色,让他有勇气把简单进化为单纯,把温和升华成温厚,把心软修炼成豁达。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