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潘虹

潘虹代表作《寒夜》

  潘虹成为四川省电影家协会第一任女主席,昨日,四川省电影家协会第六次代表大会在成都举行,会议宣布,潘虹当选新一届影协主席。当上主席的潘虹,坦言还未准备好。而身为主席的她自然也会担当为四川办实事的责任,首要任务就是,希望在5年内拿下金鸡百花的举办权。如果可行的话,成都将迎来新的电影盛世。

  当上主席 坦言还未准备好

  经过投票选举,潘虹担任四川第六届影协主席。身为影协主席的潘虹在会后接受了媒体采访,潘虹笑称,还很不适应。“我是一个不谦虚的人,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呢。电影家协会是电影人的家,要当这个当家人,你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些实质性的事情。”潘虹说,接下来她将与自己的团队进行沟通,“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行,要想有所担当,必须要有人为你分担。靠团队的力量去解决问题。”

  上任计划 争取5年拿下金鸡百花

  当上主席的潘虹期望自己能做上一些实事。“虽然我不是成都人,但我在这里工作,我们很多兄弟姐妹都是从这里出去的,就连韩三平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最优秀的电影人都是出自这里,就人力资源而言,我们很有实力。现在最要紧做的就是与时俱进,现在电影赶上了一个好时候,我们有义务和责任去推广四川电影产业的大繁荣。”潘虹透露说,新一届的影协将把5年内拿下金鸡百花的举办权,作为其中一个重要任务来完成。“我们正在积极促成这个事情。5年之内,应该有希望的。毕竟要想作宣传,这类大型的活动是最好的切点。”

  潘虹说,举办金鸡百花,四川最大的优势就是深厚的文化底蕴。“成都人太含蓄了,不像香港、上海,他们哪怕只有一点点好,都要张扬出去。我们是天府之国啊,那博大精深的文化。我还知道我们成都在刚刚评选的旅游城市中,各项满意度都是排名第一的。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潘虹滔滔不绝,她说每回看新闻,最让她关心的就是与成都有关的一切。此外,潘虹表示,将会敦促四川影人能多拍出一些好的作品。“一个电影节只能引起一年的话题,但是一个好的作品却能引起很长时间的共鸣。像《让子弹飞》加入了川话版,这也说明我们的方言是能走出去的。”

  关于自己 以后还是以演戏为主

  虽然当上主席,但是潘虹却笑言自己今后的工作仍会以演戏为主。“表演是我的主业,这并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作为演员,应该做好自己的老本行。要有好的作品才行。”

  潘虹说自己很幸运,赶上了电影最好的时候。“我们那一代,刚毕业就赶上了盛世,进入了电影行业,虽然后来电影又低迷了一段时间,但又赶上了电视剧的好时光。”而时下电影新人辈出,更新换代颇为频繁,潘虹表示并不担心自己被替换。“电影本来就是年轻人的事业。当年看我们电影的那一代观众,现在又都成了电视剧的观众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观众兴起才推动了电影的前进。”潘虹笑着称,“我现在不行了,对本子很挑,也只有适合一些知识分子、历史题材。所以,我更喜欢电视剧。”

  记者马丹 摄影陈羽啸

  她与四川

  现年56岁的潘虹是当年从四川走红影坛的“两朵金花”之一,曾经是人人皆知的“四川媳妇”,虽然原籍上海,但很多人却将她看作是四川人。

  1977年潘虹主演《奴隶的女儿》,1978年主演《沙漠驼铃》,同年,潘虹与峨影导演米家山结婚,她为此离开家乡上海,调入了峨影厂(10年之后,两人结束婚姻)。一直到现在,她都是峨影厂的演员。

  《峨影厂志》,其中有一页记载:1988年11月,峨影厂女演员潘虹因主演《井》获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意大利陶米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同年被日本选为世界十大影星之一,而之前已经获得一次金鸡奖和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并因《末代皇后》中饰演的皇后婉容获得第五届叙利亚大马士革国际电影节特别奖。

  “假如我同时看几个剧本,有一个戏在四川拍,我肯定会首选这个。”潘虹这样说。

  对话

  潘虹:当影协主席,我是个“瘸子”

  昨日下午4时50分,会议结束。潘虹作为新当选的四川影协主席,与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独家对话。潘虹认真道:“我这个主席,压力大,媒体将来要支持哦!”潘虹感慨:“当主席,我是个瘸子!但今天坐在这两位领导当中,相信还能站起来走一两步。”

  我的任务:把年轻人推出去

  华西都市报:当主席,有何感想?潘虹:首先要感谢第5届电影家协会的领导们,是他们给了我机会。

  我会尽力为四川出力争光,我的组织关系还是在成都的,我也算半个四川人。能有这么好的团队在身后,我接下来工作就不用害怕。电影是年轻人、是大家的事业,需要更多的新生代力量的涌现。遥想二十世纪80年代,那时我们还是新人,当时推我们的前辈都是社会上最德高望重最著名的电影人、文化人。现在,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姿态,把年轻人推出去,产生更有影响力的作品。这对我来说是压力,也是责任。我们就如同站在巨人肩上,但自己不是巨人。

  我的感想:缺年轻干将是遗憾

  华西都市报:接下来会首要进行什么工作?

  潘虹:要开会进行策划。在成都举办一届金鸡百花奖是大家的期望,这也是我希望为成都所做的。希望通过我们大家努力能够实现。

  华西都市报:你对协会怎样看?潘虹:电影家协会是电影人的一个居所,就如同家一样。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起一个桥梁的作用。

  华西都市报:你是上海人,将来要常回四川工作,你的感想是什么?

  潘虹:我真的觉得老前辈是榜样,要尽力去吸取老前辈的经验。我们永远需要年轻人,但是我们团队中目前没有20多岁的,这是我们的遗憾。我20多岁来到四川,距今已经30年了。那时候我们都是新人,也是杜厂长把我们带出来的,但是现在为什么我们没有这个姿态这个境界去带新人呢?我们需要去带新人,告诉他们电影事业是国家的,电影事业是文化的不是个人的。

  记者杜恩湖 实习生罗姣

  现场记录

  6分钟演讲充满真情

  眼下,明星当官很多。宋祖英、范冰冰、汪涵、陈思思、陈红、廖昌永,要么副团长,要么视协、音协副主席。但四川本土的明星当官的却很少。峨影培养出的潘虹,作为全国有影响力的著名影视明星,担任四川省电影家协会主席正职,还是第一次。

  该潘虹致词了。平常极少言语的潘虹,微笑着看了看台下的代表,慢条斯理、一字一句地吐出:“当主席,我是个瘸子!”现场安静极了,突然潘虹话锋一转,满怀真情地道出了她的就职感言:“但我今天坐在这两位领导当中,相信我还能站起来走一两步。”

  “其实我昨天刚下飞机的时候特别的困惑,也特别的茫然,我事先到会场上来转了转,看到了我的好朋友李敏(音)的座牌,我看到峨影厂帅哥(张湛)的座牌,我看到了会场里面有三分之一是我们的同事,我们都曾经年轻过,我们都在一起把青春最美好的记忆留给了峨影厂,这是我们值得骄傲的。

  但是直到我看到杜小四这块座牌的时候,我突然悟到我要干什么,其实我们是站在杜天文厂长这个巨人的肩上爬起来的一个矮人。我问我自己,我是一个女人,我太讨厌女人在外面张牙舞爪地指点江山,我不喜欢也不能成为这样一种职业形象,但是我想,我应该有杜厂长和老前辈

  这样的胸怀,去托举我们的年轻人。其实电影是我们大家的事业,更是年轻人的事业,一代观众淘汰一代演员。如果我们现在不能把80后、90后陆陆续续有意识地拉拢到我们的队伍中来,那我们今天开完这个会就将结束这个会了,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来关注我们,我们需要年轻人。”

  “电影界最优秀的赵国庆老师,他走了。他是第一个提出低票价理念的,电影是一个普及物而已,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奔着60块钱的票价去,现在慢慢应验了,他所说的东西都是对的,但是这个过程太长了,对于他有点不公平。但是可以告慰他的是现在每个城市恰巧是15块钱的是满座,上海八点半以后拿退休证的是满座。其实我们需要电影,需要电影为现在社会做出的贡献。我们要强调我们的经济效益,但要看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分寸。”

  “我们要年轻的节奏,我们需要打破老沉的节奏,走调不要紧,我们要新鲜的东西。如果我们能搞一两次大型的全国最有影响力的、金鸡奖百花奖这样的颁奖活动,来把我们的队伍进行锻炼、壮大,让人们觉得我们能得到一个影协代表的会员证是一份无上的荣耀,那我们就一起进步。”

  记者掐着表看,潘虹共演讲了6分钟。潘虹的演讲,抑扬顿挫,充满真情。

  记者杜恩湖 实习生罗姣

  人物链接 潘虹的经典影像

  潘虹1977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1978年因主演《奴隶的女儿》和《苦恼人的笑》而成为引人瞩目的新秀。拍《苦恼人的笑》后,与前夫米家山离开上影转战峨影厂,1981年潘虹主演了外表柔弱、内心刚强的《杜十娘》,这是潘虹第一个反响热烈的悲剧形象。从此,潘虹在悲剧戏路上大步向前,主演了《寒夜》、《人到中年》、《末代皇后》、《井》、《最后的贵族》等悲剧角色。《末代皇后》中的婉容使潘虹获第5届大马士革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井》中最后自杀的女工程师徐丽莎一角使潘虹于1988年再次摘取“金鸡奖”桂冠。

  经典一览

  1981年

  《杜十娘》饰杜十娘

  1982年

  《人到中年》饰陆文婷

  1984年

  《寒夜》饰曾树生 导演:阙文林

  1985年

  《火龙》饰梁家辉之妻 导演:李翰祥

  1987年

  《末代皇后》饰婉容

  1988年

  《井》饰徐丽莎

  1988年

  《顽主》饰丁晓璐 导演:米家山

  1989年

  《最后的贵族》饰李彤 导演:谢晋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