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都以为电影投资是一座富矿,一脚踏进来就能赚个盆满钵满,所以财团进来了,玩票的也进来了”。

  一位电影投资人士这样向记者描述中国的电影投资市场。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全年500部影片的投资商中,挣钱的不足两成,而非理性投资则比比皆是。

  高票房常常掩盖着高亏损

  由王小帅执导的影片《日照重庆》去年上映,投资2000多万,但国内票房仅三四百万元。投资方天宝华映董事局主席韩小汐向记者直言,“这部影片我们没挣到钱,略赔一点”。之所以“略赔”,是因为《日照重庆》是唯一进入第63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其海外版权卖了100多万英镑。

  像韩小汐这样,投资一部电影,“略赔一点”已经算是无比幸运。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会长朱永德曾指出,与好莱坞影片的产值构成相比,中国电影的赚钱方式过于单一,在美国票房收入只占到1/5,但在中国,票房收入占到电影产值的90%.事实上,通过票房拿回投资并不容易。任仲伦就通过微博谈到:“现在有些投资者只讲票房,不讲利润。其实,票房是产值,不是利润。利润才是真金白银。投资一亿,票房两亿,千万别外行地祝贺,去掉成本,结果片方可能是亏两千万”。

  这样算下来,去年上映的大多数影片从票房回收看,都是亏损的。投资了多部电影后,韩小汐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纯粹的电影投资人,指望拍一部电影发财,我觉得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她)碰到了奇迹。而且我觉得现在八成电影投资是非专业投资”。

  投电影不是投怀送抱

  虽然靠投资电影挣钱极其不易,但仍然有众多投资方纷纷介入该领域。事实上,近年来电影投资领域有不少热钱,房产商、煤老板等扎堆进入。有调查数据显示,在去年9月、10月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市面上投资电影的公司机构就有200多家,规模基本相当于往年中国电影整年的投资主体总数。香港上市公司文化中国传播集团董事局主席董平向记者表示,“虽然投资者众多,但其中应该只有两到三成是冷静的投资人”。

  去年6月,在上海电影节主题论坛上,多位导演就谈到现在涌入电影市场的热钱很多但不专业,要么太功利,要么完全不懂电影。彭浩翔(微博)就报了猛料,“有一个煤矿矿主来找我,说他可以投资我一个电影,拍什么他不管,但电影一定要用他女朋友当女主角,让她去电影节走红毯。”最终,彭浩翔非常气愤地拒绝了这个电影投资。对此,导演们都表示,有着某种“投资潜规则”,“现在煤矿老板投资,都是像赌博,赚一把就走,没有一个长线的计划。”彭浩翔表示,很多投资方不太相信一个好品质的电影可以赚钱,所以想很多办法赚钱,比如广告植入,“观众是要看一个故事,不是为了看90分钟的广告。”

  龙标(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卓顺国在影视投资领域多年,他道出目前电影投资红火的原因:“由于数字技术的发展,现在电影投资的门槛越来越低,谁都可以投拍,只要创意好,能用好的艺术形式表现生活,就可能成功”。他分析说,正是在此背景下,电影投资已经多元化,“基金、银行、PE(私募股权基金)、包括广告公司在内的大企业等都成为投资主体。在500部电影中,属产业投资的不超过一半,其中有150部左右进入院线;其他一半多影片拍的目的是为了企业宣传或者为地方政府业绩(名人)宣传,所以从本质上说不是电影产业投资”。

  按照电影投资的回收来看,除了票房收入外,还有网络播映权、音像制品、海外发行及电视台播出等多个渠道,但据多位业内人士估计,500部电影中,实现盈利的影片不超过两成。去年12月,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就“文化创意产业的投融资和风险控制”话题答学习时报社记者问时,估计得乐观一些,称“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每年约有100—120部电影能上院线,其中,30%赚钱,40%持平,30%赔钱”。董平则认为,大约20%赚钱,20%持平,而60%的影片短时间都是亏损的。

  北京新影联影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高军现也是盛世华锐电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去年投资了《叶问2》等十部影片,为了规避电影投资风险,高军将自己投资电影的经验总结为48个字:性价比高、题材稳定、市场稀缺、杜绝跟风、市场论证、甄选伙伴、紧缩开支、市销对路、把握档期、宣传到位、控制成本、颗粒归仓。在市场稀缺方面,高军的公司投资了《异度公寓》和《密室之不可告人》,各花了几百万,但票房有的上千万元。

  文化中国传播集团董事局主席董平投资电影十几年,推出《鬼子来了》、《孔雀》、《立春》等影片,去年投资并上映的影片是《让子弹飞》和蒋雯丽执导的《我们天上见》。他表示,公司在《让子弹飞》中投资占总投资的三成,但回报率是100%,而艺术片《我们天上见》的海外收入达200万美元,大陆300万元,也是盈利的。在董平看来,“由于电影市场热闹,难免有不冷静的投资商,所以我认可电影投资处于非理性亢奋状态。因为很多投资不是行业性的投资,而是冲动式投资。这样持续下去,造就了虚假繁荣的现象,对电影市场的未来有破坏力”。而在卓顺国看来,电影投资从不理性到理性有一个过程,“虽然有电影投资的种种冲动,但当不理性的投资行为将被惩罚,那么理性的投资就多了”。

  近年来,不少专业的金融机构加入电影投资行列。比如去年4月,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局与北京银行签署协议,北京银行将在未来3年内为首都广播、电影、电视的文化创意企业提供意向性专项授信额度100亿元人民币,并优先对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局推荐的优秀广播影视制作企业和重点项目提供绿色通道。而张艺谋电影的制片方新画面影业在投资《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陵十三钗》等影片时,主要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融资。

  董平认为,“银行的介入对电影产业有推动作用。因为银行放款的目的是要回收本金和利润。而制片公司通过版权资产抵押又能规避风险。”高军则给纯业外的投资方提出了如下建议:“你可以不成为内行,但你一定要尊重内行”。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