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朱时茂

  新报记者|吴轶凡|文

  《吃面条》成就了这对黄金搭档 银幕处女作《牧马人》剧照 朱时茂新片《戒烟不戒酒》剧照

  朱时茂和陈佩斯曾经是春节联欢晚会上最受欢迎的一对搭档,他们合作的小品往往都是压轴节目。但是自1998年之后,这对黄金搭档却突然从春晚的舞台上消失。直到今年,朱时茂和陈佩斯卷土重来,不过并不是在春晚的舞台上,而是在大银幕上凭借电影《戒烟不戒酒》给全国人民拜年。作为影片的导演,回首往事,老茂感慨无论是小品还是电影,其实都不容易。

  对于当下的年轻观众来说,朱时茂的成名作《牧马人》实在是太遥远太陌生了,而当年正是这部影片确立了朱时茂在大银幕上国内第一小生的地位。但朱时茂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除了做演员之外,不仅尝试做导演,甚至在1993年曾经投资过一部恐怖片。

  跟着谢晋“指手划脚”

  记者:许多“80后”的观众认识你可能是因为你的小品?

  朱时茂:我之前是演电影的,后来也演过话剧,再后来是小品,可能电影方面大家认识我是《牧马人》。

  记者:拍电影之前是不是做了很多功课?

  朱时茂:我虽然是一个新导演,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些导演功力的。我在拍每一场戏的前一天都会提前构思好电影镜头,哪怕是有30个镜头,这些镜头我也会提前在自己脑海里过一遍,第二天去现场安排他们进行拍摄。如果说一个导演不会用镜头讲故事,那你就不要做导演了。我以前就对电影非常感兴趣,在拍《牧马人》的时候,我就经常在谢晋导演面前“指手划脚”的,我说导演,许灵均这个镜头应该这样子拍,先拍远景然后慢慢拉近,谢晋导演就跟我说:“朱时茂,你好好做你的演员!”从1980年代开始,我就非常喜欢研究电影镜头了。

  记者:《戒烟不戒酒》是你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吗?

  朱时茂:不是。1993年我投资了一部恐怖片《雾宅》,投了160万元,票房有170万元左右吧,算小有盈利。当时的票房统计也不规范,不像现在,尤其是北京的院线,相对而言还是比较规范的。那会儿电影投资都在100万元左右,投资稍微多点的120万元。像《牧马人》,投资也是100多万元。我这人比较有超前意识,勇于尝试,当时民营投资电影是比较困难的,但最后稀里糊涂的就成了。

  记者:拍电影是为了圆自己多年的一个梦吗?

  朱时茂:也不算是为了圆自己的梦,以前就演过挺多电影的,我这人做事情不想受埋怨,让人说你老茂这么一把年纪,怎么拍出这么一电影来?要拍就认真拍,拍出好的东西来。

  记者:听说这次因为电影和《快乐大本营》闹出不合?

  朱时茂:这件事情我都不愿意再多说。我生气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我协调了那么多演员的时间,最后跟人说不录了。说话要负责任、讲诚信,我老茂说的话就像是签了协议,我觉得对不起孙楠、阿朵、杨恭如、邬君梅他们,他们都有自己事情,我让他们都请假过来,最后他们节目说不录就不录了。还有一些他们的粉丝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在网上说话也是应该负责任的,应该讲理、有礼貌,锦涛书记倡导和谐社会,我觉得是完全有必要的,你应该培养有素质的粉丝,你的粉丝应该是积极向上的,怎么能随便骂人呢?

  搭档陈佩斯险些被“毙”

  记者:你跟陈佩斯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开始合作的?

  朱时茂:当时是在八一厂,佩斯来打电话,就这样子认识了,要说怎么凑到一块儿的,那就是一个缘分,突然俩人就有火花了。

  记者:当时小品的创作环境怎么样?

  朱时茂:那会的小品都是在我家诞生的,我跟佩斯都没有剧本,刚开始的《吃面条》、《羊肉串》都是聊出来的。当时的小品算是新生事物,《吃面条》上春晚的时候,导演是顶着很大的“雷”,因为从来没有这样形式的表演在舞台上出现过。试演的时候,下面的观众都笑成了一团。领导们认为《吃面条》让观众笑成这样,太不严肃,准备毙掉,直到晚会开始前都还没有做最后决定。当时导演黄一鹤硬是把这个小品留下来,并向他们保证,有问题自己承担。直播前10分钟,终于确定上台,导演不断提醒我和佩斯一定不要说错台词,不要犯错。所以,其实挺感谢导演的。

  记者:但是1998年之后你们淡出了春晚舞台。

  朱时茂:情况比较复杂,如果从自身来说,那就可以说是个人兴趣的转移,我也不是那种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的人,凡事都没有绝对。

  记者:当时你可以说是春晚NO.1,后来才是赵本山,在我们这些人看来您是有些遗憾的,那你自己有没有觉得遗憾?

  朱时茂:没什么好后悔的,各领风骚数十年吧,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我看过他们的演出,我觉得挺不错的。

  记者:后来好像你和陈佩斯一起演过话剧?

  朱时茂:配合过一次,演《托儿》,总共演了三场吧。

  记者:我们都很好奇佩斯在这部电影里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朱时茂:他在这里面演一个推销员,类似于房屋出租的中介。我电影中的角色本来是要他演的,他因为忙着排话剧,没有时间,他不演真是亏了。为这事儿我还骂过他,我说你不要总呆在自己的“山沟沟”里嘛,也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他太拧了,劝不动,就是个老顽固。但他绝对是一个对艺术有追求的人,特别严谨特别认真,电影里他戏份很少,只有两场戏,但是他提前半个月就问我要去了剧本,说要把台词给背熟。对于我的电影,他这么上心,我还是挺感动的。

  拍电影全家总动员

  记者:你夫人和儿子一直在美国,你当时是怎么下狠心把儿子送过去的?

  朱时茂:我儿子8岁就去美国了,当时是因为他生病,总咳嗽,找了很多好医院好医生都没有治好,后来就想去美国试试,一到美国,他就不咳嗽了。我夫人当时是一家旅行社的老板,为了陪儿子,就把旅行社给别人了。他们在电影中都有出演,我们这次是“全家总动员”。

  记者:你儿子现在是在读NYU(纽约大学),会不会有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寄托在儿子身上?

  朱时茂:我现在可不敢小看他,他们很专业,学校会给钱去拍片子,故事都是他们自己想。

  记者:你儿子看了你的电影有没有给你提意见?

  朱时茂:没有提什么意见,看的时候,他一直在乐,跟我说:“爸爸,没想到你能拍这样子的电影。”

  记者:跟你儿子是英文交流多还是中文多?

  朱时茂:中文,他中文认字差一些,交流没问题。

  记者:经常跟儿子聚少离多,感情怎么样?

  朱时茂:感情很好,经常在一起的父子感情都未必有我俩好,我去美国一般都呆十天半个月的,我们一家人就会安排度假。他寒暑假都会回国,我也会安排自己时间,经常陪他。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