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山楂树之恋》“纯爱风”盛行

  张艺谋的电影,我依稀看过几部(为约女生见面所需),除了俗艳的色彩、夸张的乳房以及《英雄》里把围棋下在方格中的常识性错误之外,基本上没能给我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我相信但凡有正常审美情趣的观众,一定都有似我一般的淡漠。

  《山楂树之恋》我原本没打算浪费时间去看,但一小老乡自作主张买了俩票,准备给未曾谋面的女网友一个“惊喜”,不料那女子显是有一定艺术鉴赏力的,一听说导演是凭借丑化我中国人国际形象发家致富的那位老谋深算的张爷,立马绝情地取消了约会,于是乎,小老乡磨破了嘴皮,对我动之以乡情友情与奸情,好说歹说,终于把我骗进了影院。

  票的场次是19点40分,我拖拖拉拉,19点45分走进影厅,原本以为会是济济一堂人满为患,谁知道寻寻觅觅之下,竟是稀稀拉拉冷冷清清,正应了老辛的那首《西江月》――“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今天可是首映,而且这还是在我伟大首都CBD的影城啊,难道说我走错了吗?

  我当然没有走错,因为老乡在向我招手。我拾级而上,把头摇断,原来这就是老谋子传说中的“票房号召力”啊?难怪有那么多明察秋毫之末的观众和网友质疑我国电影票房动辄过亿的吆喝,看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19点55分,老谋子执导的,号称“史上最干净爱情故事”的《山楂树之恋》终于开锣了,不久后老乡沉沉睡去,空荡荡的大厅里,打电话的声音夹杂着种种淫声浪语此伏彼起,上厕所的,买爆米花的,半途退场的退票的,人来人往,像极了菜市场,只是远没有菜市场那般拥挤,那般热闹。

  旁边没有女生让我分心,我竟是第一次把老谋子的电影看得如此完整。但是我发现,老谋子压根不懂电影。《电影艺术词典》给电影以这样定义,“根据视觉暂留原理,运用照相及录音手段,把外界事物的影像及声音摄录在胶片上,通过放映及还音,在银幕上造成活动影像及声音以表现一定内容的技术”。电影艺术追求的本应是一种画面的效果或者说视觉的冲击,但我从《山楂树之恋》中分明感受不到,情节根本毫不连贯,不几分钟就有一个字幕跳出来“提示”我等无知观众,这一度让我无法入戏,后悔还不如在家里看小说原著。

  从商业角度看来,自从搭上赵本山和小沈阳那样“最三俗”的杰出代表之后,张艺谋分明也与时俱进了许多,所以他颇是得意于“史上最XX”这样十分网络语言化的广告语。没有性爱的爱情便是“最干净”的,这是张艺谋的逻辑,貌似在张艺谋的精神世界里,他还停留在肉欲至上的那个层面。

  其实与其说《山楂树之恋》是“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还不如说是一部“文化大革命”版的韩剧。电影中“老三”某军区司令员儿子的身份很重要,“静秋”一开始便牢记住“老三”出身于“省城高干”之家。“老三”与“静秋”自始至终并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交流,他们压根也没有多少远大的追求和理想,如果不是“老三”当时的工资够高,能解决“静秋”及其家庭的不少困难,他们之间结合的基础也就并不存在。很显然,张艺谋拼命鼓吹的“史上最干净爱情故事”,只不过是没有被捅破的那一层处女膜而已,从本质上看,这“大爱”依然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较之于“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的落魄的情圣徐志摩来,腰缠亿万贯的张艺谋,在历史面前,就显得是如此的浅薄和渺小。

  “老三”死了。他的一生,连一次真正的性经历都没有,我不知道,这能否算作是一次完美的人生。然而我可以以小人之心妄自猜度的是,当“政策变了”,“老三”回到城里,面对的不再是先入为主的“静秋”这一个女子,当环肥燕瘦、如花似玉的妙人儿纷纷迎面扑来,“老三”能禁得住诱惑吗?

  张艺谋他自己,就没能禁得住诱惑。

  上个世纪70年代的张艺谋,也曾有过“老三”的淳朴和执着,甚至还煞费苦心地,给肖华写下了长达40页的情书。在肖华的建议和支持下,曾经极度不自信的张艺谋把作家莫言的《红高粱》搬上了银幕,然而,当张艺谋凭借这一部“丑化中国人”的作品捧得“金熊奖”归来后没多久,他就学会了始乱终弃。

  如果“老三”还活着,他会是又一个张艺谋吗?

  或者,张艺谋拍这一部电影,是为了宣泄他内心的不安,表达他迟来的忏悔?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