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张默

张默在《让子弹飞》里的角色

  入行几个年头,张默说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快乐。

  其一是因为“星二代”的身份,曾经有一位影迷因羡慕他是张国立的儿子向他索要签名,张默说,“这个名字我要是签了,我就是王八蛋。”一直以来他都想摆脱被认为是靠父亲赢取了名利的“罪名”,他说,“这是我的痛苦,也是我爸爸的痛苦。”其二是因为深刻体会到了黄秋生说的那句“在内地拍戏,会死人的”娱乐圈现状。他说,每次自己都是带着充分的准备进入一个剧组,而最后都是抱着赶紧离开的心态完成,“内地的绝大多数导演,根本不懂戏。”

  对于七年之前发生的轰动一时的“打人事件”,张默在采访中一直称其为“那档子事儿”。他说,“那档子事儿”已经不是个事儿了,早已过去。而如今,他终于以一部《让子弹飞》(以下简称“子弹”)向外界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没有靠父亲的好演员。对他来说,尽管每月花3000多块租着房子,出门打车的日子并没有改变,但是他的内心,开始很快乐。

  【谈“子弹”】

  姜文就是我的精神偶像

  新京报:你是怎么得到出演“子弹”的机会的?

  张默:就像电影一样,在某一天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去见导演。我来回坐了8小时的车,与姜文见面后1分钟就定了。上一次见姜文还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成都做首映的时候。当时我还是个孩子,我妈带着我说这孩子特喜欢你演戏,给签个名吧。当时夏雨也抢过来主动给我签名,我心里还说夏雨你谁啊(笑),但是后来他拿了个威尼斯影帝,我觉得这签名还是有价值的。这次我去见姜文时还准备了一相机,当时就想着成不成也得跟他留张影。

  新京报:你是抱着追星的心态去的啊?

  张默:定下我之后危笑(编剧副导演和演员)跟我说,你一上来那劲儿就是小六子,因为你不是冲着导演来的,你是来看偶像的,跟小六子一样单纯。所以我能上这部戏跟我多年喜欢他是有关系的。知道我喜欢他到什么程度吗?以前当我因为一些事情树敌的时候,我会告诉别人,中国有一个牛哄哄的导演叫姜文,他就是这么做的,并且成功了,并不代表我就不能这么做。姜文就是我的精神偶像,你们不理解我就是不理解他。我还建议别人把姜文当成精神偶像,但是没人搭理我。

  新京报:“小鸿门宴”这场戏你的表演非常精彩,我能在你的目光中看到清澈。演偶像的戏有压力吗?

  张默:“小鸿门宴”拿胶片排练了一天,我估计我演了有50多遍。整场戏共拍了三天,这三天拍摄的胶片长度都够得上一部电影的量了。跟姜文合作不叫压力,叫享受。以前我跟导演的想法不同我会说出来,但是跟姜文拍戏,做演员的是不会怀疑他的。而姜文最牛的地方就是他很清楚,如果他要求演员照着他的方式去演,那么所有的演员出来就都是姜文。所以他会问我们你们要怎么演,怎么呈现小六子的义气,又偏可怜和单纯,那是你的事。这让你觉得演员很值钱。为什么所有的演员跟姜文合作都会high?因为跟这样一个导演交流的是脑电波。

  【说圈内】

  多数导演伤了我的面子

  新京报:我印象中你似乎还没有为了一部戏如此兴奋过。

  张默:以前我的演戏经验多数是这样:一上车就开始催你,到了片场导演告诉你这个人说话你要看他,那个人摔倒了你要有个反应。其实导演想拍好戏,但是他一直都不知道,每当他用这种方式跟我表达时,他就伤害了我最单纯、最薄弱的一个面子———演员的面子。每部戏的开头我都是抱着充分的准备去的,到最后都是带着赶紧快点离开的心态完成的。如果一个演员只是一个会动的道具,那演员还有什么价值?黄秋生说在内地拍戏会死人,这是对的。

  新京报:所以你也不太愿意接受采访,即使是接受了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叛逆。

  张默:你明知道那导演导得有多烂,你还得说这部戏有多么好看,这不是欺骗吗?我做不到在一种极不情愿的状态下,还像一些演员那样一见记者就high了,我也不愿意看到这些人那副嘴脸。演戏就是演戏,不能因为做一些活动和宣传而降低自己,还要去讨好别人,你的尊严都没了。

  新京报:这种态度就不担心会失去很多机会吗?

  张默:你说的这种机会会挣很多钱,但可能走到最后你发现丢了自己进入这个圈子最原始的目的。刚入行时我做过这种傻事,一天跑好几个活动,疯狂地见导演推荐自己,但是几天下来我就想自己抽自己大嘴巴。既然发现自己做不到,那就干脆不做了。

  新京报:不为戏,为自己也不愿意做宣传?

  张默:《金陵十三钗》里那几个演员因为发个微博就被开除了,真背。不过我想跟这帮被开除的女孩说几句话,现在很多年轻演员通过微博啊绯闻啊来炒作自己,不如用心把戏给演好了。演好了你再宣传,那叫上台阶,你没演就开始宣传就把自己给撂了,以后再想宣传也难。

  【聊郁闷】

  我不是靠老爸的星二代

  新京报:你曾经因为一个女记者问你是不是靠父亲而得到出演的机会时,与其发生冲突。为什么一提及你的父亲,你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张默:是因为一件事,我拍《济公》的时候有一个影迷找我来签名,说张默你是张国立的儿子,你好厉害,给我签个名。我就问他为什么我是张国立的儿子就好厉害?他是因为我有这样一个爸爸他羡慕我才找我签名,我觉得这名我要是签了,我就是王八蛋。我要告诉这个少年,以后你的世界观里,这样的人就厉害,会为这样的人低头,靠崇拜而不是靠自己,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在这之后我好好想了想,如果我继续跟我爸拍戏,那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我的成绩是我爸爸一分一分给我的,没有自己。所以今天你告诉我“子弹”我的表现获得了大家的认可,我非常开心,会让很多人觉得他们那么以为是错的,如果是一个全靠别人的人,是不应该这么累和痛苦的。

  新京报:这样想会不会太偏执?你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你是没有选择的。

  张默:其实这些问题我可以看得不存在,但我也能把这些问题看得极生气。不存在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社会就是这样,比方有一天我去扫大街了,别人会说你看张国立的儿子去扫大街了,真没出息。但是我较真这事儿是因为现在很多人说80后啃老族、90后脑残、富二代去泡夜店,这些事我都没干过,我在干的是靠自己的能力去演戏,起码应该鼓励这样的青年吧?

  新京报: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没有你父亲,你进入娱乐圈是不是还会有那么多部戏找你来演?

  张默:你问得很好。我跟你说几句真心话。第一,如果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可能进不了娱乐圈,因为这是基因的问题。第二,很少有戏是因为我爸爸来找我,但是基本上他们是这么干———你跟你爸爸一块演。这样我觉得挺无聊的,最后弄得在演员的角度上你是张国立的儿子,在社会的角度上你就是一个靠爸爸的“星二代”。以前我不愿意提父亲,是因为我没有资格说服一些记者来相信我,但是现在可以提了,是因为有了“子弹”这样的作品。以前我也有演得很好的戏,但是没人关注。真的要感谢姜文,他给了我一个平台让我可以证明我自己。

  新京报:近日你的父亲在采访中表示对你在“子弹”中的表演不做评价,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默:从DNA的角度来说,我讨厌父子“唱擂台”这事,他肯定也更讨厌别人说他的儿子要靠他。所以说之前弄成这样,是我的痛苦,也是他的痛苦,他之所以拒谈这事也是想让这种痛苦早日结束。

  新京报:那你选择进娱乐圈是因为你喜欢演戏吗?

  张默:如果你的父母都是演员,从小你每天都得跟着他们到片场看他们演戏,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照顾到你,在这样一个氛围长大,你不演戏你还能干吗?肯定是跟这行有关的事,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是DNA的问题。

  新京报:陈凯歌说儿子天生就是要造父亲的反的,你认同这句话吗?

  张默:我特别想跟他说话那会儿他不在我身边,这劲儿也就过了。跟他在一起以后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因为他总是没时间,如果他不忙就一定会有很大的矛盾了。这反而让我很自由,可以做自己想干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当了父亲,我最希望跟我的孩子成为朋友,我不希望当他考试没考好第一个不敢告诉的人是我,而是成为他第一个想告诉的人。以前我就希望跟我父母的关系是这样的,我记着这个感觉,所以当了父亲我一定要这么做。

  新京报:很多年前我采访你,你说发现娱乐圈没有道德底线,当你看清了一些事情后,你也就不再害怕了。后来我采访你父亲时曾把这句话告诉了他,他沉默了很久,说这句话让他很心疼,因为你说这些话,太早了。

  张默: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当时我出了那档子事儿(打人事件),其实这么早看清了也是一件好事。这个我没法选,是这个事找上我了,年轻时你不知道疼,或者疼痛感会很快消失,但我觉得那个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它现在已经不是事儿了。

  新京报:现在在网站搜索张默的时候,这件事一直都在你的档案里,你看到后会有什么感觉?

  张默:如果我有一天认识了可以把网上这部分内容删除的人,我真诚地说,我一定会求他。但是现在不认识,我只能说,我希望在包括这件事、靠父亲、与记者冲突等一系列报道之外,多了一个《让子弹飞》。我觉得有了“子弹”,之前的那些都无所谓了,因为我一直忍着这些东西,所以我相信有一天会好起来的,“子弹”就是一个开始。

  新京报:会不会在“子弹”之后多接电影?

  张默:我可能在“子弹”之后就息影了。我有这么个想法,你们一直说我不行,“子弹”就证明给你们看一看,然后哥们儿不跟你们玩了,譬如说我出国学导演去。很多演员因为一部戏火了,就开始广告之类的什么都拍,什么事都有他,不是流行这个嘛。我可能逆反,愤青,让你们后悔去吧,以前说我不好,现在再想看我演戏,没了!这有点极端(笑),我跟几个人聊过,但人家都说我有病。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到你父亲的公司去打工?

  张默:其实我跟姜文说想给他当执行导演,但是他拒绝了,他说你应该去演戏。我考虑过到我爸公司这事,我现在很愿意,也跟他聊过,我跟我爸已经说好了,以后没好戏拍的时候我去给他做执行导演,他同意了,还是爸爸好。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