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主创做客东方卫视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以三十年的跨度,讲述了一户上海普通人家的生活,并以小见大,展现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人们生活、思想上的转变。其中,老马家的当家人马一毛由林永健出演,谈起为什么会接演这个角色,他就一句话:“剧本太好了。”几乎每一个剧中发生的情节,都让他感动,“很多辛酸,很多回忆,那些过去的经历,我们不应该忘记,作为演员,我们也有责任,呈现给大家。”剧中的老马,是一个生活在上海的“老山东”,因此操着一口有点山东味的上海话,这个角色是唯一一个剧本尚在创作时就定下演员的人选,贾鸿源介绍:“我们的编剧团队动笔创作时,正好《金婚》刚放完,当时就定下林永健,当中也有我自己父亲的影子,他也是山东人,去世的时候还是一口带着山东味的上海话。”

  林永健本是山东人,如果说他演绎的马一毛,还算是“本土”出演,那这部上海人生活电视剧中,其他“土生土长”的马家人们及周边人物,无论是何赛飞、辛柏青、于和伟等,都不是上海籍演员。于是一个老话题再被提起,为何描写上海人的电视剧中,不用上海籍演员?贾鸿源说:“这次‘老马家’没有本土演员,我没有遗憾。怎么说呢,以前我也有这样的观念,觉得非上海演员演上海人时,总会有点差别,或者会有误区,演不出那个正宗的味道。但是通过这部剧,我改变了这个观点。”他以于和伟演绎的老克勒莫文辉为例,“上海本地人可能会觉得,于和伟演绎的老克勒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但是所有人看了这个可能不太符合上海人想象中的老克勒形象的老克勒后,还是不得不佩服、感动,甚至掉下眼泪,我觉得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它超越了地域对演员的要求。从这一点上而言,我觉得演哪里人跟演员户籍没有关系,只跟演员的演技有关系”。

  新红人 “莫文辉”最受宠

  剧组:还原“上海男人”真正形象

  在一些地方台播出时,《老马家的幸福往事》都创下收视佳绩,而一个“配角”也抢了所有主角的风头,成最受宠红人——他就是由于和伟演绎的上海老克勒莫文辉,这是个一开始有些“坏”,后来又“好”过头的人物形象。贾鸿源说:“不可否认,我们编剧团队对这个人物有偏爱,把所有最好的愿望都投射在他身上。”一开始作为一个落魄的资产阶级后代,莫文辉与工人家的女儿马拉走在一起,但是他在“穷”的面前屈服了,马拉堕胎远赴日本。而他在发迹后才发觉,心里只有马拉,于是用后半辈子所有时间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忍受”着马拉对他的种种“折磨”。于和伟提起这个人物,难掩喜爱之情,“我知道一些观众对这个人物有争议,但有争议还要关注,就证明这个人物有意思。他和马拉间的感情是刻骨铭心的,但他又对马拉曾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他要赎罪,所以包容了马拉的所有。他说‘不管马拉属于谁,我只属于马拉’。这个人物最好看的就是他在三十年间的成长,他经历了沧桑,最后回归到‘我到底要什么’,追求最初的情感归宿。在外地播出时,很多女观众都特别喜欢这个角色,还说‘嫁人就要嫁莫文辉’。”贾鸿源也揭秘,在剪片时一个来自北方的工作人员听到莫文辉对马拉说“这辈子只准我对你好,不准你对我好”时,“马上眼泪就下来了,他对我说,‘以前你老是跟我解释什么是上海男人,就这一句话都给解释了,这就是上海男人。”

  在剧中,很多人物都极具代表性,比如林永健演绎的马一毛、辛柏青演绎的马鸣等,但是编剧们最喜欢的还是莫文辉,他们把很多对于上海男人的理解都放在了莫文辉的身上。“其实我最烦巩汉林演绎的上海男人,就是丑化,其实他学的是上海人的皮相,我们这部剧不是要改变大家对于上海人的印象,也不是树立,而是还原,上海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之所以大家之前会有误解,那是以前的文艺作品在传递和表达上海人的精气神的时候,自己走神了,他们喜欢的就是皮毛的、家长里短的。但家长里短只是一种常态,要从常态中体会不同的感觉,则反映着创作者、演员的水平和追求。从外表、口音来捕捉上海人,把上海人的形象归结为小气、精明,博得喝彩,其实只是一个小丑在演绎另一个小丑,根本不是上海人真正的形象。”贾鸿源说。而曾经在上戏学习、生活了四年的于和伟也赞同贾鸿源的观点:“其实我被问到上海男人的特点,我的脑海中就马上会浮现出一句话就是‘侬哪能?’刚来上海读书时,看到街头两个上海男人吵架,吵两个小时都是‘哪能’来‘哪能’去,就是不动手,一开始觉得他们太不爷们了,但是后来慢慢的,我觉得里面有一种文明、宽容的东西在,在上海生活有一种安全感在。其实,上海男人是最具有男子汉气质的,因为他们对于爱人的包容,既维护自己的准则,又维护爱人的感受,这是上海男人和北方爷们的区别。”

  大跨度 展现上海人精神成长史

  剧组:现在幸福才会回首心酸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用三十年的跨度讲故事。为何要写时间跨度如此长的电视剧,贾鸿源回答:“没时间跨度,不足以表现上海人的精神成长史。没时间跨度的话,要改变大家既定的对‘上海男人’的观念,写上再多的优点,也没有说服力。”也许有人会拿这部电视剧与过去也曾在上海掀起过收视高潮的电视剧《上海一家人》相比,对此贾鸿源表示:“与《上海一家人》仅仅是局限在上海这一块地方相比,经历着改革开放的‘老马家’地域更为宽阔,更像是南方版的《闯关东》。不是为了电视剧好看,我们才把地域拉大,把时间拉宽,而是人生的足迹跨越就是需要那么大的地域,这才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时代特征。出国潮、去广州淘金……这样的地域宽度对于构成上海人精神层面的丰富是有帮助的。”

  很多看过电视剧的观众会问同一个问题,《老马家的幸福往事》到底幸福在哪里?怎么看来看去都是一把辛酸泪?对此,贾鸿源笑答:“问这问题的都是些年轻观众。今天我们的幸福是用指数来考量的,即使在最发达的大都市,人们幸福指数也未必是最高的,更不用说回首当年,若是以现在的标准回首当年,怕是当年所有的幸福指数都要为负数了。”于和伟接着说道:“我们之所以叫‘幸福往事’,因为我们现在正幸福着,所以才会往头去看,如果过去是幸福的,现在是悲惨的,我们是不会回头看的。就像人的一生一样,我们都愿意年轻时吃苦,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我们回首过去,才更懂得珍惜,才更能活得明白,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