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一束追光灯,伴着旋律,歌手以“嘿、嘿”的前奏为开场白,他的歌声也点燃了台下人的激情,呐喊声铺天盖地,写着歌手名字的牌子被高举过头,有人激动得开始擦拭眼角滑落的泪水。这是某家电视台一档选秀节目的现场,唱歌者为选手,呐喊人则被称为“粉丝”。躲在“粉丝团”最后面的曹娜(化名)刻意地躲避着摄像机镜头,她没有欢呼,只是微笑地看着“粉丝”的表演。看似混乱的现场,其实都在她的掌控之中。25岁的曹娜作为“粉丝团”的“粉头”已经不需要再抛头露面,一年前,她成立了工作室,成了一名粉丝管理者,越来越多的人将“粉丝”当成职业,他们也慢慢成为曹娜团队中的主力。

  本来是个追星族,意外发现能挣钱

  曹娜一年前辞职,在长沙成立了专门给明星提供“粉丝”团队的工作室。曹娜成为粉丝是在某一年超女比赛举行时,她本就是个追星族,只要有明星到长沙演出,她都会举着海报,在人群里等着明星签名。“有一天,一个朋友找我,说是超女那边要‘粉丝’造声势,一场能有30块的收入。我一想,这个不错,能看演出,还能挣钱。”穿着印有支持选手照片的T恤,曹娜第一次对着镜头近乎疯狂地呐喊。“每次节目后,都要当天结账。这个钱谁也不敢欠我们,他们害怕‘粉丝’把雇人这事传出去。”随后的几年,曹娜每年都会出现在选秀节目中,继续声嘶力竭地呐喊。“后来我的师傅成了‘粉头’,我也开始做一些管理粉丝的工作。”

  全国都有分会,有完整的“职粉”团队

  为了宣传工作室,曹娜只要有时间,总是要把公司的宣传页发到艺人公司的邮箱。曹娜的工作室不仅仅局限在湖南,“我们在河北、江西、辽宁、陕西、广东、四川、重庆等地都有分会,拥有超过400名会员。”说到自己开辟的“战场”,曹娜颇为得意,“我们是一个完整的‘职粉’团队,有财务部、内联部、策划部,责任划分到每个人头上。”

  曹娜每次活动后,都要给“粉丝”开工资,她介绍,一般的“初粉”,每场活动的报酬约为30元至50元,活动多的话,一个月收入近1000元。如果是为选秀的决赛出力,在出现嗓子嘶哑、泪流满面时,报酬都会提高,如果选手晋级还有奖金。

  “团队中的‘中粉’比较有赚头,比如一个活动中,他可以让主办方多出钱,而回头再压低‘初粉’的报酬,每次赚四五百元。”曹娜经常会接到艺人公司的电话,她再根据地点通知当地“粉头”组织“初粉”,“主办方活动前付50%,活动结束后再付50%。比如一万块的活动,7000块归工作室,剩下的3000块再由当地‘粉头’分给‘初粉’。”曹娜一直把自己的师傅当成偶像,“她是‘粉头’,给明星会当会长,联系明星演出,两年后就买宝马了。”

  账目公开?其实缺乏有效监管

  曹娜的一个合伙人就是某明星后援会的副会长,会员每年要交几十元的会员费,“大家凑份子,钱多嗓门大。”曹娜说,“这应该算集资,合不合法不清楚。反正在我们工作室,只给‘粉丝’发钱,不收‘粉丝’的会员费。”

  “很多团在每次集资前,‘粉丝团’高层会在网上公布一个临时账号,供大家汇款或者直接由负责人收现金。”曹娜说,出钱数额完全自愿,少则几十元,多的也有成千上万的。“每次都有高层统计,钱会花在团队活动经费、制作海报等用途上。”说到是否会公开账目,曹娜坦言,许多规模较大的“粉丝”组织,都在选秀期间请过专业的投票公司。“这类事都由团队的高层负责,因为有作假嫌疑,除了‘假粉丝’外,还有很多真正的‘粉丝’,怕他们反对,公开很难。”

  “绝大多数组织都缺乏成熟的制度规定,集资的透明度和公正性只能依靠‘高粉’的个人信用。如果想贪钱,那也不难。一个粉丝团,可能就有几十万元的会费。万一有人私吞,就麻烦了。”曹娜说。 据《北京晚报》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