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姜武《子弹》里大胡子造型

  姜文执导的电影《让子弹飞》现已上映,该片大牌云集,姜文的弟弟姜武也参与了演出。接触过姜文姜武的人,有的说姜文不文,姜武不武,姜武解释说,家里人当时故意把他们的名字起成这样,就是为了形成互补,让哥哥文气一点,让弟弟武一点。而说起与哥哥姜文的感情,姜武说两个人没红过脸,没发生过争吵。近日,姜武做客《最佳现场》节目,大谈《让子弹飞》的拍摄花絮,同时也回忆了他和姜文童年的故事。

  本期嘉宾

  姜武

  高中毕业后,姜武曾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但未被录取。 3年后,他迈进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门。姜武如此执著地要学习表演,很大程度是受哥哥姜文的影响,而姜武确实是才华横溢,具有表演天赋。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老师称赞他有灵气,踏实、稳重、用功、责任心强。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葛老爷子》、《活着》、《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美丽新世界》、《洗澡》、《我的兄弟姐妹》、《空镜子》等影视作品中有过上乘表现, 《葛老爷子》于1992年获中国长春国际电影节“长春银杯奖”,他的表演不温不火,富有时代感。

  演恶霸“偷偷摸摸”找编剧喝酒

  说起在热映影片《让子弹飞》中的角色,姜武只给出了四个字,“恶霸之一”。对此,姜武似乎很享受,“终于有机会欺负别人了,而且被我欺负的这些人中,有发哥,还有县长的儿子,我哥演的县长,他儿子是张默演的,还有恶霸身边的一个谋士也被欺负了,发哥在剧中的替身,我也欺负了。 ”

  片中,姜武以大胡子形象示人,甚至有人说他刚一出场时,会被认为那是张纪中。姜武说,这是为了剧情需要,“我头一次跟我哥在一部戏里演出,一开始,他们想弄一种造型,脸上贴上胡子,后来我一看,算了,甭找我演了,找一猴来演吧,那样的造型看上去基本没脸。不过后来经过几次商量设计后,最后还是决定用这个形象。 ”这个造型用姜武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达到效果了,“性格也出来了,凶猛粗暴,演欺负人的人挺过瘾的。 ”

  在《让子弹飞》上映之前,播放的片花里基本没有姜武单独的镜头,姜武坦言是姜文怕突出他,让人觉得是在偏袒自家人。“哥哥是怕我太夺目了,直逼男四号。”在剧组里,其他人可能会找摄像师喝点酒,姜武却是每天都找编剧喝酒,“那个时候,只要晚上得空,我就下楼直奔编剧那屋去了,起先是喝点酒,瞎聊,慢慢就把编剧带到我要说的话题中,慢慢探讨,这时候是喝到微醉了。我演的角色实际上是推动整部戏的人物,起到关键的作用,但即使这样也还不能让自己满意,所以我就找编剧。 ”而找编剧这件事,姜武都是“偷偷摸摸”进行,没让别人发现。

  定角色 《子弹》里最初没他的份

  因为之前姜武塑造的角色大部分都是憨厚的样子,因此在《让子弹飞》中的这个角色,让大家看到了姜武“凶狠”的一面。采访中,姜武透露,当初这个角色并不是给他的,“当时没想找我演,好像是想找另外一个很有名气的演员,我不知道是谁,但那个人后来来不了,于是我哥给我来个信息,‘胡子还在吗? ’我想肯定有事,毫不犹豫发了一个‘在’,过了一天,他又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给我演个角色,我说妥,就答应了。但我当时胡子已经没有了,我想不能就这样去取剧本,我哥看到了,不给我这个角色怎么办。剧本是让人送来的,我说我琢磨琢磨剧本,等胡子长差不多了我再去见我哥。 ”姜武说,估计那几天姜文也在琢磨他能不能把这个角色演好。

  虽然是兄弟,但姜文和姜武平时没事时不会瞎聊天,“我们每星期都会到父母那里,或者他来我这,又或者我去他那,我们一起搞家庭聚会,做饭吃饭。 ”可姜文要开拍《让子弹飞》时,姜武为何没有向哥哥毛遂自荐?“这是我的性格造成的,因为我不愿意跟我哥说‘这个角色我来演吧’之类的话,我觉得这样的事让我张不开嘴。早期他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我还在上大学,那个时候如果我提一下,没准就能在里面演了,但我没提过。后来他拍《鬼子来了》,让我演,但我当时正好接了《洗澡》那部戏。”其实不仅仅是对姜文,姜武对所有导演都从来不主动开口,对此,姜武的解释是他觉得主动开口不好。

  用姜武的话来说,因为姜文本身就是演员,所以他懂得跟演员交流,根据演员的不同情况会用不同的方式启发演员的表演,“跟他在一起,大家都会觉得轻松快乐。 ”在姜武眼中,姜文还是一个特别内秀的人,“他很细腻,虽然外表看着很粗,其实很多方面他比我还要细心。 ”甚至有时候,姜武倒希望姜文对他凶一下,“感受一下哥哥对弟弟凶的那种感觉。 ”

  当导演 如今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演完哥哥导演的《让子弹飞》,姜武也有了自己当导演的想法,“其实当导演就像谈恋爱似的,碰到喜欢的姑娘才会激动、迷恋。 ”姜武已经开始了解当导演的流程,“我觉得首先要抓一个很好的剧本,这个过程快的话可能需要半年,慢的话可能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我觉得剧本是首要的,剩下的其次。 ”说到这儿,话题又回到了他在拍《让子弹飞》期间找编剧喝酒的事,“找编剧喝酒也是试试这个编剧到底怎么样。 ”与姜文相比,姜武的性格相对内敛一些,说起是不是喜欢拍戏的时候节奏慢一点,因为慢工出细活时,姜武则说:“演电影好点,不像演电视剧,上次做电视剧《我是老板》时,那900场戏快把我给弄崩溃了。”

  接触过姜文姜武兄弟的人,有的说姜文不文,姜武不武,“我觉得是性格原因,我们第一面给大家的感觉就是性格不同。哥哥相对来说比较外向,我给人第一面的感觉是比较害羞的。其实家里人当时故意把两个孩子的名字起成这样,就是为了形成互补,让哥哥文气一点,让弟弟武一点。 ”

  虽然在《让子弹飞》中的角色跟以前不一样,但姜武说自己并不是有意在转变表演风格,他说自己属于对事业比较随性的人。另外,姜武最近出演的角色性格都很“爽朗”,姜武澄清不是自己喜欢这些发脾气的角色,“发脾气多累啊,还给人一个不好的印象。 ”

  说哥哥 跟他没红过脸没吵过架

  说起与哥哥姜文的感情,姜武说两个人没红过脸,没发生过争吵,“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他都是在很关键的时候给予我很大的帮助。进入中学时,是他把我送到学校;考大学时,他又借给我很多书。 ”姜文、姜武和家人都很有默契,隔段时间一定要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对于这件事,姜武说:“这是必须的,从小开始,包括从事这个行业之后,我们过年一定跟家人在北京过,大家都养成了这个习惯,我们兄弟俩尽量都在春节时挤出时间,跟父母一起过年。 ”而近几年,姜武在接戏时,尽量离家近一些,“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我觉得家庭是最重要的,有时候如果非让我演,我就希望戏尽量在北京拍。 ”

  采访中,姜武透露,当年他准备进入演艺圈时,姜文并不知道,“我当时考广播学院,他不知道,我考中戏时,他还是听别人说的,然后来问我,‘我听别人说你考这个。 ’我没跟他说,悄悄自己考了。当时也没想得太深,就几个同学报名就考了,

  不过后来考电影学院时,我跟哥哥商量了。 ”有姜文的成功在前,姜武说自己当年没想考表演系,而是想考播音系,“当时我哥说让我试试表演,考了表演再导戏也可以,我问我能演吗,那就试试吧,于是1990年我就考了表演系。”而在当年的考试中,姜武在考场上的表演把所有老师都感动哭了。问及家里人比较喜欢看兄弟俩谁的戏时,姜武说父母很少看他们的戏,“有时候演热播剧,他们能看两眼,一般都看别人的戏,包括电影也是看别人的。但后来我发现爸妈其实很在意我们,比方说我哥拍《红高粱》的时候,有一场戏他被搁在缸里,剧情是三天以后他才清醒,我父母看的不是剧情,他们琢磨的是我哥在缸里受没受委屈,是不是真在里面呆了三天。我演了傻子之后,他们会问我没真傻吧?从戏里面出来没有?没受罪吧?所以,只有自己有了孩子,才能更加深入理解父母的心。 ”

  记者方海征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