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让子弹飞》中刘嘉玲被摸胸

  南方都市报12月21日报道 《让子弹飞》正在刷新一个又一个票房纪录。大家都说:姜文这次可以一雪“太阳”之耻了。来自网站、论坛以及微博的声音中,该片收获的评价也大部分是正面的,不少都在不遗余力地帮《让子弹飞》做“宣传义工”,稍有批评声,就被人“口诛笔伐”。其实,姜文本人未必不愿意听到这样的声音,只不过,他希望听到的是“批评到点子上”的批评声。他在来广州宣传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谈到自己面对批评的态度:“你对这么一个讲究的电影,你的批评也得讲究,否则受伤害的是你自己。”

  面对批评

  目前还没看到批评到点子上的意见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很多人都在夸“子弹”,甚至夸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你听到这些话是很高兴还是有压力?

  姜文:怎么不让我看呢?谁给我搞的封锁啊!小阎(《让子弹飞》宣传总监)给我看的意见全是批评的。我记不住是谁批评的,文章也没记住,因为写得不讲究。你对这么一个讲究的电影,批评也得讲究,否则就显得你蹦着高显出你个儿来,其实你个儿又很矮。你得站得跟“子弹”一样高,不然受伤害的是你自己。反正我看了知道他想跟人家说的不一样,想与众不同,这是好的。有不同的心态是好的,我也很支持,但话语真要讲究点。反正我是要么一拳把人家放倒了,要么不出手。不然有什么用啊?

  南都:有没有看到批评到点子上的?

  姜文:那要不就是小阎都拿些批评不到点子上的给我看。我看到的没有。我看到(那些意见)就乐了,因为写的太糙了。我都觉得有些很明显的缺点他们没写出来。

  南都:比如呢?

  姜文:哈哈,他们都没写出来我就不告诉他们。他们要写出来,我就告诉他们写得对!

  南都:其实你不是不愿意听批评的声音。

  姜文:我当然愿意听了。以前有个人批评我,我到现在都还记着,还根据他的批评做了些改正。其中有句话说,姜文你这么爱较劲,真碰上要较劲的地方你还有劲较么?我觉得这话挺棒,有道理。

  南都:那你后来还是很较劲啊?

  姜文:后来我是有选择地较劲,不值得较劲的就算了,由它去。

  南都:现在大家对这个电影有各种解读。

  姜文:你干脆就说这是一个这么开心的商业片。这个电影是很商业啊,没关系。有人可能误会它色情。都可以自己去联想,但观众联想到的东西不一定是我们的初衷,也不一定是所有观众想到的东西。

  南都:很好奇你了解信息的渠道是什么?

  姜文:我要想的是通过什么渠道不了解信息。因为信息太多了,我要不断地屏蔽。我从十年前就说过,知道什么不算什么,要学会不知道什么。有些东西我都省掉不看。我不看电影,很多年都不看了。

  南都:怕不怕跟现实社会脱节?

  姜文:有句话叫透过现象看本质,我愿意看有本质的东西。现象会耽误你很多时间,让你的大脑死机。得把没用的东西赶紧删除掉,做有用的事。为什么我不看电影?第一你必须懂得生活研究生活,找到生活的本质,找到你的方法把它表现出来。还有就是读书、读诗、听音乐,当学生都能拍出好电影,你天天拿录像带看电影,反而拍不出好电影,你完蛋了。

  自己挑刺

  下回我得注意,剪得稍微松点

  南都:那“子弹”里有没有不较劲的地方?

  姜文:太多了!基本上就是由它去!制片人、葛优、嘉玲、周润发他们在这呢,我想胡作非为,他们也不干啊!我说就这样吧,那哪行啊?他们也不干。后来我知道,只要把这party做到一个意思,把门一打开,客人进来,他们进来自动就会做一个高质量的party,不用我着急。我就伺候伺候人家,告诉人家帽子挂哪,水在哪,厕所在哪,递根烟,倒杯茶就ok了。

  南都:但听说你还是特别抠细节的,所以给大家一个印象就是很多工作人员被逼到很辛苦。张叔平好像也说过衣服改过很多次了,你还会说再来一次。

  姜文:有过么?我记得很多时候服装一拿来,我就说太好了,怎么会这么好!

  南都:跟以前比,细节的较真上有变化么?

  姜文:不一样。因为这次拿出来就不错。你说葛优让我费劲还是夏雨让我费劲?当时夏雨不会演戏啊,葛优不会让我费劲的。周润发也不让我费劲,他们大多数时间都是对的,不会错,个别地方需要沟通一下,然后他们立马就知道了。所以很容易。

  南都:都说导演对演员要求很严格,我听说这次演员都特认真,据说刘嘉玲片场很认真,为了等一个镜头等几个小时?

  姜文:那我没统计过,但是如果来早了,可能就得多等会儿。认真不体现在等上,那显得多傻啊,人家不等,来了就演,幕后准备好,那也是认真。我特别不理解那些人说多苦多累,你为什么说这个?那么累你就不拍电影不当演员嘛。我不觉得累,实际上我是兴奋,大家都兴奋,就跟大家玩一宿一样,他可能觉得困,但他玩性更大。有这种情况可能就拍个好电影。所以那些说我太累了,我哭了,我冻死了怎样,不如不拍。

  南都:不过葛大爷也说跟你拍戏挺舒服的。

  姜文:我不愿意他们冻着,饿着,累着,那样情况是演不了戏的,是违背生命规律的。

  南都:几个城市跑下来,观众的反应跟你预想的一样吗?

  姜文:看了,差不多。不过也有些地方预想不一样,可能跟观众南方北方有区别,有句是“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上海观众就high死了。作为编剧我知道哪个地方观众会笑,但是他们会笑的地方超出我们的预想。很多地方他们都在笑,除了葛优每个人都有笑点。然后最想不到的周韵那个地方也笑。我确实没想到,“摸胸”那场当然笑,但没想到会笑那么久,还鼓掌,把后面好玩的词都给淹了。下回我得注意,剪得稍微松点。

  每一分钟都有快感,每一分钟都有笑点。这是很多人对《让子弹飞》的评价。姜文说:“这些东西都是希望大家年底能够吃好喝好。”为了让大家吃好喝好,他费了多少工夫,做了哪些打磨?听他一一道来。

  磨剧本

  120张纸,每张纸是一分钟的内容

  姜文:别人问我剧本是不是做了30多个版本,其实都不止。我们不愿意有别人的剧本里常见的毛病,希望观众吃好、喝好、看好、乐好,回去不会觉得“哇靠,我被骗去看什么电影了”。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在黑板上贴了120张纸,每张纸是1分钟的什么内容,每一排是10分钟,有12个10分钟,每一个10分钟里面点是什么,这个从技术上已经是很严格的了。

  从这一分钟到那一分钟的过程,是需要反复推敲的,你不能把结构搭好了但让观众看出结构来,这就不漂亮了,还得让结构看不出来。我们也有跟美国来的编剧聊,美国一个好的剧本改30次是正常的,因为前15次是能看出预谋的,因为是人写出来的,后15次是把预谋打磨出天然感。我愿意做这个功夫。

  磨台词

  50后、60后、70后、80后的编剧共同创造

  姜文:台词都是我和编剧们共同创造的,合作这么多年已经分不出你我了。如果一定要分出你我的话,第一个老师朱苏进,这位大哥很有功底,把地基打得非常结实。当时我们跟他说,我们要在这个地基上起很高的楼,大面积地改装,你绝对结实。然后又有述平,然后又有50后、60后、70后、80后的编剧,我们最年轻的编辑是82年的,就是演老七的那个人,是中戏的。这几年过来,这剧本确实写得比较愉快。述平跟我合作了好几部片了,这位大哥写的东西很有感觉。

  磨“床戏”

  我很紧张,喊了开始了手还没过去

  姜文:大家都说刘嘉玲一衣未脱,艳冠全场,来问我为什么那么懂女人。其实我确实也没那么懂女人,所以我老是自责。我妈啊,我妹啊,闺女,老婆都对我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我也在学习。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被拍得很性感,看你怎么去拍,看你用什么对手、台词和情境能够刺激她这种性感的勃发。

  (说说摸胸那场戏吧,大家都笑爆了。)其实摸的是衣服,离胸还很远呢。我很紧张,手都不知道往哪搁。都喊了开始了,手还没过去呢。还是人家嘉玲催,你赶紧的。我说好吧……我是应邀的。拍这戏我还喝了酒,酒壮怂人胆嘛。

  磨“鸿门宴”

  拍这场戏用了别人拍一部电影的胶片

  姜文:拍“鸿门宴”那场戏时,我们做了一个圆轨,搁了3台摄影机,摆好角度,每个机器差不多有4个人在操作。都得保持匀速操作,还不能出声,因为在录音,上面有若干个话筒,一转就是10分钟。

  拍的时候都是一个镜头下来的,这场戏拍了18万尺胶片,是人家的一部电影的胶片。因为我拍完《阳光灿烂的日子》就给自己构思了一部电影,就叫《一桌饭》,我说咱们随便吃一顿饭也超过一个半小时,你没觉得这顿饭吃得闷。但这戏一直没弄,我就把一部分概念放到这儿来。

  磨结局

  结局就是要让快感持续时间更长

  姜文:这剧本有300个结局,但是我们选择一个最好的。这个好的标准是什么?要有在电影艺术的一种均衡。就像你斩一胳膊,这胳膊在你的表情、你的样子、你的体态里面,到底放哪合适,所以维纳斯就放哪儿都不合适,但是我们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姿势。就是让它更美丽吧,让快感持续时间更长吧,要不你看完电影突然快感结束了不好。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