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厨师楼志军是三个孩子的养父。十多年间,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偶然情况下,陆续收养了现在16岁的大女儿小语,13岁的儿子小新和6岁的小女儿小婉。楼志军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三个孩子。小语临近高考时,楼志军突然患上怪症——痉挛性供需失调。于是,日渐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楼志军想找到孩子们的亲生父母,自己好安心地去死……”本月24日,由张国立、牛莉和韩雨芹主演的亲情大戏《养父》将在沈阳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开播。

  昨日,3位主创携剧中两位小演员来沈参加该剧首播仪式,戏里戏外,张国立皆有颇多身为人父的心得和感受。当他在现场看到来自辽中收养过69个孤儿的爱心养父任传宇时,向其深深鞠了一个90度的躬,他说,正是因为生活中有这样真实善良的人,才更坚定了他要拍摄这类作品的决心,希望这部《养父》能在这个寒冷的季节,温暖电视机前所有观众的心。

  从皇帝戏到家庭戏,

  不是转型是转变

  沈阳晚报:近两年您从大家最熟悉的皇帝戏中抽身,接拍了《金婚》《不如跳舞》直到现在《养父》这种家庭伦理戏,这意味着您要转型吗?

  张国立:转型谈不上,从现实的层面来说,我是根据观众的审美取向在转变。从我个人的角度,其实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人生的感悟与原来有所不同,亲情在我生命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我们的物质生活好了,但精神方面没跟上,与父母家人之间欠缺沟通,所以我希望自己拍摄的作品,能让观众把目光关注到身边一些细微的情感上,让大家看了我们的剧,会在心里流淌一些温暖的情愫。

  沈阳晚报:为什么想到要选择“养父”这样一个题材?

  张国立:我是被选择的。当初制片人朱洪找到我时,我被剧本打动了,但又真的没档期,朱洪说会等我,结果一等就是两年。《养父》因为我推迟了两年时间拍摄,同时我又觉得庆幸,因为两年前这种题材特别容易被归类为“苦情戏”,这不是我希望呈现出来的感觉。无论故事如何,我都希望《养父》这部戏传递给观众的是亲情和感动,即便有泪水,也是温情的而不是痛苦的。

  张默婉拒父子档,

  不是害怕是避嫌

  沈阳晚报:提及亲情,你和儿子张默是圈内有名的父子档,听说张默挺怕您的,所以不和你一起拍戏?

  张国立:我觉得他不是怕,是避嫌。现在年轻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和想法,他们愿意自己闯荡出一片天地。但恰恰因为张默是我的儿子,所以很多时候难免会被人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可能他在工作所取得的一些成绩,都很容易被误会是借助了我的力量,这都会让他不痛快。举个例子,他参演的《让子弹飞》首映,姜文打电话让我去,可是张默让我千万别去,他说我一亮相,媒体就会想当然认为他能在片中出演角色是我推荐的,但真的和我毫无关系。所以嘛,他有我这样一个老爸,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沈阳晚报:看得出来,张默是不想被你的光环所笼罩……

  张国立:这样挺好,父子之间只要有爱,其他的不重要。有时候张默会回家来看我,都是趁着“月黑风高”时,然后我俩聊上小半宿,他又悄悄走了。他不想被人看到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不想被人说我是他的靠山。

  慈善的力量无穷大,

  不是作秀是爱心

  沈阳晚报:《养父》全国首映式为什么选择在沈阳举行?

  张国立:我在拍摄这部戏时就听说过辽中养父任传宇的故事,他一个人在11年的时间里收养了69个孤儿,这种大爱的精神谁听了都会被打动,所以我带着剧组来到沈阳,也是想当面向他表达我们的敬意。我们只是拍了这样一部戏,他却是日复一日在生活中实践着养父的职责,这种父爱才是最伟大的,我们都应该向这样的榜样学习。

  沈阳晚报:您个人对“明星与慈善”这个话题怎么看?

  张国立:明星做好事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大张旗鼓,一种是悄不出声。原来我是后一种,但有朋友对我说,其实名人凭借自己的号召力做一些爱心慈善之举,会对全社会有一种正面的引导作用,所以后来我就公开做了。在我看来,参加慈善活动也好,捐钱也罢,都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尽己所能就好。其实我也被误会过,有一次给一个小学捐款买图书,结果媒体以为我当初答应的是建图书馆,由此断定我是诈捐。我当时也很委屈,过后一想,好事既然做了,那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毕竟献爱心的目的不是作秀。

  张国立还有“另一面”

  导演流行歌曲MV

  大家熟悉张国立是他的明星身份,但这几年他参演的作品几乎都是自导自演,电视剧《养父》也是张国立与搭档长安共同执导完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拿起导演的活儿,再光当演员就觉得不过瘾了。”

  很多观众不知道的张国立除了是影视剧的导演,还导过多部流行歌曲的MV,《雾里看花》《霸王别姬》《春天的故事》《今儿个真高兴》等作品,曾获得中国音乐电视大奖赛的金奖,张国立为此捧到了“中国流行音乐十年成就奖”的奖杯。昨日被问及这段辉煌的历史,张国立哈哈大笑:“一个拍影视剧的拿了歌坛的大奖,听着挺另类的吧?其实最早是屠洪纲找到我,因为我拍过电影,他觉得我的镜头语言很讲究、很唯美,后来渐渐拍出名了,他们都来找我。现在想起那段日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每天早出晚归,选景找演员,所用的精力和拍个小电影相同。”张国立说,当年有一支MV拍完后,全组上下只剩下700元钱:“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劳务费都在这700元钱里均分,可我们挺快乐的,那时真不图钱,图的就是一个高兴。”

  牛莉为“牵手”

  张国立苦等两年

  在《养父》中出演“佟妈妈”的女明星牛莉,首度与张国立合作,经历了两年的等候。昨日牛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她是第一个看到《养父》剧本的演员:“我是一边看一边哭,完全被这个故事给打动了。”当听说剧中“养父”楼志军一角锁定张国立出演时,更是激动万分:“但一等就是两年,尽管如此,我觉得等得很值。第一次和国立老师合作拍戏,他戏里戏外都是很温暖的男人,在拍戏时事无巨细地关心剧组每一个演职人员,永远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体谅每一个人,真的让我们有一家人的亲情感觉。”  说到在剧中扮演的妈妈角色,牛莉说自打生了女儿后,对天下所有孩子都油然而生出一份爱心:“即使在公园里看到陌生的孩子鞋带开了,我都会蹲下来帮他系上,这就是天然的母爱吧?”她说自己每天都会对女儿说“妈妈爱你”,在她看来“爱不要吝啬表达”,“心中有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被问及众所关注的兔年春晚话题,曾与郭冬临合作小品《一句话的事儿》颇受好评的牛莉表示,如果条件适合,自己非常渴望再登春晚舞台:“不过这事儿我自己决定不了,只能说尽力而为。”

  剧中,扮演余亚男的演员是张国立公司旗下的韩雨芹。生活中的韩雨芹今年与台湾富商结婚曾引来颇多关注。昨日她在谈及自己的婚姻话题时,淡淡地表示:“我嫁的不是豪门,我们过的是普通平凡的幸福生活。”

  本版撰稿本报首席记者林娜

  摄影 常晟罡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