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陈凯歌电影中的那些常备标签如富有表现力的视听语言、流畅的镜头内部调度、微言大义的台词风格等均能在《赵氏孤儿》中觅得;宫廷之变、护主突围、庄姬托孤等段落处理得相当利落干脆。此外,相较前作《梅兰芳》因题材限制而二度创作空间不大,“赵氏孤儿”的“可重新诠释性”无疑要大得多。虽然名字未变,但事实上程婴才是陈凯歌版《赵氏孤儿》的第一主角,他无疑成为了推动剧情发展的第一动力;相形之下,赵孤反而成为了缺乏“主动行动力”的一个角色。因此,影片在旧故事新说上也分野成了前半部“程婴换子”的合情合理和后半段“赵孤复仇”的动力不足。

  从门客到接生郎中的改动其实是把程婴从“局内人”置换为“局外人”,这为传统意义上的“忠于主君”衍变为现代意义上的“忠于自己”做好了铺垫。程婴并非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牺牲自家孩子性命的准备,而是一步步被情势逼迫着踏上换子道路。陈凯歌刻画了程婴的懦弱和勇敢、不甘与挣扎,把小人物面对大环境迫力下的无奈与辛酸写得淋漓尽致。而内中所蕴含的真实的人性、以及小人物的平凡与伟大无疑达成了创作者试图“消解虚妄崇高”的价值观取向。

  但当程婴携赵孤入屠岸贾府门客之后,叙事步步进展的脚步被一种“该不该完整地以现代视角去重新诠释”的犹豫所羁绊。影片希图展示“不以仇恨为动力”的新视角,但在赵孤成长过程中再无渲染屠岸贾残忍之笔墨,对赵孤而言,屠岸贾对自己有的是父爱与恩情,而无嫉恨的可能。因此,程婴和屠岸贾并无实质差异的父爱,对赵孤来说,缺乏让他做出价值判断和情感取舍的充分理由,也无法使程婴对屠岸贾“以暴力消灭他人”的义愤转移到了赵孤身上。如果这些切实发生在赵孤身边的温暖与父爱,依然敌不过发生在自己记忆之前的血案,那么这种行为动机和价值取舍,其实相当不“现代”。

  陈凯歌让《赵氏孤儿》的主旨从传统忠义观衍化为现代人性观,这种重新诠释表现了陈凯歌的作者立场,但惜乎行百步而至八十。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