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周润发

周润发

  记者:导演之前也对媒体讲过你在这部戏里面是不可替代的一个角色,而且说过能把你和葛老放到一部电影里,是很多影迷从来没想过的事。

  周润发:我也没想过,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也很惊讶,也是一个惊喜,因为葛老爷和姜文导演也是中国两位很出色的演员,姜文还是很著名的导演,所以有机会跟他们交流交流,一起做一部戏我挺开心的。

  记者:那你当时接到邀约是在什么情形下?导演是怎么第一时间跟你说这个事的?

  周润发:就是打电话到我公司,后来飞来香港跟我见了很多次。

  记者:导演把你请来,觉得你是在好莱坞唯一靠文戏起来的演员,所以他讲好莱坞就要靠你了,你有没有这方面的压力?

  周润发:没有没有,其实来当演员对我来讲在现场就是做一个小工,跟每一个人都一样,都是听导演的。除了在开机以前大家会商量很多事情,不过在现场导演要的东西都还是顺着他走,导演的理想概念应该是在现场发挥出来的,他要按照他的感觉去做。

  记者:黄四郎这个角色的造型有你以前的演的很多角色的造型(集合),因为我在这戏里面看到已经有很多你以前的经典造型,有西装造型,小马哥造型,也有那种很奔放很夸张的喜悦造型。

  周润发:这个戏,我感觉我以前没有演过,因为你看造型,跟演员的表达是不一样,服装也很华丽,张叔平给我设计的衣服,有中式的,有西服,这个年代我也没有穿过这种衣服,所以这部戏对我来讲是挺喜欢的。

  记者:以前你在戏里面很多时候都是孤胆英雄的形象出现的,这部戏里面出现了英雄对峙的状态,包括跟姜文也好,跟葛优也好,都有斗智斗勇,这个戏演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同的感觉?

  周润发:当然有啦,对演员来讲,你遇到这种分量的演员,你自己也会提高你的表演能力,因为有这种演员来的时候,在表演方面怎么配合会比较紧张,好像踢球一样,他们踢过来我怎么踢回去,黄四郎这个角色给姜文、葛老爷很大的压力,他也给我很多压力,他骗我的钱。不同的表演方法,把我自己的家财家业保护得很好,所以在公在私,我都应该对着他们两个人干。

  记者:所以有的时候在片场是不是有战斗的状态?

  周润发:还好,姜文提出很多的要求,在现场有很多磨合,因为我对这种年代没有什么概念,他对我的要求特别多,我想他应该有一个概念,黄四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记者:就是有很多人物是到片场才进行创作?我记得在现场也看到,你给人物加了很多细节,像跟姚橹修指甲的戏,这都是你加进去的,怎么有这些想法出来?

  周润发:因为这个空间可以理解为那个时候,他那拨人都是卖人到美国修铁路,还有他家里很多西方的东西都是从美国运过来的。他会讲英文,所以我觉得在我的生活里有西方生活的细节、点滴,那个黄四郎会不一样,挺过瘾的。

  记者:比如说这个戏还有一点会让大家比较好奇,影片里面姜文和葛优都在争夺刘嘉玲,但你好像对这个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个是剧本原来就这样设定的还是?

  周润发:因为他本来跟我,黄四郎有五个妈妈,有五个妈的男孩都比较内向。你想想你从小有五个妈带着你的话,你还有别的女人会进来吗?所以长大了就是弯的嘛。

  记者:所以导演跟你讲了这个人物时还讲了更丰富的一个背景,还有什么是可以分享的吗?除了五个妈的故事。

  周润发:具体来讲,导演给我很多启发,黄四郎总体来讲是一个很空虚的人,他是最富有,最有权力的,突然间有两个人从外面来跟他玩,他乐得不得了,哈哈哈。

  记者:你觉得这个角色最难的部分在哪里?

  周润发:讲普通话。

  记者:我看有专门请一个讲普通话的老师。

  周润发:一定有的。这是我拍戏的一个规矩,因为无论在国内还是好莱坞,都有一个老师。本来导演想让我讲四川话的,更难。

  记者:有尝试一段时间吗?

  周润发:讲了大概两个礼拜吧,他寄给我那盘带子,我都疯了,记不下来,很难的,你要北方人演广东人的戏也是很糟糕的,不好讲。不过还好一点是,黄四郎是南方人,碉楼也是南方的,他讲的普通话不好是对的。

  记者:发哥你演过很多英雄,也演过很多反派,但你都能把反派演得很让观众同情和喜欢。你认为你在这部片子里是反派角色吗?

  周润发:我觉得黄四郎这个角色不是反派,他们两个是反派。

  记者:怎么讲?

  周润发:骗我的钱,他们是反派,我是好人,他借我的钱,他们坐火车吃着火锅,劫我的家。

  记者:那你觉得观众看到黄四郎会觉得他哪点比较可爱?

  周润发:他的狂,很疯狂。

  记者:那这个表演的尺度是怎么去把握的?

  周润发:没有点的,有时候我演过了,导演就说收回来一点,不够的时候,多一点,出来一点。

  记者:你基本上跟华语界所有有名的导演都合作过了,跟姜文合作有没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周润发:当然不一样了,因为他是个演员,他懂表演,我不是说前面几个导演不懂表演,所以他是从演员的角度去看这个演员怎么表演,所以他的要求就跟其它的导演不一样,他从演员的角度去看,就如果我来演应该怎样,会很具体化跟演员交流起来。不是很虚很玄的,是站在同一个同台上跟你交流,挺过瘾的。

  记者:导演好像是有修改剧本的习惯,你会怎么评价这个习惯?因为我知道有的导演会严格按照剧本来,有的导演会略有不同。

  周润发:其实在80年代的香港,剧本也有经常修改的,因为在现场突然间有演员有个启发,有一种概念突然间变了是正常的,我理解。但是呢,如果我的普通话比较好,记忆力比较好就没事,就怕我没时间去学拼音,所以有时候耽误他们的时间。

  记者:但是修改后的剧本本身会有惊喜吗?跟原来修改的。

  周润发:我想这个框框是没有变的,里头的情节是没有变的,台词方面修改是为了配合这个戏的走向,所以修改我可以理解,我觉得也是应该的。

  记者:我记得你说过,当你第一次看导演的戏是在美国的时候,那是怎样一个场景?在跟他合作前想象他是怎样的?合作之后觉得他怎样的人?

  周润发:在美国第一次看他的戏,那会我刚刚在找工作,当时看他的戏我有一个感受,他拍的那个年代我没有经历过,在这个框框里面,我发现他有很多很人性的,有情的有爱的,我觉得这个导演他特别喜爱一些不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很有想象力。我想有机会可以跟这个导演合作。

  记者:没想到过了十多年了?

  周润发:1996年那会。

  记者:姜文导演应该国内很有气场的导演,你也是非常有气场的一个演员,你们在片中会不会有不同意见的时候?

  周润发:有,不过不在现场,在开拍以前。我要表达我对这个角色的看法,他会用他导演、编剧角度来跟我解释,跟我沟通。如果他讲得有理的时候,我就跟着他,如果他讲得不对的话,我还是跟着他,因为他还是导演。

  记者:再评价下另外一位搭档,葛优老师,他是内地演员,你是香港演员,都是两个最有票房价值的明星,而且在喜剧方面都非常的厉害,你觉得跟他合作感觉如何?

  周润发:我很爱看他的戏,我挺喜欢他,他也是我的偶像,因为他的这种冷幽默是学不了的,你看他讲每一句话做每一个表情也是很乐的,当演员我喜欢喜剧,起码在现场你已经让自己开心了一个晚上或一天。

  记者:拍三大哥之间的戏常常拍到很晚,是不是还挺过瘾的?而且特别的奔放有一场戏。

  周润发:这场戏我们演了三轮,有葛老爷的戏,有姜文导演的戏,有我的戏.导演的要求很高,他希望在每一场每一个人都能有他的份,能把角色演好,所以他花了很多时间花了很多心思去思考这个问题。

  记者:拍这个戏的过程很开心吗?

  周润发:开心得不得了。

  记者:我记得有一场戏,拍完后在现场就和导演跳起舞,还喝酒,那个情绪都很好。

  周润发:有的,因为戏里头有一场是鸿门宴,三个人在一起,你争我斗,其实里头有很多潜在的斗智斗勇,虽然表面谈笑风生,我以前没拍过这种戏,特别好玩。

  记者:观众会猜测三位大哥是不是也会在暗中较劲?

  周润发:不会不会。

  记者:这三个人物角色都跟本人的气质还有一点点契合的部分,你会不会觉得拍电影有一点点寂寞高手借这个机会好好释放?

  周润发:你一开始跟人说周润发、姜文、葛老爷走到一起,你跟人说人家以为你疯了,不可能的事情。既然来了就玩个痛快嘛。

  记者:你自己原来一开始听到这个也觉得会有不可能的想法吗?

  周润发:不可能。

  记者:为什么呢?

  周润发:第一就是,你写一个戏给他们三个人串,我感觉很难的,如果有三个分量很重的人走到一起,这编剧很难写,每一份都必须写平均,这个已经是很大的问题了。

  记者:所以现在这个剧本已经神奇得不得?

  周润发:不得了,就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呀。哈哈。

  记者:应该这次通过拍这个戏跟他们还有些私人的感情吧?

  周润发:有的,因为拍戏之前在北京有吃过几次饭,如果按照本来的剧本去拍的话,我想象没有现在改的这个词那么有交锋,你来几句我来几句。

  记者:你刚才讲到这三个人组合是一个非常梦幻的影片,这在拍摄之前可能只是一个期望,现在你觉得实现了吗?可以打多少分?

  周润发:实现了。我开心得不得了,起码我不知道观众喜欢不喜欢这部戏,我很喜欢,在现场每天跟他们走在一起,或者跟其它演员走在一起,都乐得不得了。实际上在片场的时间两个多月而已,你想想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四十多年,所以每一天都很珍惜。

  记者:你不觉得可惜吗?你那么多片子,像《英雄本色》《喋血双雄》都是你一个人当主角的片子。

  周润发:年纪大了以后累,一个人撑不住。其实《英雄本色》我不是当老大的,最大的是张国荣和狄龙,我是三分之一而已,他们是三分之二,也是三个人的戏。

  记者:那这个戏又找到朋友一起玩乐的感觉了?

  周润发:这个戏比我以前拍的更疯狂,包括情节里面笑场的地方特别多,起码我有一个感觉是观众会喜欢,因为我喜欢,哈哈。

  记者:但毕竟你在好莱坞,应该来讲华语演员确实是最有号召力的,你当时接受采访也说过《安娜与国王》、《卧虎藏龙》都传达了一些东方文化的精神。你觉得这个片子,它可以被西方观众接受吗?

  周润发:不好说,因为中国这段历史不是很长,我不晓得西方人对这段历史理解多不多。不过不管这个背景是什么,但是看这个戏的演员的表演、服装、化妆、道具、特技,我觉得西方的观众也会看得很乐。

  记者:就是这段历史的中国对他们来说是比较陌生的。过去十年好莱坞市场,你在那边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但是我们也看到这几年你接拍的华语影片会比较多,你会不会觉得中国现在电影市场相对于好莱坞来讲是一个非常迅速的阶段?

  周润发:一定的,因为黄皮肤的演员在美国生存空间不是很大,因为那边还是白人比较多,非洲裔的美国人也很多,我想亚裔的大概是五分之一不到,所以这市场撑不住。最早黄皮肤出来演戏的当主角的更少,所以机会也不多,既然有这个机会,导演叫我来,我就来玩玩。

  记者:对你本人而言这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