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姜文这颗飞了一年半的“子弹”终于来了,对该片的报道我们之前也是相当给力,姜文、葛优、陈坤,还有“鹅城四美”……独缺三巨头中的周润发。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发哥太有自己的原则,一般人很难搞定他。其实,记者这次有机会采访到发哥,才发现表面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他,其实也是个话痨,说起《让子弹飞》来就滔滔不绝,也毫不掩饰对黄四郎这个癫狂角色的喜爱,评价起姜文和葛优,也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黄四郎

  公私都得跟姜文、葛优对着干

  姜文说黄四郎这个人物,在他脑海中就是发哥这个样子,于是便给发哥写了一封文言文的信。

  发哥接到姜文信的时候吓了一跳,“他那信不是白话,我第一遍没完全看懂,还跟老婆开玩笑说生怕是姜文写的情书。”不过两人后来就联系上了,姜文多次到香港去说服发哥。

  最终还是剧本说服了发哥,发哥坦言:“看过剧本,感觉又惊又喜。坦率说,能把我和葛老爷放到一部电影里,不仅是很多影迷从来没想过的事,我自己也没想过。要写三个让我们都满意都有发挥空间的角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说到这,本来还很严肃的发哥突然开起玩笑:“你们觉得黄四郎是大反派?”没等记者回答,他马上又抢着说:“我在鹅城好好的,明明是他们两个人来抢我的钱,我不觉得黄四郎是坏人!”

  记者说,大家都觉得黄四郎是坏人。发哥大笑,“其实我就是跟他们对着干。对演员来讲,你遇到这种分量的演员,好像踢球一样,他们踢过来我怎么踢回去。黄四郎这个角色给姜文、葛老爷很大的压力,他也给我很多压力。在公在私,我都应该对着他们两个人干。”

  学四川话 这个差点让我疯掉

  对周润发来说,演戏什么的都是浮云,最要命的是让他学四川话。姜文特立独行地弄了一个川话版出来,这让周润发差点疯掉。

  “我实话跟你讲,全程说普通话,对我来说已经是挑战了。”周润发透露,为此他还专门请了一位普通话老师,一字一句教他,直到能把整部剧本里他的台词一字不差背下来。结果到现场开拍前,他才发现导演和编剧把戏又改了一遍,他只得硬着头皮现学。

  好不容易过了普通话的关,姜文又跟他讲,要配个川话版的,“本来导演想让我讲四川话的,更难。讲了大概两个礼拜吧,他寄给我那盘带子,我都疯了,记不下来,很难的,下次让他们两个演广东人的戏试试看,因为粤语不好讲。”周润发说这话带着自嘲的口吻。

  霸气“伪娘” 这都是有五个妈害的

  发哥在拍戏过程中,还多次主动提出自己的想法,比如在黄四郎和姚橹饰演的贴身心腹胡千之间的多场对手戏中,他就灵机一动加入了让胡千拿镜子看黄四郎敷面膜,帮他修指甲的“精致”细节,来凸显这位鹅城霸主的品位不凡。同时,几分“伪娘”的作风,也给黄四郎这个角色增添了喜感。

  片中周韵饰演的花姐说出一句“不好色的县长不一定是好县长”,黄四郎立马接话说“我就是不好色!”这句话仔细琢磨起来,很是让人好奇,这么一个大财主,还买了很多青楼女子,会不好色?

  片中姜文和葛优都为男女之情所困,唯独发哥对美人毫无兴趣,片中没有交代他有任何男欢女爱,发哥给了一个解释:“因为姜文跟我说,黄四郎原来有五个妈妈,有五个妈的男孩都比较内向,所以后来长大就不是太喜欢女的,你想想你从小有五个妈带着你的话,你还会对女的感兴趣吗?”

  葛优 他是我的偶像,他的幽默我怕学不来

  对于一个人独占贺岁档三部大片的“贺岁帝”葛优,发哥是赞不绝口,“我很爱看他的戏,挺喜欢他,他也是我的偶像,因为他的这种冷幽默是学不了的。”

  记者让发哥用一个词来总结整个拍摄过程,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完美,perfect!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观众喜不喜欢这部戏,可我很喜欢,每天跟他们在一起,乐得不得了。实际上在片场的时间只有两个多月,可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四十多年,所以每一天都很珍惜。”

  至于万众期待的《让子弹飞》续集,发哥表示并非没有可能,“我当然希望跟两位大哥走到一起,如果有机会的话。如果没有机会,我也很珍惜这次机会,应该这样讲,姜文对我、葛老爷对我、老天爷对我应该是挺不错的。”(记者 薛姣)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