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翁美玲与汤镇业

  5月初,翁美玲怀着相士为她批解的凶签,精神恍惚地回港。那几天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她去做,其中包括参加一个红十字会宣传捐血晚会的表演,又有一部新剧等着她开拍。她本来提不起劲来的,但知道这个剧是由她和汤镇业担任男女主角之后,她才逐渐提起兴趣来,希望能够趁此机会与他和好如初,那阵子适逢她的一位来自英国的老同学抵港,她又要一尽地主之谊去招呼她,另一方面邹少爷知道她已回港,又再约她去跳舞喝酒。翁美玲无法推却邹少爷的约会,于是汤镇业又听到她和这位公子哥儿出现在“的士高”的传言了。

  那天翁美玲回到公司去拍新剧的造型照,见到汤镇业,本来想告诉他自己几天后将在高山剧场表演,但汤镇业大概是因为记者拍照时硬要他们摆亲密姿态,翁美玲却表现得有点不自然,两人到化妆间卸妆时,他竟然没有等翁美玲就先行而去,翁美玲一气之下,当晚又与邹少爷玩至半夜,次日一觉醒来,发觉汤镇业原来已坐在客厅。他说回来是要取回自己留下的衣物,而她好像喝了很多酒,叫她不醒,所以在厅里等,翁美玲听到他说要取回所有东西,心里又惊又气,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但刚好她相约打牌的几位朋友在这时抵达,其中一位还是那个英国回来的老同学,翁美玲不得不招呼他们,心不在焉地打麻将。平时翁美玲是很喜欢打牌的,这次因为汤镇业一脸寒霜地坐在角落里,以致她无法集中精神。汤镇业见自己说要走她还是若无其事地打牌,当下不发一言地进房中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塞进皮箱里,回到客厅后就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我走了”,就开门扬长而去。

  这边,翁美玲已被气得呆在当场,她怎么也想不到汤镇业会不给她留下一点面子,竟在她老同学面前用一句如此简单的话作为与她分手的交代。本来以前他们两人也曾合合分分地闹过意见,但汤镇业从未把全部东西搬走,这次竟把所有东西搬走。第二天翁美玲在高山剧场演唱时,当然无法平静下来了。未开场之时,她就抓住一位年轻朋友问汤镇业有没有找过她,汤镇业有没有说要来捧场,又问她汤镇业有没有与这位女士通过电话,她得到的答复是:汤镇业要她好好唱歌,同时劝她注意身边的朋友,不要误交一些利用她的名气来增加自己知名度的人。翁美玲听了汤镇业这些语重心长的劝导,心中又激动又难过,当时既恨他没有面对面地向她说些关怀的话,也恨自己把他气得一走了之。演唱完毕,那位朋友想拉翁美玲一起去吃夜宵,翁美玲却说已约了人,没有去,后来那位朋友打电话到她家中,想知道汤镇业有没有回心转意回去等翁美玲,谁知接电话的人却是翁美玲自己。原来她唱完歌急着要回家并不是有约在身,听了汤镇业两句关怀备至的话,翁美玲根本就无法提起劲来出去玩,返家去一心只想等候他来电话,甚至希望他会拿着皮箱回来。

  可是,她整个晚上都等不到汤镇业的消息,反而接到了几个其他朋友的电话,其中有约她拍照的杂志社,问她可否在她生日那天召开影迷会,还有那位英国的老同学,也来电话告诉她已订好机票日内就要返回英国。当时翁美玲怕汤镇业打电话给她会打不通,每次接电话都匆匆几句话就收线,影迷会的问题,她更是一口推掉了,心中想现在连汤镇业会不会回来都不知道,生日那天哪有心情去与影迷聚会呢?如果汤镇业完全不露面,自己又如何向影迷们做解释呢?电视剧中的黄蓉是聪明绝顶,什么事都难不倒,而生活中的翁美玲则无能为力,甚至为情付出生命。现实就是现实。怀念翁美玲,实际上是在怀念理想、美好和幻想。毕竟我们的心中,还应该有一点美好的东西,才不至于空空荡荡。

  5月6日晚上对翁美玲来说,又是一个失眠之夜,她整夜为汤镇业是否会回心转意而不断胡思乱想。喝了点酒后,又憧憬有一日他们会各自穿上漂亮的结婚礼服步入教堂,然后是真正的两人世界,在三十岁前她还会生一个小宝宝,把两人世界变为三人世界,到时她除了工作之外再也不会在外面胡闹,一定会乖乖地做一个贤妻良母。7日一早回到公司,同事们为她庆祝生日,由于汤镇业没有露面,连一束鲜花都收不到,翁美玲实在无法提起劲来。

  5月10日晚上,翁美玲在闷闷不乐的心境中找了邹少爷去跳舞,两个年轻人在夜总会中搂搂抱抱地跳了好几支舞,又回去猜拳斗酒。翁美玲一心要麻醉自己,让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个不理她的人。知道了她第二天没有拍片任务,邹少爷乘机约她去澳门玩一天。当时她想第二天是周末,同事朋友们多数会与家人出游,自己如果不答应邹少爷,只怕要一整天闷在家里,到时难保不会胡思乱想,于是就答应了,反正去澳门主要是赌钱,赌个够就可以忘掉感情上的痛苦了。结果,翁美玲真的与邹少爷去了澳门,他们只待一夜,住的是葡京酒店,不过两人都志在赌钱,几乎没有睡过觉,星期日上午便赶返香港。翁美玲在葡京赌场时知道有不少人认出她,当时她也不以为意,心想就让记者拍出来给汤镇业看看吧,让他知道我也有别人相陪。回到香港,翁美玲接到13日拍民初电视连续剧的通知,既然要拍戏,她肯定下午便会见到汤镇业,到时候,一定要和他说个一清二楚。由于在澳门睡得不够回来后她差不多睡了一天,连电话也没有接,星期一回到公司后,立刻又被几个记者包围,原来他们想向她探问汤镇业的事。 “听说你们已分开了,有这种事吗?”“星期六汤镇业和某女艺员去游泳,你知道吗?他们四个人成两对,好热闹,为什么你不去?”“你是不是另外交了新朋友,所以不理汤镇业?还是他已变心?”

  记者的很多问题,让她无从回答,只有一概摇头说不知道,有人甚至拿了几张照片给她看,有人叫她看星期日的娱乐版,那上面全部都是汤镇业和别人去游泳的新闻。“如果以后汤镇业每一次与女孩子去玩,这些人都要来问我,我不如索性不返公司,跑回英国去算了。”这是当时翁美玲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后来在影剧拍摄场地翁美玲遇到了汤镇业,汤镇业随便问了问翁美玲周末玩得是否开心,翁美玲反问他游泳游得怎样,他就说不错,不过因为某小姐硬要从南湾驾车去浅水湾买汉堡包吃,结果遇到记者,以致被人拍了照,又被盘问了一番。当时翁美玲听了,忍不住说他既然做得出,为什么怕人拍照怕人问,汤镇业听了不再说话,两人也就开始任由编导人员摆布,一直到停歇收工时再次有机会在化妆间里倾谈。

  在化妆间里的一段对话到底决绝到何种程度,以致会使翁美玲完全失去理智,就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知道了,由于是两人私密谈话,没有旁人在场无从得知。更因此事件关系重大,我们不敢妄加推测唯有由读者去想象。翁美玲爱汤镇业之深,连汤镇业自己也都是惨事发生后才真正知道。至于汤镇业,是否由始至终深爱着翁美玲,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只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爱情和事业对女性来说永远是前者占第一位,所以为情而死的女性一直都比男性多。谈完话后的翁美玲心情极坏,她独自乘坐公司的车回家。回到家中一个人喝下了半瓶白兰地,又用白兰地送服一些麻醉药物,后来又打开浴室煤气,乃至香魂消散。对一个年轻女性来说,如果她真正爱过一位男性,这位男性在她心中的地位将永远不能由别人来代替。翁美玲正是这样一个为情而死的女性,她是一朵永开不败的昙花。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