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昨天,一段时长1分07秒的视频,在微博上被大量转发。

  这段由手机拍摄的视频,讲的是一位观众前往影院买票,他选择看的是《大笑江湖》,但实际拿到手的却是《赵氏孤儿》的电影票。影院售票员对此的解释是:“都是一样的。”

  如果以看到的电影来说,这位观众确实看到了《大笑江湖》,但票房却是算到了《赵氏孤儿》的头上。

  至此,长期以来一直潜伏在中国电影圈内的规则——偷票房(把一部电影的票房挪到另一部电影头上),浮出水面。

  已经上报给了广电局

  这段视频最早是从小沈阳的贴吧里被挖出来的。

  之前有网友在贴吧里说,他去石家庄太平洋影城看《大笑江湖》,结果拿到的是《赵氏孤儿》的票。虽然这事情对本身的观影过程没有影响,但他觉得有些纳闷,于是发帖询问。之后有网友赶去那家影院,就有了上面说的那段偷拍视频。

  我们查到石家庄太平洋影城经理左春朝的联系方式,但对方一直不接电话。随后我们再找到《赵氏孤儿》发行方华夏影业副总刘树森,他在电话里极力否认,并提出质疑,“石家庄到底有没有这家影院?我觉得可能是造谣。”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大笑江湖》的票房被影院算到了《赵氏孤儿》头上。而《大笑江湖》的出品方博纳影业,也承认对此事有所了解,并且已经上报给了广电局。

  许鞍华导演深受票房之害

  事实上,偷票房这种极其恶劣的行为,一直是中国电影圈的常态。

  去年陆川的《南京!南京!》上映时,他在博客里写道:自己去参加某次会议,见到台上有位导演发言,说拍了一部主旋律电影,票房很好,还赚钱了。陆川说,当时很想把茶杯丢上去,并大骂一句——您那票房是靠偷窃老子电影几百万票房得来的!

  深受其害的不止陆川,许鞍华导演更是悲惨。当年由她执导的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票房统计只有500万元,最终黯然收场。但实际情况是,这部电影的票房被同期上映的其他几部电影给私下瓜分了。这也导致许鞍华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现在只能在香港拍一些小成本电影。

  有业内人士更是透露,连一些小成本电影都会遭遇偷票房的情况。“虽然这些小成本电影的排片和映期都不理想,但好歹也拿到了几百万票房,只是因为同期上映的大片需要得到‘过亿’的好名声,只能牺牲这些小成本电影,反正他们本身也没敢对票房抱什么希望。”

  周星驰被冯小刚偷得很惨

  影评人宋子文说,偷票房是电影业屡见不鲜

  的现象,“现在中国电影业缺乏一种机制,也缺乏监管,所以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同行诋毁、偷换票房,等等。”

  他以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举例,“之前我曾参与过周星驰的电影《功夫》,当时这部电影跟冯小刚的《天下无贼》一起上映。我走了很多家影院,发现《功夫》的票房被《天下无贼》偷得非常惨。我想查这事情,结果有人威胁我闭嘴,说这事不是你应该管的,你也管不了!”

  包括很多海外引进片,在国外都卖得很好,但到了国内就变得票房惨淡。宋子文认为,这就是因为中国电影市场存在偷票房的情况,“据我所知,当时的《达·芬奇密码》,其实被偷偷挪走了很多票房。”所以现在很多发行方都纷纷提高分成比例,以此期望自己的电影不会被偷票房,甚至可以从别人那里偷到票房。

  哪怕使用了电子出票系统,宋子文说这也改变不了现状,“在电子系统上,出票记录更容易改。”

  因此在发行界有句名言——要想票房高,一靠吹,二靠偷。

  赵本山很震惊陈凯歌还未知

  对于这件事,身为《大笑江湖》投资方之一的赵本山也很震惊。

  据博纳影业的工作人员透露:“本山大叔非常震惊,因为这是他投资的第一部电影,之前他都是在电视界,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至于这件事情跟陈凯歌有没有关系,博纳影业方面认为,这只是发行方的问题,跟导演应该没什么关系。“提醒接下来的两部贺岁片,要加强监察。”但宋子文认为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要说导演跟发行没什么关系,我觉得不正常,从最近几年的电影发行来看,导演对发行都能起到关键作用。”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赵氏孤儿》偷了《大笑江湖》的票房,最终结果可能就是不了了之。宋子文说:“因为这种事情太多了,如果追究起来,牵扯只会越来越大,大家都不干净。我建议还是尽早立法,成立监管机构,也算是亡羊补牢。”

  ■知识普及

  国产电影票房数据的来源,一般都是由院线统计,还有就是来自国家电影局国家电影专项基金办公室的数据,他们的电脑直接跟全国几千家影院的售票终端进行联网。

  通过终端联网,可以有效地解决虚报票房这个问题。但对于偷票房,终端联网也是无能为力,这取决于发行方和院线的利益捆绑。

  虚报票房和偷票房这两种行为,同样都凸现了中国电影人的不自信,以及好大喜功的畸形心态。最终损害的将是观众,因为很可能未来出现在电影院里的,是风格越来越单一的电影。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