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更多高清组图>>>

  娱乐圈名导演王天林于11月16日因身体机能衰退,与世长辞,享年83岁。天林叔纵横影视圈60年,执导逾百部著名电影,包括《家有喜事》与《神经刀》等,亦曾监制及导演不少经典剧集,如《射雕英雄传》、《楚留香》与《千王之王》等。他亦桃李满门,提携不少艺人成为今日的明星,王晶12月7日为父亲设灵,不少圈中人抽空前往致哀,悼念这位演艺界贡献良多的前辈,作最后的致敬。

  导演王天林昨日于世界殡仪馆设灵,灵堂布置以米白色为主,丧礼以佛教仪式进行,8日10时将举行大殓仪式,遗体随即奉移歌连臣角火葬场进行火化,稍后与已离世的妻子合葬于宝福山。王天林儿子王晶7日下午2时许抵达灵堂打点一切,披上孝服的他接受记者访问时,对父亲逝世虽表哀伤,但坦言父亲年事已高,亦默默接受这个事实。丧礼亦特别印制了一本纪念天林叔的特刊,派发给前来悼念的来宾。

  王晶:父亲已没憾事

  昔日与天林叔合作的好友刘天赐、钟景辉及汪明荃等将于8日举殡仪式中致惜别辞。而扶灵名单方面则有天林叔的徒子徒孙,包括导演杜琪峰、林岭东、陈木胜、游乃海及艺人谢贤、曾江、刘松仁与黄日华。昨日到灵堂致祭有林岭东、杜琪峰夫妇、许鞍华、苗侨伟夫妇、黄日华、乐易玲、吴浩康、庄思敏、黄浩然、陈志云、何丽全、刘青云、郑少秋、狄波拉与胡须Kong、梁家辉及黄秋生等,早巳分手的郑伊健和邵美琪亦前后脚出现灵堂,却因为时间不合而缘悭一面。

  王晶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相信父亲已没太多憾事,天林叔离世时已跟至亲好友见过面,他亦会遵从父亲遗训“奖是命,不好刻意,不需强求。”林家栋亦以治丧委员会成员于丧礼现场打点,他表示虽然同天林叔好少合作,但当年合作拍电影《黑社会》,大家一起去戛纳,那段时光令他十分缅怀。

  黄日华铭记恩师提携

  黄日华8日将为天林叔扶灵,他谈及当年被天林叔起用拍电视剧《射雕英雄传》而一直铭记于心,他表示自己现时于内地赚人民币,多少仍受当年做郭靖于内地拥有的影响力,又会铭记天林叔的为人,只求对错,从不骂人,用心教他们演戏,十分敬仰这位一手提携他的恩师。郑少秋亦难忘当年拍《书剑恩仇录》,天林叔令他学习到拼博精神。

追忆:大娱乐家王天林 

  不久前与世长辞、享年83岁的王天林,在香港电影史上留下了辉煌的印记,在电视剧上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和后继者共勉的贡献。他是第一个将电影拍摄、剧本与武打技巧引入电视工业的人,使电视行业有重大突破,是真正跟香港影视业黄金时代共同成长的“大娱乐家”。

  如果说王晶是当今香港首屈一指的大导演,那他的父亲王天林就不仅仅是王晶的师傅,更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工业和电影文化的推动者。2002年,香港金紫荆奖将最有分量的“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了王天林,表彰他对香港电影工业的杰出贡献。他是纵横娱乐圈60多年、拍摄了近300部作品的“大娱乐家”。

回顾:王晶之父王天林辞世 曾培养杜琪峰陈木胜等名导

2005年身体尚且康健的王天林还和儿子王晶一起出席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

  纵横香港影视圈数十年,曾提携杜琪峰等一批影人的传奇导演———王晶之父王天林,于前晚(11月16日)8时20分因器官衰竭,于香港九龙塘浸会医院不幸离世,享年83岁。前几年,香港电影资料馆为王天林专门出了一个专刊,取名《大娱乐家》,胜赞其为香港电影作出的突出贡献。

  王晶前晚发表声明称,父亲病重多日,但走时很安详,多数亲人也陪伴在他身边。王天林在TVB工作时的徒弟陈木胜导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虽然早知道老师状况恶化,但他真的走了我还是非常难过,葬礼上我一定要去送他。”王晶向记者透露,父亲出殡日大概会在下个月初,具体时间到时再告知媒体。至于扶灵人,王晶说父亲同辈大多也不在了,父亲的侄子、杜琪峰等弟子应该会张罗好这件事。

生平:香港著名导演王天林 纵横香港影坛50年

  祖籍浙江绍兴人,生于上海。17岁到香港,1947年由叔父王鹏翼引进影坛,先后做过冲印、录音、场记、助导等工作。1950年正式任导演,处女作《峨嵋飞剑侠》,成名作《桃花江》。1959年执导《家有喜事》,获第7届亚洲影展最佳导演奖。执导的名片还有《野玫瑰之恋》、《南北和》、《深官怨》等,还执导厦语片和潮语片。1973年加入无线电视台任监制,监制作品有《啼笑姻缘》、《书剑恩仇录》、《陆小凤》、《万水千山总是情》等。现已退休。

  2005年五月,这位传奇人物随着杜棋峰年度代表作《黑社会》 ,柱着拐杖踏上戛纳影展红地毯,古天乐、梁家辉、任达华、林家栋等一帮当红男演员,加上杜大导演,一字排开围绕在天林叔身旁,搀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入四千人满座的首映大会厅,沿途还有上千名围观群众夹道欢呼,短短五分钟路程,几乎是他一生演艺生涯的荣耀总结,难怪王天林会感慨地说:“这一切都值得了!”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