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金马奖让吕丽萍一度陷入争议风波,但她本人相当淡定。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在《玩酷青春》里吕丽萍扮演一位下岗妈妈。

  导演谢晋曾评价吕丽萍是个可以演到70岁的女演员。没错,2010年11月20日晚,50岁的她凭借一百万投资的小成本电影《玩酷青春》,在金马奖上战胜张艾嘉、徐帆、汤唯拿到影后的殊荣。一时间吕丽萍成为媒体瞩目的焦点,这是很久没出现过的场面。这之前只有丈夫孙海英“仗义执言”时才有人想起她。实际上18年前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她扮演的葛玲和葛优扮演的李冬宝早已妇孺皆知。吕丽萍拿奖后,有网友曾戏称,“20年过去了,冬宝还能住洋房泡美女,葛玲却只能在大饭店当清洁女工。”11月25日晚接受记者专访时听到这个评价,她会心一笑:“很好嘛,这说明我还是接地气的。”庆功宴那天她只穿一件蓝色T恤,而老公孙海英则为大家忙上忙下。

  金马封后 我背后什么势力都没有

  新京报:获奖那天晚上,都收到了哪些人的祝福?

  吕丽萍:我儿子博宇。那天晚上我没有带手机在身上,后来回酒店,赶紧给他回拨了一个,他平时太害羞,不善于表达,就说了句“妈妈,你太棒了”。噢,对,姜文也给我发了个短信,因为我们是同一届同学,我管他叫“马猴”。他说,“老吕,恭喜你得奖!”非常简单,但是我存起来了,还是挺感谢他。

  新京报:金马奖之后,由于孙海英与冯小刚之间的“舌战”,有人说你们两家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你怎么看待?

  吕丽萍:我们两家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都是媒体臆测出来的。我和徐帆都是中戏毕业的,而且我演《编辑部的故事》时冯小刚是编剧,很早以前都是认识的。当然,两家好也谈不上,很正常,我得了这个奖,她(徐帆)没有得,不能否定她的表演功底。人人都需要祝福嘛,她下次再得也很好啊。

  新京报:孙海英的性格十分直率,甚至有的时候会因为一些言论而遭来攻击,作为他的妻子,你没有去劝阻他吗?

  吕丽萍:没有劝,也劝不住,我们毕竟是两个人。他的性格就是个艺术家,很直接,他自己有自己的标准在心里,我能够理解他。不过他这样的方式,倒是给(我)出了个课题,也充分给自己提出了压力。

  新京报:你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说“50岁的女演员还能得到这样的鼓励,我很感动”,这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吕丽萍:对,我没有想到,我十分感谢马奖组委会。你看咱们现在的奖,有哪个是不看年龄的?当然我没有后台哦,要有后台也不会看年龄的,他根本不看你的作品,看你背后的势力。很可怕的。我背后什么势力都没有,我都50岁了还得到这样的鼓励,这是对人最大的称赞,说明他们(金马奖)是坚守艺术道德的,因为艺术是不讲年龄的,多么的纯粹和美好。

  《玩酷青春》 我演母亲稳操胜券

  新京报:很可惜《玩酷青春》并没有多少人看到,还有人称它为烂片。

  吕丽萍:这个片子怎么样还是要大家看过之后评论,如果还能重新发行的话,我觉得《玩酷青春》还是老百姓喜欢的电影。有的电影发行费用就是几百万,我们的电影投资才一百来万,没法比———我们这个片子20万宣传费都不到。谢谢金马奖的肯定,这部电影不会让大家遗忘。

  新京报:孙海英之前对你拿奖特别自信,很多人说这是对老婆的天然呵护,你怎么看?

  吕丽萍:他还是看了片子之后才评价的。今年夏天《玩酷青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得到传媒大奖最佳女主角,他就说这么多记者都喜欢,和我想到一起去了。而这次金马奖也给予了肯定,说明人心是相通的,真情也能打动对岸的评委。记得《玩酷青春》国内上映前,我们在华夏电影公司做记者会,孙海英之前非常诚实地看完了这部片,而且对我说,电影关注的人不多,我不帮你谁帮你呢。

  新京报:你也是孩子的妈妈,让你演这部电影比较轻松吧?

  吕丽萍:这部电影里的母亲角色和我做母亲有一些重叠的感觉。我儿子前几年也参加过高考。如果你的人生和角色的人生重叠一半,你就会稳操胜券,如果你都没当过妈,演这个角色肯定是不行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里说得很清楚,大家有时间可以翻翻看(笑)。我很少在乎自己的年龄,不像有些女演员老了特别怕别人叫她姐姐,我觉得女人每个年龄段都有其特殊魅力。我记得大学就曾评论,人们怎么这么喜欢春天,春天永远不能代表秋天的成熟啊。

  再进“编辑部” 我是越老越逗

  新京报:对于老一点的观众而言,你当年演的戈玲可谓红遍大江南北,前天我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说法,说“20年过去了,冬宝还能住洋房泡美女,戈铃却只能在大饭店当清洁女工”。你怎么看?

  吕丽萍:我觉得这种说法太好了,说明我很接地气啊,不能一直住在洋房和老百姓距离太远啊(笑)。

  新京报:最近这些年,你主要在文艺小制作中露脸,作品中电视剧居多。

  吕丽萍:大制作不找我啊,我也不露这不露那的,人家也看不上我啊。有人是娱乐明星,有人是艺术明星,大制作可能就需要有票房号召力的,我不是那种啊。就只能拍文艺片的现在的我,选角色选剧本,一不看导演,二不看片酬,只求这个角色真实,能够给我带来触动,带来感动,这就够了。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这些年,没演《编辑部的故事》那时走红而失落?

  吕丽萍:火了我反而觉得累,当年《编辑部的故事》走红时,大家都不记得我叫吕丽萍了。现在你让我当大明星穿这个穿那个,一天到晚化妆照相真的很费劲。今天改个眼妆,明天改个眼妆,我都50多岁了就不麻烦了吧!

  新京报:你在金马奖领奖时那件礼服还不错。

  吕丽萍:你们猜孙海英怎么评价?说像个海豚一样,哎哟。去金马奖前我刚开始特愁,不知道该穿什么,本来想把在美国买的黑裙子穿上,我看人家这种场合都是一身黑。其实那年《二十四城》叫我们去戛纳,但我没衣服觉得麻烦就没去。(这次去台湾),快出发前一周,我经纪人说她有个师弟是做戏服的,人家特热情帮我做了,临出门还在调试,我很感动。

  新京报:前段郑晓龙导演曾说,要拍《新编辑部的故事》,你和葛优等人也都在?

  吕丽萍:确实谈过再演“戈玲”,我也不敢吹牛,就希望观众喜欢。你说就像金马奖主持人小S的感觉,我就觉得这种场合我是不敢,但要是在这个剧里,这个人物里我会比她还逗。人是越老越逗,让大家更爱笑。悲喜剧我最爱演,在那个人物里我可以发挥。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杨林

  封后影片

  《玩酷青春》讲什么?

  高三学生何志鹏(盛超饰)与母亲下岗工人罗素芳(吕丽萍饰)和姥姥———当年的天桥艺人小翠花共同生活在老北京胡同的一个大杂院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爱上了跑酷,与“城市猴子”跑酷团队的成员们一起投入了这项极限运动,也因此与一心希望他考上大学的母亲罗素芳产生了矛盾冲突。该片今年9月10日公映,但票房一般。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