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近期,吴镇宇登上时尚杂志《风尚志》,拍下了一组男人味十足的型男写真,并大谈他对电影的理想和看法,以下是他受访杂志的全文:

  不知是香港电影的光怪陆离塑造了他,还是他别具一格的自成一派影响了一个甚至几个时期的港片格局。英雄、道义、冲突、焦虑、敏感,吴镇宇的身上刻着浓重的港式电影烙印。他说,神经质?香港人都有这个特点,只不过有些人掩饰得比较好,我们生活在高压力的城市。我从没想过把一个正常人演成一个神经病。

  毕竟,电影是浓缩的艺术,在他或癫或狂的嬉笑怒骂里,或许正表达着一群正常人的隐藏情绪,甚至代表着整个香港的城市情绪。

  “神经刀”吴镇宇,其实比谁都清醒

  有人形象地评价他“疯于世,醒于心”。这不由让人想起 《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某种意义上,已离世的张国荣和吴镇宇都有着几分低调的华丽感,叛逆而沧桑,简单而深刻。张国荣已成为人们心中永恒的天皇巨星,而吴镇宇则和黄秋生、刘青云一起顶着“实力戏骨”的头衔,浪迹江湖20余年,地位不上不下,却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无可取代。

  另外一个电影的场地,马上就要亮灯了

  吴镇宇在影坛绝对算得上高产,趁着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香港电影日渐繁荣的东风,他在1992年撤出无线的10年间接拍了70余部作品,逐步达到了事业的巅峰,甚至有评论说,“吴镇宇是香港电影一个新的时代文化和时代精神的代言人。”然而,人们更多地记住了他这个人,和他身上凌厉荒诞、亦正亦邪的角色气质,而忘记了他的作品。即便是可圈可点的代表作《旺角揸Fit人》、《爆裂刑警》、《一个字头的诞生》等等,也远非达到脍炙人口的热度,甚至不了解的观众觉得吴镇宇演了一堆“烂片”,但正如那部实验性极强的奇葩《一个字头的诞生》给出的影评——“一堆垃圾组合成的旷世经典”,该是对此最好的解读。

  在2000年第三十七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吴镇宇凭借《枪火》中的阿来将当届“戛纳”影帝、《花样年华》中温良多情的梁朝伟掀翻下“马”,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爆冷称帝。然而2009年,王家卫“旧片新释”的《东邪西毒终极版》与吴镇宇自导的第四部作品《追影》一前一后亮相银幕,前者成绩不凡,后者票房惨淡。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吴镇宇想到了“末路”,香港电影的末路,或者是他游离于一个又一个黑帮、警匪、小人物之间产生的“瓶颈”,于是之后就有了与内地合作的《西风烈》、《午夜心跳》、《热爱岛》。

  “因为香港电影已经死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了,一年剩下几部一线明星卖座片吧。”他不无感慨道。

  “有些电影,观众失去了它才会觉得可贵。内地男演员中有一些表演高手,跟他们碰撞一下也是蛮乐的,香港已经没有太多好的对手了。我们的末路就是我们投入新的环境的开始,另外一个电影的场地,马上就要亮灯了。”

  我的天分是“忘记”

  10月21日下午4时,工体西路一家精品酒店里,一个极其贴合他气场的处所,低调私密。吴镇宇身着钟爱的迷彩休闲服而来,友善地和每位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对于自己从未被归入“偶像”行列,他似乎乐得其中。

  “就是没有形象啊,也不用保护。”

  但眼前的吴镇宇自有他的帅道和霸气,或许那份与生俱来的犀利眼神和邪气偏离大众审美,却让爱他的影迷们欲罢不能。来自于他那张看上去嚣张而充满神经质的脸,在表现恶人歇斯底里时会有些过火,但他对眼神的控制极其到位。那个性化的演绎让人情不自禁地爱上他,无论是正是邪,是警探还是古惑仔,是不修边幅还是温文尔雅,是主角抑或是客串。

  在聚光灯下,吴镇宇是无比入境的,谈话间,他桀骜不驯的言辞和天马行空的思维往往让人不知道他下一秒会说什么做什么,所以,在媒体眼中,吴镇宇是比较难访的一类。然而正因如此,思想的火花也往往会灵光闪现。

  “观众看电影就是来买情绪,他们就是一群这样要求娱乐的人,我们不能把很高档的艺术塞给他们,就那么简单。有些人不会思考,只是听。”

  “不能再看电影理论的书,因为他们都是写得不好的,你看现在国家的电影发展得那么厉害,有谁手上有一本电影表演的书他拿得出手的?”

  《西风烈》公映一个月,并已蝉联了数周全国票房冠军。对于这个一袭红衣的赏金杀手麦高一角,过多询问吴镇宇,他的回答一定是,“忘记了。”一方面,他这类问题回答得太多,总不想一直重复同一个答案;另一方面,对于他来说,如果要让观众永葆新鲜感,一个演员的天分,就是,“很快忘记所有的东西,表演越琢磨越有痕迹,所以我不能记住。”

  老顽童的青春

  高群书说,《西风烈》是男人拿自己的青春与爱情去赌注自己的未来,那么对于年过不惑的吴镇宇来说,他的青春在哪里?

  他的青春,是否停留在初出茅庐时和周星驰一起在83版《射雕英雄传》中扮着“宋兵甲、宋兵乙”,但仍怀揣着“其实,我是一个演员……”的雄心壮志?抑或停留在《一个字头的诞生》中两个街头小混混荒诞无边的困惑里?还是《爆裂刑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度过的一个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他却觉得,青春就是现在。“少年时代,青春是用来轰轰烈烈燃烧的。现在我觉得自己比10年前更年轻了,可以更自由地工作、思考、生活,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反而以前对什么都是蒙的,有什么意思?”在老顽童吴镇宇身上,你会注意到在他不经意间微笑时,什么冷酷犀利全部荡然无存,竟有着孩子般的可爱纯真。或许是物极必反,或许是他近几年开始信佛的缘故,看周遭一切都变得通透,江湖仍在脚下,但已平淡如初。

  大家时常拿《这个杀手不太冷》比对吴镇宇,其实《杀手没有假期》似乎更适合他以及他的朋友们,和所有正被生活的刻刀逐渐磨平的中年男人。在幽默感慢慢被岁月沉淀为无趣的时候,此时已经不大稀罕少年那种不够含蓄的搞笑滑稽,而需要一种洞察式的讥诮。他与朋友就是关于杀手的黑色幽默,他们都很Man。如果将故事发生地布鲁日换成旺角,将三位男主人公换成老男孩吴镇宇、黄秋生、刘青云,那必将又是一出好戏。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