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赵氏孤儿》在南京举行发布会

  继北京、上海站后,由陈凯歌执导的最新力作《赵氏孤儿》在南京举行发布会,陈凯歌偕陈红、葛优、王学圻、黄晓明、范冰冰、海清、赵文浩、彭波等主创亮相南京参加影片的首映式。

  海清回家乡,南京话很给力

  回到家乡宣传自己参演的电影,应该还是头一回,因此海清格外激动,开口就讲了两句南京话。先是为自己姗姗来迟道歉:“来的很匆忙,刚刚找鞋找了半天,总不能光着脚就出来。这次得知要回家,还带着这么好的作品,我特别激动,昨晚上都没怎么睡。”海清介绍自己这次的角色,“头发长,见识也长。”因为长智齿的原因,海清连主演的电视剧《心术》都停拍了,但宣传电影,她却亲自到场,可见还是相当重视。不过海清明显清瘦了很多,“身体还没好全,牙还有点肿,说话还不利索。”一旁的陈凯歌导演大力夸赞她:“海清老师非常用功,又很豁得出去,为南京出了个国民媳妇而感到高兴!”曾经非常抵触提到自己的私生活的海清,在前一站上海做宣传的时候,经不住葛优的一番游说,首次“交代”自己有了一个儿子,就是在拍《赵氏孤儿》之前才刚刚当上妈妈,“闻到孩子身上的奶香就特别想念儿子。”让所有人都甚为意外。对此,海清表示,其实这事儿也挺自然的,没想过刻意隐瞒,也没想拿这事儿炒作,既然事情已经到这步了,公开也就公开了。看来,为了宣传电影,海清可真是“豁出去了”。

  黄晓明影迷助阵,慈善很给力

  黄晓明在片中带来了“笑场”,昨天在现场,他却格外严肃。和海清一样出场稍稍有些晚,他便“套用”了海清的理由:“我是找不着衣服了,又不能光着身子跑出来,很抱歉。”谈到和陈凯歌导演的合作,他说:“导演是个特别会教演员的导演,我就把我自己放心大胆地交给导演了。”关于剧中他和葛优的断背,被频频笑场,黄晓明对此却表现得有些不屑,“我觉得那不是笑场,那只能说是会心一笑吧。一个好的电影,既能让观众笑也能让观众哭,好莱坞的大片都是这样的。”黄晓明的粉丝昨天也到现场为他助阵,把黄晓明生日会上筹集到的部分善款8000元,捐献给南京儿童福利院,“我们影迷希望在银幕下能帮助真正的孤儿!”

  范冰冰被赞“爷们”笑侃“七年之痒”

  一身玫红色的晚礼服,一头波浪长发,范冰冰亮相“女人味”十足,距离自己来宁宣传《十月围城》已相隔一年的时间,不仅让人感慨,“冰冰对于宣传一向是亲历亲为啊!”她在剧中的表现被赞很“爷们”,虽然只出场了10分钟,但却由她的嘴表达了一个“精髓”——忘记仇恨,听到记者夸赞这个庄姬这个角色,范冰冰很高兴,“真的吗,那这一段你们多写点!”网友们称赞她是“最美孕妇”,冰冰倒并不以为然,“美不美我觉得不重要。在凯歌导演的电影里,女性角色都是很美的。我拍这部片子的时候天天要装大肚子,痱子都捂出来了,以前说妈妈不容易,我觉得那是妈妈应该做的。这次演了庄姬,真的觉得做妈妈的好伟大,她真的是一位很了不起的母亲。”范冰冰在剧中主要的对手戏都是和葛优的,“我和优哥7年前《手机》里就合作过,昨天我还开玩笑说,我们俩到了‘7年之痒’。时隔7年,感觉还是很有默契。”范冰冰也坦言自己将来会投资电影,但目前还是电视剧的领域自己更熟悉。

  王学圻:我跟葛优更像“夫妻”

  在片中诠释了大恶与大爱的老戏骨王学圻,是第5次和陈凯歌合作。王学圻演的屠岸贾是片中的大坏人,但后期却转变得有点让人忘记他的坏,他说:“对演员来说,很难碰到这样的角色,我很珍惜。”至于葛优和黄晓明的关系被媒体认为很暧昧,王学圻对此反倒是一副很羡慕的模样:“其实,我和葛优才更像夫妻关系,因为我们俩要共同抚养孩子嘛。你看戏中那场面、台词,他站着,我躺着,葛优不让孤儿上学堂,孤儿躲在我身后,我说为什么不能上学堂,这不是夫妻是什么,我就是那夫,葛优就是那妻。”一席话引来连番大笑。他还继续补充说:“我们俩有分工,分工不同。”

  赵文浩:两个父亲我都喜欢

  今年14岁的初中生赵文浩,被陈凯歌导演发掘,饰演15岁的赵孤程勃。赵文浩告诉记者,自己是第一次演戏,“我不会使剑,有一次打斗 ,手都被打肿了。”对于片中复杂的身世,小小年纪的赵文浩也有自己的看法:“最后,程勃不是替他自己的亲身父母杀了屠岸贾,而是替把他养大的程婴,替程婴死掉的儿子报了仇。”那两个父亲更喜欢谁一点呢?赵文浩答,“剧中的话,小时候是喜欢屠岸贾,长大了知道自己身世了,应该还是喜欢程婴的。剧外呢,两个人都是很好的父亲,对我都特别好,我很幸运,能跟两位老师学表演。”至于以后会不会走上表演道路,小家伙表示要先把学业搞好,“当然也多想演几部陈凯歌导演的大电影。”

  怕得罪朋友,葛优三部电影都没看

  别的演员为了电影到处赶场,葛优却会躲清闲,他不仅没参加发布会,也没依约录电视节目,只在电影院和大学礼堂站了站场子,说了两句场面话。干嘛了呢?回说:在酒店休息。嗯,也就是葛大爷他能这么做吧!挺累的,一个月三部电影,对哪部太上心了都得罪朋友。直到昨晚9点新街口影城,葛优才乐呵呵地出现。面对一个月三部电影,银幕上到处是他的影子的疑问,他打圆场表示,自己三部都没有看,所以,没办法评价。

  张丰毅:“张八条”变“张一条”

  《赵氏孤儿》中,张丰毅饰演的公孙杵臼戏份不多,但他完美地体现了传统士大夫的义气二字。张丰毅的表现十分精彩,他的气场和观众想像中的公孙杵臼完全一致。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正在内蒙古拍摄《白鹿原》而未能来宁的张丰毅。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个角色很复杂,请问您是怎么样来理解这个角色的?

  张丰毅(以下简称张):首先,这部电影说的2000年前的一个故事,我扮演的公孙杵臼是一个士大夫,他跟赵家是朋友。古时候有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士在那个时候受的教育和传统观念就是这样。赵家被杀,程婴找到他,他就知道自己要死,就是说一定要帮助这个孤儿。

  记:您在演出的时候有没有自己特别设计的部分?

  张:公孙杵臼在屠岸贾知道墙壁里传出程婴儿子的哭声的时候,立即站到墙边,然后亮出剑来,我拔剑的方式是非常迅速的。我用这个动作去跟前面我所有的淡定的表演做了一个区别,我用这个动作去假装强调公孙杵臼想要保护赵孤的决心。

  另外一个我特别设计的部分,就是在我最后被刺的那一刀,这里的台词是,我终于对得起赵家了。

  记:这次和导演合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张:和陈凯歌这一次合作的时候,他很少跟我讲表演的部分,通常一两条就过去了。

  记:您曾经被陈凯歌导演称为“张八条”?

  张:我和陈凯歌的合作以来,他老是会叫我“张八条”,我们俩过去合作的习惯是:我上镜之后,第一个镜头去演出我自己诠释的那个演法,那演完之后下来,导演会告诉我试一试考虑别的感觉,接下来就会是拍个两条三条,到七八条,然后才会收工。我就发现,在剪接的时候,凯歌他经常会说,丰毅,我经常用的不是第一条就是第八条,所以我就有了“张八条”这个说法。

  记:现在为什么拍一两条就通过了,是什么原因?

  张:除了在拍摄的时候我们俩就已经讨论的比较完整,而实际上另外一部分也是因为,大家已经这么多年了,互相了解,都成熟了,彼此的个性都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固执了。我在整个思考这个角色的时候,其实也想过陈凯歌可能会想要什么样的感觉,所以这一次的合作更加顺利,非常舒服,一拍即过。

  记:能否说说葛优、王学圻、张丰毅三个演员的片场趣事?

  张:在片场的时候,葛优会不断的在导演旁边去讨论,接下来这个角色怎么演,应该怎么诠释,然后去讨论剧本还有这个角色的状况。王学圻在片场就是没有人可以打扰他,他会自己在片场的一个角落坐下来,闭着眼睛去默戏。葛优在跟导演讨论完之后,也经常的会在另外一边坐着默戏。我看其他演员都这么努力,我当然也要努力,我也去拉了一张椅子,在旁边坐下来闭上眼睛默戏,但是通常是我一坐下来,就着了,十分钟着了。所以有一段幕后花絮拍到这样的视频,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就是凯歌指着我说,你看看这张丰毅,要是没有打着呼噜,大家都以为他在默戏呢。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