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早在几个月前,星美传媒的19家影院就挂起了《赵氏孤儿》的海报,这些电影院里零食柜台的可乐纸杯、爆米花桶也都印着《赵氏孤儿》海报;电影一版又一版的预告片,反复在星美的影院里放映。

  在全国三百多家重要电影院,星美很早便定下主海报位,在影片上映期间,“必须是我们‘赵孤’的喷绘,跟别的电影没关系。”星美传媒董事长覃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作为《赵氏孤儿》最大的投资方,星美传媒当仁不让地要利用一切渠道优势扩大自家影片的市场。按照一个多月前的档期计划,《让子弹飞》、《赵氏孤儿》和《非诚勿扰2》这三部国产大片,分别要在2010年12月16日、18日、22日,在一周之内前脚赶后脚地首映。“那会很惨烈。”

  覃宏与陈凯歌最终决定把《赵氏孤儿》的档期提前到12月4日,陈凯歌的说法是“孔融让梨”,覃宏认为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更准确地说是“前一步海阔天空”。

  星美院线的票房收入号称占据内地市场的14%,《赵氏孤儿》的联合出品方上影集团下属的上海联合院线,在江浙沪地区非常强大。“而且一些兄弟院线公司也会支持我们,他们也做电影,他们的电影上映的时候也需要星美、上海联合的支持。”覃宏说,如果三部电影扎堆,星美、上海联合以及其他同盟院线的影院必然压制《让子弹飞》和《非诚勿扰2》,突出排映自己投资的《赵氏孤儿》。

  调整档期之后,从4日到16日,“赵孤”已经完成充分的放映,按正常的市场规律也应该缩减排片了。“我也要求自己电影院的利益最大化,不可能到‘子弹’上的时候还排那么多‘赵孤’吧。”覃宏说。

  最初看到“赵孤”的大纲前,覃宏像大多数人一样,听过“赵氏孤儿”这四个字,但讲什么就不知道了。看过故事,他认为非常戏剧化:“故事好看,搜孤、救孤这两个过程是非常刺激的,再加上陈凯歌导演——说难听点,我相信驾驭这样的题材只有他是最擅长的。”

  当主演葛优确定下来之后,覃宏有了十足的信心。覃认定程婴的角色只有葛优能演,如果换别人演,他甚至可能考虑撤资:“我们从不给导演强加某个演员某个艺人,但我会把我的理由告诉你。如果不能说服导演,那撤资的权利还是有吧?”

  覃宏相信,葛优确定之后,其他演员一定会跟着来的。

  涉足电影已近10年的星美传媒今年把核心资产“瘦身”到电影产业,在发展自建电影院的同时加大了对电影内容制作的投入,从以往小额参股或买断发行的投资方式,转变成必须成为一部影片的单一大股东。《赵氏孤儿》是这种转变的第一步,正在不同制作阶段的其他电影还有顾长卫的《最爱》(原名《魔术外传》)、陈可辛的《神奇侠侣》、《武侠》和陆川的《王的盛宴》等。

  星美投资的电影项目仍以古装为多,理由很简单:惊悚片、动作片、科幻片,拍不过人家,在海外能卖得好的还是古装、武打。当代现实题材则略显尴尬:对外国观众来说,中国的社会现实题材没有什么吸引力;而在国内市场,因为地域广阔,文化差异大,一部电影又很难引起全社会的共鸣。“5年前北京人讲个故事,四川人听得懂吗,广东人听得懂吗?这些年网络发达,地区之间信息差异小了,二是商业片多了,现代题材才多一点,但是有哪些题材真在某个点、某个感受上,能打动全中国?古装片可以拍出很多东西来,也可以借古喻今,‘赵孤’就是这样。”覃宏说。

  2010年年末贺岁的三部国产大片,都是不同的年代类型,这种局面在覃宏看来不是火拼,而可能是三赢,因为不管哪部电影做宣传,其实都在说三片同映的话题。“三个本土导演、本土优秀作品,很难得。要是有一个香港、台湾导演的片子,真不见得有这样的局面。三个葛优也会激起观众群看这三部国产电影的欲望。”

  如果按以往经验,12月的内地电影观众会有5000万人次,他认为这三部影片可能把5000万变成8000万,甚至一个亿。

  2010年,无论政府主管部门还是国有、民营电影企业,都期待着内地全年票房突破100亿元。

  “别说100亿人民币的票房,就是整个电影产业300亿人民币的市场,还不如一个地产商的楼盘价呢。”覃宏知道的数据是,9月底达到80亿元,“10月、11月这两个月票房并不是很好,所以我们这三个影片很关键,我相信12月全国票房能够达到13亿。”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