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刘德华

  新京报11月26日报道 刘德华此次现身北京是为宣传《新少林寺》而来,我也被早早“告诫”不能问及影片之外的话题,专访时他的助理等一行人也一直严加“看守”,关于港媒爆出的华嫂怀孕的传闻还来不及开头就被封了喉。不过关于“劳模”的问题则并未被阻止,我们也由此谈及了明星是否是被神化出来的话题。对于这一点,刘德华是认同的,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是被神化出来的,他说“大家看到我的样子,也是我本来的样子”。

  谈《新少林寺》 霸气军阀很难演

  新京报:《新少林寺》里有一幕你剃发为僧的戏,是真的剃光了自己的头发吗?

  刘德华:是真的,而且是我自己剃的,不能重拍(笑)。其实出道以来我剃了太多次了,《鹿鼎记》(黄晓明版陈小春版梁朝伟版) 《投名状》《大只佬》……除了李连杰剃得比较多以外,我想我也算一个。

  新京报:陈木胜导演的作品属于动作戏,而非功夫片,这次表现的是少林功夫,还会有他擅长的爆破、追车、跳楼、追逐等场面吗?

  刘德华:都有啊,因为刚开始我还不是和尚,是个军阀,追车、爆破什么的都有表现,入了少林之后才会有一些少林功夫出现,而最后我也是跟依然是军阀的谢霆锋打,所以这些场面还是会有所表现。

  新京报:谢霆锋演戏很拼命,你也会做些高难度的动作吗?

  刘德华:看我能力了,这次我觉得导演也没有让我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即使有我也不会像谢霆锋那么拼命,其实我也有劝他别那么拼命,因为他现在有家庭了嘛。

  新京报:你这次学了少林功夫吗?

  刘德华:没在少林寺学,都是把师父请到香港,教了我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新京报:在片中你饰演的角色前后对比是很强烈的,从作为军阀的飞扬跋扈,到出家后的大彻大悟,在表演时这两种状态是怎么拿捏的?

  刘德华:其实后面的沉淀状态就跟我现在差不多,很多东西真的没什么好争的,也没这个必要,起伏并不大,演起来并不难。前面他做军阀的时候很自我,觉得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别人的话从来不听,而且很霸气,反而有更大的表演空间,演起来非常难。

  新京报:片中你跟谢霆锋之间的兄弟情与《投名状》相比有什么区别?

  刘德华:他们俩的对话不像是兄弟之间说的话,都是我说什么谢霆锋就听什么,我觉得更像父子情———虽然我们看起来不像父子(笑)。

  谈做艺人 明星是需要被神化的

  新京报:现在华语影坛一线明星还是这么几个人,会不会觉得当大佬当了太久了?

  刘德华:我没想过,这个也不应该我们想。现在的娱乐圈跟我们当年很不一样,想出来太难了。因为明星是需要被神化的,以前大家会被神化,是因为信息不如现在这样发达,明星可以被保护得很好,而现在的明星基本已经没有什么隐私了,现在的状况就是你越是明星就越把你变成普通人,培养巨星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幸运。

  新京报:作为一个公众的标杆性人物,对你来说是否与其去抗拒它,还不如就把它作为你生活的一部分?

  刘德华:艺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他是艺术家,艺术家会跟他的生命、他的生活结合在一起,而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有的人会把它变成工作,但是那种人是他赚够了生活的钱就可以不干,或者不再那么辛苦地去干。但有一些艺人,他会觉得我生活现在够了,而且很充实,但是他还是爱那个工作,这两种人是完全不一样的。至于人家说你是什么东西,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压力,因为我不需要改变自己,我从来没有因为在这个行业而改变自己,大家看到我的样子,也是我本来的样子。

  新京报:所以你觉得你并没有被神化?

  刘德华:如果是第一天认识我的人,也许会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怎么可能那么多年都是这个样子。如果你要很虚伪地做一个人、很虚伪地去做一个艺人的话,那你一定会不开心,你不开心很快就会离开。我觉得现在能做很久的,到五六十岁还在演戏,那就说明这个人真的爱这个行业。

  谈成龙 他想卖给我一个仓库

  新京报:你跟陈木胜导演之前合作过《天若有情》,陈导曾说你演的那个角色其实就是他自己。《新少林寺》里你的角色身上是不是也会有导演的影子?

  刘德华:啊,《天若有情》的故事是他自己的?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其实直到拍这部戏我才开始认识他。《天若有情》是他的第一部作品,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他是导演,一直以为那部戏的导演是杜琪峰,因为杜琪峰的话太多了(笑)。我们第二次合作是《华英雄》,当时我非常忙,整部戏的拍摄基本就是我拍完就睡,所以在过去认识他的二十几年里,我们俩完全没有沟通。直到拍《新少林寺》,他几乎每天都来看我练拳,我们也会聊一个小时,其实现在我才开始认识这个人。大家常说他在动作戏方面很厉害,但是很少人讲到他融入的那些感情,比如他跟郭富城合作的《三岔口》,他的戏其实是很有感情的。

  新京报:你与成龙的上次合作要追溯到1991年了,这次再度合作,你们俩在片场都会聊些什么?

  刘德华:会聊戏,聊怎么演,以前跟他合作根本不用聊这个,因为跟他见面就开打,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戏都是文戏,我还跟他研究对白应该怎么讲。当然我们也会聊到其他,最近忙什么,接下来会拍什么戏,他还跟我说“我在香港有一个非常大的仓库,有六万尺,你要不要买下来(笑)”。

  新京报:成龙做惯了导演,在片场他会指导拍戏吗?

  刘德华:不会。他在身份上的转换非常职业,什么时候不应该讲话就一定不会讲,不然演员话一多,导演就麻烦了。即便你对影片不满意,也可以剪好之后再批评。

  ■ 快问快答

  新京报:你出道以来拍过的电影已经超过百部了,如果让你挑一部代表作,这个问题有答案吗?

  刘德华:有,《瘦身男女》。

  新京报:为何不是《雷洛传》或者是让你拿奖的《门徒》之类的作品?

  刘德华:因为我觉得在《瘦身男女》里我演得太好了,这部戏是我唯一一部觉得那个角色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而不是刘德华。

  新京报:你想过还要做多久演员吗?

  刘德华:没想过。为什么要想?

  新京报:没想提前退休享受生活?

  刘德华:每个人享受的方式都不一样,我现在就很享受,非常享受。

  新京报:大家都说你是一个完美的“劳模”,你觉得自己完美吗?

  刘德华:我不知道完美是什么东西,因为都是人家说我完美,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完美,人家讲讲,谢谢就完了。其实完美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如果说一个人的人品的话,我觉得我是好的,其他的我真的不敢说。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