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周华健带组员彩排。

  1987年,台湾滚石唱片制作了一张特别的合唱专辑名为《快乐天堂》。当这首歌的MV,前阵子在微博被网友广为转发,所有人不由感慨:这是华语音乐的黄金时代。黄金时代不再,人们自然滋生怀念,而这怀念,将于明晚在台北小巨蛋被唱响,一场名为《快乐天堂滚石30》的演出将拉开大幕。虽然罗大佑、李宗盛、张艾嘉、陈淑桦等缺席,使得这场演出注定有所缺憾,但陈升、黄韵玲、娃娃、许景淳等人的出席,也使得这场演出注定十分精彩。即便更多人不能亲临现场,但都为这乐坛盛事而激动。乐评人李皖接受本报采访时称,滚石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历史活化石,是全能冠军,是成功的商人,也是成功的时代关注者。

  缺谁都遗憾

  长江商报:周六在小巨蛋的滚石30年演出,被称作乐坛盛事,您是否也认为它非常值得期待?消息公布之初,许多人奔走相告,不过随后我们看到一个不太完整的阵容,许多重要歌手缺席,如李宗盛罗大佑张洪量张艾嘉等。

  李皖:的确非常值得期待。如果给歌手排队,李宗盛和罗大佑,可排入前三。张洪量在某种意义上属于被低估的歌手,他和李宗盛、罗大佑同等量级。张艾嘉较独特,基本无人替代。滚石的队伍总的说非常奇特,30年出现许多人物,各具魅力特色。作为30年回顾,好像缺谁都遗憾。

  长江商报:这会不会也使它在意义上有所削弱?

  李皖:任何事都不可能完美。滚石30年,人物太多,几乎做不成完美演出。而且演唱会有限制,主要是时间限制,有限时间内,将所有有代表性人物和作品点到,不可能。

  长江商报:缺席较多的是第一代歌手,老歌手欠缺参与热情?

  李皖:这不是我们能猜测的。能猜测的是,不参加的原因一定千奇百怪。但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象:没参加的歌手或多或少都已远离唱片业中心,他们现在所追求的和当初所从事的已完全不同。尤其年龄大些的,基本淡出歌坛。当然淡出的原因很复杂,年龄是一方面,更主要的可能是其他方面。从精神来讲,现在的时代精神和当时他们叱诧风云时的时代精神完全不同,但人最核心的东西不会改变,当时代不一样了,他们不可能转而改变自己去适应,多少是这原因,使他们不再活跃。还有人,如张艾嘉,原先唱歌可以说是跑龙套,主业不在此。还有些,可能以前觉得音乐好玩,现在觉得不好玩了。

  长江商报:我们在名单里也看到了王海玲、娃娃、许景淳、纪晓君这样的歌手,她们和黄韵玲和苏慧伦的区别在于,她们没来过大陆,但其实是很厉害的唱将级,她们的演出对您来说是否更具有吸引力?

  李皖:黄韵玲其实在大陆演出比较少,苏慧伦稍多。而且黄韵玲不以唱为主,她的现场不多,尤其大型演唱会,她在台湾的现场也是小型化,。至于你提到的这些人,对熟悉滚石或不熟悉的,都有一定新奇性。且不说没来过大陆,这几位在台湾的演出也不多。像王海玲,曾非常耀眼,但非常短暂,因为她没在这行当呆很久。如果说特别有吸引力,以我为例,我觉得也没有,她的鼎盛期过去了,她早期嗓音特别好和年龄有关,20多年过去了,我可以想象她不会唱得像当年一样好。另外几个,纪晓君是少数民族歌手,在台湾原住民音乐里是最具份量的,作品不多,演唱会更少,值得期待。但得看她以何种形式,如果是一般演唱会那种单枪匹马的来,未必有好效果,因为原住民音乐必须有个性化的队伍一起才是比较完美的演出。娃娃是嗓音很有个性的女歌手,属于比较稀有的歌手类型,唱了多年,从校园民歌时期开始,近年也还在唱,而且后期作品不比前期差,甚至更好,但我没听过她的现场,所以值得亲证一下她现场的能力。而且她多有经典。

  长江商报:有您期待的歌手吗?

  李皖:我没想过(笑)。我对音乐,可能跟别人不大一样,实在听得太多,因为太多,期待就少,好像什么都不缺一样(笑)。现在想想,我期待的是不大可能的事,如罗纮武。罗洪武的嗓音、境界水平,非常罕见。唱片只有三张,东西少,却是极致。如果能在现场听到,非常期待,但这几乎不可能。倒不是他现在能不能唱得动,而是他的音乐是乐队形式。他不仅代表自己,还代表台湾80年代,一帮搞蓝调、布鲁斯的乐手,共同创立的忠实的布鲁斯音乐。他的成员各个都重要,包括贝斯、鼓、键盘等。如果将这些人,重新组合,因为重新聚合才能完整再现,不大可能。其他重量级,李宗盛罗大佑等,说遗憾也不遗憾,他们演出多。罗纮武这种没见识过的,才特别值得期待。

  长江商报:大陆签约滚石的歌手不在少数,但这次参与演出的只有郁可唯,这可能让人略感突兀。

  李皖:郁可唯,我还真不熟悉,听她东西不多,没法评价。不过,我觉得郁可唯在超女中,相较而言,还算有点个性,她跟滚石的格调相对吻合。滚石一直有人文气质,重视个性化,这种个性化又不极端,而是大众化。我觉得郁可唯是属于这种方向的。我听她不多,但凭直觉,我觉得不冲突,不像一桌大菜,她跟这桌菜特别不吻合,不存在。

  滚石人特清醒

  长江商报:大家提起台湾音乐史都会觉得滚石居功甚伟,但应如何归纳或总结它所作的贡献和存在的意义呢?

  李皖:滚石的意义在两方面,一是历史完整,它经历台湾音乐史各时期,而且在各时期都有所表现,有独特贡献和创造,就像历史活化石,仅以它,就基本能代表台湾音乐史;二是它确有独特追求,这种追求就是除却音乐意义,它是具有人文精神和追求的载体。各阶段,虽有变化,包括越来越娱乐化,分量越来越轻时,它坚守的精神气质仍存在。它有种精神:做音乐不止做娱乐,做音乐同样要作出对时代的关注,这是其他公司相形之下较轻较薄的。就像陈升新专辑有首写段式兄弟的歌,抱着摇滚梦,打不死的摇滚硬汉形象,我觉得这形象确是代表滚石一面,有追求理想,和社会世俗潮流、商业化潮流对着干的勇气。其他公司,甚至后来出现的非常优秀的公司,跟滚石相比,就有全能运动员和专项运动员的区别。其他公司或许某方面突出,但缺乏海纳百川的广泛包容性,或在某时期大放异彩,在某领域进入很深,很尖锐和先锋,但不像滚石那样全能。

  长江商报:这是否得益于创办滚石的人是文化人而不是简单的商人?

  李皖:我对这问题隐含的判断不同意。你看台湾流行音乐史,各时期创办唱片公司的都不是商人,都是以音乐人为主。反正我乍一想,就没想起哪个公司是商人创办,基本都是音乐人,所以区别不在于此。其实滚石恰与我们臆想相反,它有个可称进步也可称打开一扇门之处,就是商业用心。你拿滚石跟最早做校园民谣的公司相比,它在商业化用心方面,强烈得多,迈步大得多,如潘越云,她在滚石,因为商业方面的用心,舞台变得更大,包括黄莺莺等在滚石,也是这样。

  我们倾向将商业跟艺术对立,事实上我觉得滚石的发展有核心方向,就是发现流行音乐的商业可能性,而且将商业性、艺术性、娱乐性、人文性并重,结合起来,打开一片天地。如果研究滚石的成功,这是核心的成功。包括滚石做的东西也都融会贯通,它主攻的层面是大众化的层面,希望人人接受或每个人获益,有所启示和领悟。它以这样的方式做音乐,所以将音乐功能、娱乐功能,将商人的精明,艺术家的把握力,衔接较好。这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打个比方,飞碟不是音乐人做的吗?飞碟鼎盛时期也有了不起的歌手,王杰、姜育恒等,但多年后再看,感觉他们人文厚度不太够。除了商业用心,滚石也能体现商人的智慧,包括罗大佑、李宗盛,都有蛮商人的一面。

  长江商报:我们也注意到,滚石非常强调社会责任感,各时期都推有合辑,给当时的台湾社会打气。

  李皖:滚石的核心,跟它的眼界和胸怀有关,它非常关注时代的主题,个人在时代的命运和感受等。将它和飞碟相比,它在各时期对通盘的判断、对大时代的关怀、对大时代状况下人的命运,可能都比较清醒。由于清醒,它把握的东西具有宽度和厚度。应该说,所谓的人文就是这点:它关心时代,关心时代下人的命运,关心时代下流行音乐的声音意味什么,它创造这种声音,并意图通过声音激发大众的响应。其他公司,对时代可能是朦胧、模糊或根本不清楚,无大舞台背景,它以为它的舞台是个人的东西,没有跟时代联系起来,如王杰那种失败感、姜育恒那种漂流感,都无时代背景,他们的歌和时代没关系。但你看滚石,即使个人化的东西,跟时代仍隐约有纽带联系,这是比较奇妙的,这也是因他们一直对于他们所关注的最大母题有较强的把握力。包括李宗盛,之后他做了多少纯商业的事啊,他做了很多女歌手,如梁静茹,和他早期做的女歌手完全是两码事,但李宗盛非常清醒,他意识到流行音乐在走向轻浮,深度已不是市场的主流,那么他就做轻浮的东西,不再做齐豫那样的。这帮人特清醒,即使你不喜欢,它还是反映时代变化,它还是时代大母题下的标记。我们所说的人文可能就是这种东西。

  不像之前那么成功了

  长江商报:当然,所有黄金时代都会结束。2000年后,不仅滚石,整个台湾乐坛都下行了。

  李皖:是这样的。滚石在2000年后,至少不像之前那么成功了,很明显的判断是,这时期的弄潮儿,滚石没逮住几个,周杰伦、陶喆、王力宏,数得出的亮眼人物,都不是滚石做的(笑)。这已反映出问题了,按照滚石作风,它是一直能拿出标志性人物的,但90年代末期后,标志性人物没它的份。打比方,周杰伦在它旗下做,就会跟现在的周杰伦不一样,所谓的人文会表现更强大,同时也会有跟潮流合拍的东西。当这帮滚石人越来越老,虽然他们保持了敏锐,但这种敏锐已和年轻人脱节。后来台湾的主流东西,也普遍像个意外。周杰伦是谁发现的?不是,是他自己出来的。是整个社会有好反响后,然后一帮幕后音乐人再和他一起将音乐做好,他不是被发现被制作的。好多其他人,也是类似状况。

  制作人是发现者也是音乐导航员,但台湾制作人群体出现了青黄不接,缺少非常优秀、与当年滚石那帮制作人相提并论的。那帮制作人过去了就过去了。这对滚石非常不利,从而丧失机会,眼界出现盲点。

  不过,2000年后,滚石还是在两个线索上保持了把握力和洞察力,一个跟摇滚有关,一个跟民谣有关。小清新小资音乐,还有独立另类音乐方面,比较蓬勃,成果很多,如陈绮贞、陈珊妮。失策和不足,主要是黑人音乐进入台湾这块,不是很有判断力。哈狗帮的专辑很好,一开始出来,在本世纪初期,是非常好的时期,包括跟张震岳合作,作品也够好,在我看来RapHip-Hop里哈狗帮是最好的,但明摆着滚石没做成更大的事业,作为有限。如果要检讨,一定有不利不足的方面,否则不会在这潮流方面如此无所作为。

  长江商报:滚石之后也介入了大陆摇滚发展,但我们也知道讨伐较多,我们不太明白其中究竟。

  李皖:这是非常复杂的事,我不是当事人,说不清楚。里面的纠缠来自大陆摇滚乐的式微,大陆摇滚乐后来渐入低潮,魔岩和中国火的撤出,其中产生了很多纠纷。最极端的说法是窦唯说的,他认为张培仁是流氓。窦唯说话有很极端的方面,但不是纯粹个人恩怨的判断,而与他看不懂大环境变化有关。他有潜在阴谋论:台湾来大陆培植摇滚乐力量整个是阴谋,就是摸清大陆摇滚乐底细后,用台湾化流行音乐重新占据大陆市场,将摇滚乐杀干净。这种看法,我们不必论对错,仅仅看现象,中国火、魔岩在大陆时期和它之后,确是两个不同时期。它在大陆时期,是非常纯粹的摇滚乐时期,看不到商业的影子,作品尖锐、极端、坚定、先锋化。当它退回台湾后,魔岩和中国火变成了有点个性的流行音乐,再也不是义无反顾的文化上的先锋意义产品,大家对它的非议就在这方面,怎么一开始这样的东西,后来变成大众化的商业呢?同时也是对品牌的落差和失落的不满、不解,甚至遗憾。

  长江商报:滚石对中国摇滚的介入,能否论成功与失败?

  李皖:成功失败的二元判断,很易误导人。可能对它来讲,既不能说成功也不能说失败。客观地说,他们作出了贡献,作出了拿得出手、真有分量的作品。如果回顾中国摇滚乐史,要拿出10个最重要作品,滚石做的几个,都会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当然,2000年后不一样了,摇滚乐出现了很多很好的作品,而这些作品都跟滚石无关。它的贡献主要在于早期,从公司角度讲,它是作出最大贡献的公司,从而可以说它是成功的,但没有延续,终止了可能性,留下了遗憾,所以说它失败也行。

  发展模式不利于滚石

  长江商报:现有消息说,如果小巨蛋取得成功,滚石可能启动大陆巡演。

  李皖:就公司来讲,这是公司行为,是生意。而分析生意有很多角度,从观众角度分析,作为商业案例分析,分析得出的方向和结果会非常不一样。作为观众,有演唱会可以参加,这演唱会还比较有质量有吸引力,内容丰满。作为生意,就很难判断。生意能否成功,项目是否可行,最终结果跟预计是否形成反差,不好判断。滚石演唱会是拼盘的怀旧演唱会,能作参照的是纵贯线,纵贯线也是滚石的,它几乎将滚石最好最有品牌效应和市场号召力的人,都挑走了,它已经涸泽而渔了。从商业角度判断,我觉得纵贯线的商业可行性优于滚石30年,因为商业上有很奇特的规律,就是最好的代表会超过其他的综合。这个二八定律,又叫柏拉图定律,给公司带来最大收益的,是20%的最好品牌产品。我觉得那20%已做完了,就是纵贯线,所以我觉得它的效果肯定不会好过纵贯线。按照商业规律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长江商报:我们也看到滚石的旧臣说,滚石会重新发亮,在目前环境之下,我们是否应对滚石重新崛起有所期待?

  李皖:我没法回答,我没法对它的未来作出预计。我觉得期待是个愿望。滚石是台湾(唱片)公司里,我比较有好感的,它的举动方向趋向变化,我都比较关注。关键是它现在有什么,在做什么,以近五年为例,滚石的作为不是台湾音乐品牌公司里最吸引我的,有些新公司,如做台湾原住民音乐,新民谣、新台语歌,都是小型公司,做得非常好。滚石从2000年以来的作为,不是特别被我看好,我没看到它重新一展宏图,重新有跟它历史时期相等分量的作为。我对它旗下新人也比较模糊,后期的明星,没几个印象特别好的,能够听,但不是很震撼我。

  长江商报:滚石董事长段钟沂说,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现象、国际形势还有最重要的科技都会影响音乐,但不论黄金时期还是处于低谷,他们会坚持做好音乐。但做好音乐,是否恰好是眼下最困难的?

  李皖:是的。我对滚石商业前途不看好。这是我很有感情的品牌,但不得不承认,新时期音乐发展模式最不利于滚石这种大公司。大型公司的成长,在于它必须创造具有群众认可度的大牌歌手,但在这时代非常困难。这时代将人群分成了一个个小众,不再存在广泛的大众人群。另一个,音乐制作规模越来越小,很多我们认为的好作品,都出现在灵动的小公司。甚至个别人以个别资金,非常小规模创造的东西,成为这时代最优秀的东西。但对大公司来讲,可能没办法做。当大盘变得小型化,变成以小型客户为中心,它在这种转型中,难于调头,大公司的特点是基础强大,但它不可能从大部队变成游击队。

  长江商报:他也提到滚石会自省,滚石需要哪些自省?

  李皖:滚石要想几件事:一必须思考在新的经济、人文、媒体环境下,如何建立新的产业形态。这也是所有公司的问题。滚石之前,很多公司垮掉了,它还一直挺立,但这时它要特别思考新的产业生机和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生意形态在何处。

  二要思考在新文化环境下,滚石所代表的人文精神如何继续,它新的立足点和它对时代的判断,时代的切入点在何处。必须要找到答案,如果没有答案,那么它就会成为一家随波逐流的公司。

  三是新人。它必须考虑吸收更多新生代,不光是成为歌手,必须在制作团队里更新换代,必须考虑它的第三代、第四代,必须培植新生力量,成为公司的核心创造者。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