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韩寒当父亲的消息在微博上不胫而走,这位曾经万众瞩目的叛逆少年,终于又在万众瞩目中成为一位父亲,虽然他并未出面证实这一消息,但媒体却已经从各种渠道证实了韩寒女友金小姐已经诞下一女。

  当爹低调 难觅萍踪

  不出面已揽获无数祝福

  “送上大大的祝福!挺难想象韩寒身为人父的样子”,“真的假的哦,如果是真的那就祝福喽,喜得千金啊!”昨日,“韩寒添女”已经成为微博热门话题,打开搜索页面,多数人为他送上了祝福,也有人感叹:“韩寒都当父亲了,我们80后真的告别了属于我们的青春。”

  延续韩寒的一贯作风,越是“紧急”时刻,他越是不见踪迹,昨日无数媒体拨了韩寒的手机,如同以往一样,这个号码打不通,但之前少有的短信回复,昨日也没有了。韩寒的好友、出版人的电话也都被“骚扰”了无数遍,得到的回复也都是模棱两可的,没有否定韩寒当父亲的消息,只含糊地称他“被新闻”了,最先爆料的盛大CEO侯小强也在“重重逼问”下改口:称消息“未经证实”。“人肉搜索”发达的信息社会,查证当然是容易的,几十分钟后,韩寒女友分娩的时间地点在网络上出现,其次,“技术含量”颇高的各种佐证信息也都一一浮现:韩寒在哪里说过要“奉子成婚”、在哪里带了女友参加比赛、在何时表示过“喜欢小孩”等等都呈现在大家面前,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是韩寒的“暗示”。更为重要的是,韩寒今年5月就已奉子成婚的消息也被传出,爆料人称韩寒妻子就是相恋了八年的女友Lily金,但没有承办宴席,只是亲朋好友私下聚了一下。

  结婚生子,对任何一个28岁的人来说,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而放在韩寒身上,大家稍微有些惊讶,然而随即,大部分人看到这一消息后,第一反应是送上祝福,在韩寒这位新爸爸千呼万唤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收获了无数祝福。另有媒体称,韩寒在女友分娩后,一直陪在身边照顾她。

  记者手记

  他很会巧妙地保护人

  多次采访中见过韩寒,此人话不多,爱笑,也不像博客上那么语出惊人,很多女孩见韩寒后第一句话总是:“黑瘦黑瘦,没照片上帅。”赛车场以外的韩寒穿着打扮几乎是经年不变,戴了好几年的一副黑框眼镜,衬衣或者连帽衫,冷的时候加一件黑夹克,是否名牌大家都没研究过。有人要跟他合影,也从不拒绝,站好,还配合着镜头笑,多拍几张也都可以。媒体圈都知道他不接受电话采访,如果有事就直接发短信,他愿意回的就会回复,不愿意说的一概不回。

  这几年韩寒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7月香港书展上,韩寒出现的时候仍然是往常的形象,也是他今年为数不多的公众活动之一,有粉丝问他代言某品牌是不是为了赚奶粉钱,他听后笑得比台下听众还厉害,然后避开“奶粉”谈《独唱团》的资金问题。他在任何公众场合都会被问到个人感情问题,他都会巧妙保护身后的那个神秘的女友,记得有一次是这样回答:“我要是告诉你们我女朋友是谁,明天不就成新闻了?” 狄蕊红

  观点高调 生活传统

  “犀利”哥完美诠释双重身份

  一直以来,韩寒有作家、赛车手的双重公众身份,但他的个人生活,外界所知很少,韩寒在公众场合接受采访时,总是巧妙地回避开这些私人话题,其实他的父亲曾经也在文坛小有成就,但这些个人信息的传播度,远不如韩寒的博文,他对公共事件的看法和观点总是引开了人们对他个人生活的关注。

  韩寒本人的性格在他的众多观点之下打上了“犀利”的烙印,但韩寒的真实形象,只有接触过他的人才知道,他的言谈举止并非如博文中那样锋利,更多携带着生活的气息。

  韩寒好友、出版人路金波用几对反义词来概括韩寒的形象:“衣食简朴,挥金如土”,“随性自然,处心积虑”,“ 知识分子,初中文凭”,“安静赛车,疯狂写作”,“冷冰冰,好心人”,“独行侠,意见领袖”,“传统好公民,先锋意见者”。

  路金波介绍,自《三重门》出版后,韩寒这十多年至少赚了两千万,但韩寒经常“凄惨”到“几张银行卡里只有一张有钱,一百九十几块”,韩寒生活非常简朴,唯一的房产是郊区的普通公寓,还时常住回老家的农舍里陪爷爷奶奶。吃饭都是在很小的饭馆里,经常只要一碗面而已。他一年四季穿着随意的运动服或休闲服,“没买过一件名牌”,“浑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200块”,甚至从未买过一套西装,在生活上,他始终只是一个亭林镇的少年,从未改变。

  他的钱分别花在汽车和家人朋友身上:为女朋友买车,为父母买200平米的房子,装修时,仅一张床就17万,路金波称韩寒是个“为人大方,散尽钱财”的仗义青年。

  路金波称韩寒虽然总是拒绝采访和参加活动,但曾有一位韩寒粉丝赶到上海,“平生最大理想是见韩寒一面”,他安排见了韩寒,小聊了一会,路金波示意姑娘可以先回去了,韩寒想了下说:“你既然跑了两千公里看我,那我也送你二十公里吧。”于是自己开车把粉丝送回住处。

  从叛逆的边缘少年成长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成名之路,很像精心设计过的,路金波称,从来没什么“规划”或“经营”,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只说自己想说的话,说那些简单的常识。

  路金波对他的概括是:“他生活简朴,不抽烟,不喝酒,没进过酒吧,没去过舞厅,他孝敬老人,他夜间开车看到路上有块石头会停下来把石头移开,他百分之百依法纳税(光我这里替他保存的完税证明也有近百万了),他习惯批评,却是一个真诚的爱国者。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朋友,我觉得是幸福的。这个国家有这样一代青年,也是幸运的。”

  本报记者 狄蕊红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