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提前看过《赵氏孤儿》的人说:陈凯歌回来了。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他曾经离开过。

  26年前,陈凯歌凭借《黄土地》一鸣惊人。1993年,一部《霸王别姬》摘取戛纳电影节最大奖金棕榈奖,把他的事业推至巅峰;2005年上映的《无极》却遭遇了网友大规模的非议和恶搞,让他的声誉跌到谷底。此后,他每一部作品都在面临外人关于“能否翻身”的揣测。

  回顾这些年,陈凯歌用自己两部电影的主角来总结:“程婴(《赵氏孤儿》主角)和程蝶衣(《霸王别姬》主角)这俩姓程的,像在哪呢?心大,有坚持。不像在哪?程蝶衣是不忍,程婴是忍,这就是陈凯歌的变化”。

  从这样的回答可以听出来,对他而言,电影始终是用来提问,用来言志的工具。

  从《黄土地》到《赵氏孤儿》,陈凯歌一直试图在电影里表达自己对时代,对人性的种种思考。即使是在《无极》中,他也没有放弃过这种表达(表达得不尽人意而已)。

  只是,在这个全民娱乐化的时代,思想本来就令人生畏,电影早已被视为娱乐商品,陈凯歌也就显得有些严肃和高高在上,年轻的助理给他下载电子书,下的都是古文。他很无奈地说:“她还真以为我是古人。”这就是陈凯歌式的尴尬。

  其实,陈凯歌私底下也有这样的一面:年过半百的他穿破洞牛仔裤,爱酒,喝了点酒后妙语连篇。唱K的时候会唱很多流行歌曲,拿手的是王菲的《我愿意》、《传奇》……他绝非一个严肃无趣的人。他只是较真,坚持认为“有品质的电影不仅要对自己,对世界有提问,还要有怀疑”。这么多年来,有些东西是他始终坚持不愿意改变的:“我挺在乎那个不受时事影响的人。时代每天都在变,你能都跟上么?不一定。”

  但他的变化也是明显的。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后,他的心态已经平和很多。“你让自己不要变,因为环境无法控制,想通过一个人的努力去把环境给变了,这本身就是一种妄想。”

  也正因为如此,《赵氏孤儿》里没有宏大叙事,没有唬人的大场面,甚至没有微言大义。采访中,他说现在自己回到了拍《霸王别姬》时放得开的状态,心底晴朗。陈凯歌力图建立起个人表达和观众接受之间的一个畅通渠道。效果如何?12月4日就可见分晓。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