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金莎。

  (文/爱地人)围在歌坛外的想进来,困在歌坛里的想出去,这就是现在华语乐坛很奇怪的怪象,也是大环境的平台效应和实际利益的纠结必然。但这一点,对于主持、演艺和歌唱全能的金莎来讲,似乎一点都不成为障碍。

  不过这两年,金莎还是将事业的重心放到了电视剧领域,并凭借着《幸福的眼泪》、《大城市小浪漫》和《神话》等剧集,在影视界打下了更上一步的基础。但对于大部分歌迷来讲,在这个会唱歌的歌手要远比会演戏的演员、或者是会演戏的歌手珍稀的年代,考虑到影视和歌坛本来就已经不平等的关系,失去金莎这样一位歌手的留守,不仅是华语流行乐的遗憾,更是华语流行工业这几年人人可以娱乐的另类写照。

  两年以后,金莎终于重新回到了歌坛,没有借着影视界的成绩而摆出荣归故里的姿态,一切依然还是她在歌坛时平静、低调地进行着。而与大部分跨界艺人,只是体现在跨界的行动本身,只是注重形式的眼球效果不同,金莎这两年的影视业充电,不仅于事业的角度,更像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于音乐的角度来讲,同样也像是一种眼界的拓展。这也让她的音乐气质,有了更进一步的升级。

  无论用新古典还是“中国风”来形容,《星月神话》这张新专辑里的同名主题曲,以及《相思垢》、《画中仙》这些单曲,都算是典型的东方情调十足的流行曲。这种曲风按理说已经成了大路货,成为每位歌手表明自己不落伍的必备品,但金莎的入戏感,却让这两首作品因为画面氛围的跃然眼前,因而真正体现出中国风作品人与景、音与画以及意境的结合,并呈现出这种作品应该有的原味。从细节来看,金莎演绎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她能将编曲虚化,并在突出自己声线细腻、温婉、柔和效果的基础上,保持了一种与编曲意境的层次感。而不是仅仅只把中国风的编曲当一件衣服穿,最后在人人都穿、但人人都只穿出类似的情况下,从而忽略了歌手自我的气质与中国风这种意境的融合。

  由新人许蒿创作的《你的嘴》,同样也是一首标准的Urban式歌曲。而金莎则用了四两拨千斤的处理,很轻松的就将时尚,变成了她技术处理上的理所当然、浑然天成,从而也在无缝又舒服的技术线条下,更多突出了其中的女性气质和情绪变化。

  与此同时,《星月神话》也是一张反时尚,反主流传统的专辑。在这个凡流行专辑必概念必策划的时代,《星月神话》反倒在形式上没有任何的限制和框架,没有主打一种曲风,也没有主打多元的华丽,更没有主打文艺的概念。但在看似单曲集结的结构下,实际上一者可以让金莎可以不用理会一些杂质对歌曲本身纯粹性的破坏,从而发挥自己适应性强的唱将特色;另一方面,她声线中感性与技巧相结合的疗伤效果,其实也已经从气质的层面,将所有的歌曲串联到了一起,使他们无论是中国风,还是小情歌,或者是时髦的蓝调,都能出现一种抚慰的效果,一种用纵线是情感,横线是细腻的网交织而成的音乐世界。

  除了唱功和演绎,金莎在新专辑除了《我还记得你的微笑》这样比较自我,也是保持她个人创作风格的作品之外。其在影视领域的经历,也让她能够用更宽的视角,更置身事外的描绘,创作出《星月神话》这种更具画面感、戏剧感的作品。而在柔情里点缀的几抹悲壮,也让整首作品在壮士和红颜的交汇中,有了更纵深的镜头感和层次感。

  《亲爱的还幸福吗》同样也是专辑中比较重要的一首作品,翻唱自泰国电影《荷尔蒙》的主题曲《等待着你》。作品最突出的就是金莎那种自怨自艾、孤芳自赏的自我情绪呈现,在这个歌手为大众、歌手重互动的时代,实际上像金莎这样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自写自唱的“自恋”,反而更会因为情绪的真实、纯粹和细腻,不经意间起到一种为歌迷疗伤的效果。所以,有时候歌手不能太无私,该为自己而唱时,还得为自己而唱。只有把自己唱出幸福,歌迷也才会觉得幸福。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