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11月9日,深圳稻草公司就张学友演唱会“订金门”事件在深召开新闻发布会

深圳稻草公司昨日就“订金门”事件要求歌神作出回应

  深圳商报记者 于 雪/文 韩 墨/图

  “忍无可忍 不容再忍”——这是涉及张学友演唱会“订金门”的深圳稻草公司发出的呼声,11月9日下午2时,该公司在深圳召开“我们站出来”新闻发布会,讲述整个事件是如何“黑白颠倒”,并宣布将动用一切资源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要求张天王和香港天星公司“也站出来给个说法”。

  原告变被告 李鬼变李逵

  “张学友演唱会订金门”自从去年爆出,一直以来给人们的印象是北京的一家也叫“天星”的公司,冒香港天星的名义收取了许多演出商的订金,是一个“李鬼侵权李逵”的事件。

  然而,本月1日,北京天星的负责人沈诗仪(又名沈晓力)在香港召开发布会,称事件的真正主使是香港天星的陈淑芬夫妇,而她只不过是“替罪羔羊”。事件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原告香港天星变成了沈诗仪控诉的被告,而被香港天星指控为“非法”的北京天星其实是陈氏夫妇控股的子公司。昨日,深圳稻草公司在深召开新闻发布会,力图让更多的“真相”出现。

  “我们在去年9月24日按照北京天星以及沈晓力的指示,把主办张学友2010年深圳演唱会的订金100万元人民币汇入指定账户。”深圳稻草公司总经理林一鸣在发布会上说,想不到,今年3月8日,香港天星却宣布并未授权给北京天星,而且沈晓力收取订金的行为是“私自越权”,包括深圳稻草公司付的100万元在内,此时全国各地的演出商共付了1700万元的订金给沈晓力。3月10日,深圳稻草公司发出了在“订金门”事件中给北京天星的第一封公函,要求对方做出相应解释,同时还有十多家演出商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询问函发出后,稻草公司收到了《沈诗仪的回复声明》以及《天星公司关于沈诗仪的公开信》等传真文件后,认为是香港天星与沈诗仪内部矛盾激化导致了这起事件,随后,就是漫长的讨要退款过程。而上周沈诗仪在香港召开的发布会让他们认为:香港天星制造了一个圈套,让沈诗仪钻进去,同时也连带着十几个无辜的内地演出商被套住。

  根源竟是内部洗牌

  林一鸣说,让深圳稻草公司陷入“订金门”事件的起源,是2008年他在澳门经陈淑芬丈夫陈柳泉介绍认识了沈晓力,对方明确表示沈晓力是北京天星文化的总经理,也是2010张学友巡回演唱会在内地的主要负责人,陈柳泉的头衔是“香港天星的大股东,同时也是北京天星的副董事长”。第二年8月,林一鸣与陈柳泉、沈晓力在上海会面,陈柳泉明确告诉林一鸣:2010年张学友演唱会内地事宜包括签约付款均联络沈晓力即可。于是,9月稻草公司把前文提到的100万元定金付给了沈晓力。

  “演出的业内人士都知道陈柳泉夫妇是香港天星和北京天星的老板,早在香港天星运作张学友2007年个唱时,北京天星就是其内地演出的运作平台,而沈晓力就是以天星文化总经理的身份全程运营这个项目的。也正因此,包括稻草公司在内的10多家演出商才敢把订金汇入北京天星以及沈晓力指定的个人账户内。”林一鸣说,“但是很显然,香港天星、北京天星文化以及陈柳泉陈淑芬夫妇辜负了我们的信任与期待。自此以后,我想他们在内地演出界也不配享有这份信任和期待。”

  发布会上,稻草公司出示了很多证据,包括他们向北京天星转账100万元的银行票据,还有一份重磅证据,就是在事发后不久香港天星从沈诗仪的个人账户上转走1700万元订金款的银行票据,“如果香港天星和北京天星真的没有关联,为什么要转走这笔钱?”他说,假如香港天星和北京天星是侵权和被侵权的关系,为何要同时发表公开信谴责沈诗仪,又为何共享一个办公地点甚至一个法律顾问,“其间的不合常理之处,恰恰证明香港天星、北京天星是彻头彻尾的关联公司,其幕后老板都是陈氏夫妇,他们对沈诗仪的收款行为不但是事先知情,而且是在其授意下执行的,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林一鸣认为,这起事件的真正原因可能正如沈诗仪上周在香港发布会上所说的:“因为她功高盖主,所以要踢走她”,这是香港天星想要内部洗牌所做的一场戏,也不排除当中有利益纠纷。沈诗仪作为原告起诉陈氏夫妇的两起官司都将在本月底开庭。

  退款是幌子 被迫签烂约

  “到今天,仍然没有收到退款”,林一鸣说,不仅没有收到退款,还被香港天星公司公开指责“不合作、保持沉默”等不实说法,这让他忍无可忍,决定站出来。林一鸣说,到目前为止,无论是陈淑芬夫妇还是张学友本人,都没有联系过自己。

  香港天星曾表示,已经主动联系了各演出商办理退款,但林一鸣说,稻草公司那封《讯问函》发出之后,一直未得到北京天星的正式函复,倒是收到了一些既没有签名,也没有盖章的传真函件,“吃一堑长一智”,稻草公司因被摆了一道,因此加倍谨慎,对这些函件未予以理会。而今年9月24日,稻草收到了“北京天星视觉”的一份正式的《退款通知函》,但他们仍心存疑问:自始至终都是与北京天星文化打交道谈合作的,可北京天星文化为什么在没有任何说明和交代的情况下,转由另外一家公司来办理退款?因一直未获得北京天星的正式回应,稻草公司对上述退款函也未予理会,“真是被搞怕了,怕收了这笔钱不合法”。

  而同是受害人的浙江世纪风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祝伟明上个月在北京举办的发布会,让林一鸣了解到退款的真相:想要拿回退款,就必须签一份保证书,包括诸多附加条件,比如要承办一些赔钱的演唱会,再一次缴纳订金。“这不就是把左手的钱放到右手里吗?”记者问他:“你为什么不尝试跟对方谈退款的事情?”他回答:“到现在为止,对方也没有回复我们的公函。”

  “张学友在此事件中有没有责任?”林一鸣表示,“他有责任挑一个好经纪人,也应该在事件早期就处理完。现在100万元不是大事,我们要的是香港天星的正式说法。目前,事件已交由律师团处理,希望‘歌神’能够切实负起责任,履行公众人物义务,对此事予以关注和回应,利用自身的影响力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以及合理的交代。”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