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金城武-秘

汤唯-暖

王羽-杀

甄子丹-隐

  新浪娱乐讯 近日,由陈可辛监制、导演,甄子丹、金城武、汤唯联袂主演的《武侠》亮相美国电影市场(AFM)——全球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这是陈可辛第一部真正意义的武侠片,亦是《投名状》四年后,其首度回归导演座椅,更引发全球片商及影迷兴奋的是,“第一功夫皇帝”王羽17年后重新出山,豪情加盟。

  《武侠》由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鼎盛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幸福蓝海影视文化集团、云南电影集团共同斥2000万美金,剑指2011年暑期档全球同步上映。

  在云南腾冲低调拍摄了近两个月的《武侠》在AFM上首露峥嵘。不仅被东南亚片商竞逐,在北美、欧洲等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也获得极大的关注。

  面对一场关乎“武侠”的追问,陈可辛首次开口解密――

  《武侠》,改变武侠(编者注:以下为陈可辛口述)。

  什么是武侠?

  武侠可以是一个名字,比如王羽。

  在我的个人记忆中,王羽就是武侠的源头。若问我看的第一部武侠片是什么,我记不得;但如果你问武侠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会说是《独臂刀》。王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偶像,自他之后,才有了李小龙和成龙。所以在我的心里,“武侠”这个词是和王羽一起诞生的,是王羽,是《独臂刀》定义了我的武侠。

  武侠也可以是一种态度,比如科学。

  无论是倚天剑还是一阳指,其实都是在用自身武功中的优点,寻找对手身体上的弱点,以达到一招致命的效果,就像狙击手为什么都爱“爆头”也是这个道理。当一阳指触到你的穴位,子弹进入你的血管时,人体科学才启动,而武侠也才刚刚开始。成或败,生或死,都是一场科学的算术题,这便是“武”。

  武侠还可以是一场选择,比如相信。

  每一段时间,每一个空间,每一个人都是在面临不同的选择,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在武侠片的世界里,方刚相信小蛮(《独臂刀》),黄飞鸿相信孙文(《黄飞鸿》系列),李慕白相信玉娇龙(《卧虎藏龙》)……相信是人与人交往的起点,由此引发的爱,义,甚至生死别离,这便是“侠”。

  什么是陈可辛的《武侠》?

  我一路说,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武侠片。

  去年秋天,我在看一个科教节目时,无意间看到一个令我兴奋的镜头――一颗子弹穿过人的皮肉、血管、心脏,直至最后致人毙命的全过程。看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武侠片中的一掌一穴一刀劈下去,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我开始重新思考武侠片,并且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兴趣,于是就诞生了《武侠》的故事:

  侠客刘金喜(甄子丹)隐姓埋名,与妻子阿玉(汤唯)和一双儿子生活在一处偏远的小村庄,却被卷入一桩离奇的命案。捕快徐百九(金城武)是一位“武痴”,在查案的过程中,嗅到了刘金喜身上必有过人之处。不料,恰恰因为他的好奇,迫使刘金喜面临和七十二地煞教主(王羽)的生死对决,他的家庭危在旦夕,他们的家园,遭受灭顶之灾……

  《武侠》,如何改变武侠?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这是《武侠》里所有动作戏的起点。

  看近年来的很多所谓“武侠片”,我常常都会对那些飞来飞去的镜头产生深深的怀疑,那些所谓的大侠为什么能一蹦几十丈,又为什么能够从十几层的阁楼上跳下来还安然无恙?我一点都搞不清楚,所以对于我来说,那些无缘无故的流血,无缘无故的飞行,无缘无故的死亡,甚至无缘无故的复活,都是变魔术,是科幻片,不是武侠片。

  在《武侠》里,这一切,都有据可循,为了兑现这种根据,我们找来了针灸师,按摩师,药物师,力学专家,以及特效专家,他们的到来,把《武侠》延伸到一个全新的微观世界。武侠是讲道理的,不是凭白无故的。

  一路都被人问,你们为什么要叫《武侠》。

  我觉得这两个字,能给人一种无限的想象空间。但武侠是一种类型,怎么能作为一部电影的名字呢?在google里打“武侠”都未必能搜索出你们的电影!中途我们也想过一个名字《同谋者》,最后还是改回《武侠》,因为在这片江湖中,有甄子丹与一帮邵氏元老共谋的“动作复兴”;有金城武对于武打痴迷到近乎偏执的解构;也有汤唯义无反顾的 “家园保卫战”;还有王羽重出武林,谁与争锋的霸气。所有的这些,集体作用才构成了“武侠”,为什么不能叫《武侠》?既然我自己都在一路追问武侠是什么,既然我今天要直面这个戏种,那就干脆用最清楚,最直白的两个字,《武侠》。

  《武侠》在回归侠义精神的同时,更要改变那些飞来飞去的所谓“武侠”。

  谁来改变武侠?

  这次的幕后,有老班底,更有新血液。

  监制许月珍,我合作了几十年的拍档,每一部戏她都躲在风光的背后帮我,没有她,也没有“陈可辛制造”;

  武术指导甄子丹,当我想到“武侠”这个概念时,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子丹。看完《十月围城》里那段跑酷的戏,我就觉得,子丹已经成为世界影坛最了不起的武术指导。而在《武侠》里,也再一次看到了他的突破;

  编剧林爱华,《如果·爱》、《投名状》,我进入内地的每一部戏,她都是编剧之一,而《武侠》也是自《甜蜜蜜》以来,我第一次一个编剧一用到底的戏,她的剧本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可以使到我这次不再为剧本困扰;

  美术指导奚仲文和服装指导吴里璐,都是从《金枝玉叶》、《甜蜜蜜》……一路走到今天的好朋友;

  摄影执导除了老朋友黎耀辉,这次我们还请来了拍过《风声》和《艋舺》的Jake Pollock,美国人,国语却比我还标准,他是这次主创班底中唯一的新面孔,也是最High的人,开机前一周,他已经每天在唠叨:“Peter,我已经等不及开机了。”

  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比我更清楚我要什么,不要什么,他们的活儿,就是这个行业的标准。

  谁来书写《武侠》?

  甄子丹一直在扮演大英雄,而且是不死的英雄,强大到没人相信他会输――这其实是不合乎情理的,他又不是神。每一个角色,都有他的弱点,即便希腊神话中的西格弗里特,全身刀枪不入,肩上却依然有一片被菩提树叶盖住的致命伤。我一直想知道子丹会不会恐惧,会不会害怕,在这部戏里,我看到了,原来他也有怕的时候,其实他也是一个人。

  我从来没有拍一个男演员,多过两部戏,因为我希望可以拍到不同感觉的演员。但金城武是个例外,从《如果?爱》、《投名状》再到《武侠》,因为他愿意我帮他“打倒”金城武,而整个过程只用了六天,因为第七天开工时,他跑来对我说:“你要的根本不是金城武,你要的是宋康昊!”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明白了。

  汤唯出名晚,演的戏也不多,所以身上少了几分匠气,多了几分灵气。对于我来说,开机的时候她就是一张白纸,但在杀青的时候,她俨然有了中国山水画的味道。在《武侠》里,汤唯第一次演了母亲,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讲有多重要,但杀青那天,她眼含泪水地望着五岁的儿子说:“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做妈妈。”

  教主这个角色从筹备时就开始选,戏拍了快一半,我还不知道教主是谁。因为教主的每一次出场,都要让人不寒而栗,而这种杀气和霸气,有时候不是靠演出来的,王羽大哥身上有这个气场,因为他他根本就是教主,他身后就是一个江湖。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