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姑且把高群书称作中国版迈克尔贝吧。相信这对很多创作者和观众都已是最高要求。但对熟谙好莱坞优秀类型片且愿意学习效仿的高群书,我本有着更高的期待。而《西风烈》让我失望。

  首先要问的是,这是一部什么电影?警匪片?西部片?两者不是不可以融合(毕竟很多西部片的对峙双方都是“警匪”),但在《西风烈》中,“警匪”及“西部”各自特有的审美、价值观及处理方式产生了严重冲突,彼此抵消效果。

  警匪片最吸引观众也最历久弥新的戏剧核心在于警匪双雄对峙。一警,一匪,命运的相逢和对决,惺惺相惜的末路枭雄与英雄(如《喋血双雄》、《盗火线》)。所谓“一警一匪”不是不能有团队———警长可以动员醉汉神枪手出山,匪首也可以召集撬锁专家干最后一票,但团队中一定要有唯一突出的领袖,让观众关心他的命运,唯一的命运。这涉及整个戏剧重心、即“我认同谁”的问题。而在《西风烈》中,如果不是段奕宏演向西这个角色,我不会认为他是男主角。“四大名捕”有点像四名各具异能的武将,向西是其中技能最均衡、性格最模范、前史最单薄也因此最不让人上心的角色。整个团队说不出是围绕着谁来运行。“兄弟情”当然可以用,但那更适合战争片而不是警匪片,即使单论团队内部的化学效应,“四大名捕”也不如“神奇四侠”火花四射。

  而在“匪”方,吴镇宇仍然没有达到让观众认同的效果———这种认同对于构筑最终的象征性对决和抒情出口至关重要。导演试图在两方面刻画这个人物,第一是他有自己的“原则”,第二是他和“下一代杀手”余男之间有道德观上的矛盾。这两者相辅相成,但同样不成功。一个杀手标榜自己“杀人是为了赚钱”首先就有点浅薄(《借刀杀人》中的汤姆克鲁斯绝不会说这样的话),其次杀了警察又向警察道歉显得很不专业(汤姆克鲁斯面对这样的杀手大概会一枪毙了他:笑话,当杀手还要给自己立牌坊?),第三他的言行前后矛盾,之前反复强调自己的道德洁癖,最后却带着游戏快感一枪一枪打穿水泥台阶爆了无辜者的头,观众该如何看待这个人?

  至于吴镇宇和余男之间的矛盾,其实是为了引出最后对决时的逆转结局。导演想借此表达一种价值的失落,一种人性恶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光明的消散,用意较深,但连跨了几个台阶———首先,对决来得过于刻意(双方协商),其次,一颗“外来”的子弹结束一切,这黑色幽默过于颠覆,观众还没有建立起对两人的关切(老实说他们谁死谁活无所谓),还没有体会到对某种逝去价值的挽留情感,就骤然面对一种意义的消解,只能哑然失笑(对比《老无所依》,更感到我们的创作者在精神底蕴上的虚弱)。

  令以上缺陷雪上加霜的是,影片选择了一个极具挑战的故事背景———荒无人烟的大西部。传统西部片中,鱼龙混杂的“小镇”是个非常重要的场景,那里是故事发生的地方,是人物聚拢的地方,也是冲突爆发的地方,《西风烈》几乎全程没有任何人物及情节增添(那漫长、单调、乏味的山洞戏!),这对核心故事的要求非常高。略可参考的是约翰韦恩的《搜索者》,但《西风烈》既不具备《搜索者》中“夺回小女儿”的强烈叙事动机,也没有“白人VS印第安人”的厚重历史及社会思考。

  总体而言,《西风烈》是一部负气而生的作品,其中才气只占一小部分。希望高群书导演在精汗淋漓地证明了自己的雄性荷尔蒙之后,能够重回“打动人”而不是“打人”的思路上来,作为“中国最好的商业片导演———没有之一”,您的那部作品尚未诞生。  吴平(影评人)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