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李冰冰(姜晓明)

  本刊记者 余楠 发自北京

  “我觉得徐克很怕我,因为我收工后经常主动找他聊剧本,一聊聊半宿。戏都在他脑子里,我们在地上,他脚下却踩着云,我们必须得抓住他”

  3年前,一次饭局上,徐克告诉第一次见面的李冰冰:你要拍一部很特别的电影,因为你的样子很特别。李冰冰看着酒兴正浓的徐克,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导演,您知道我是谁吗?

  “他留着山羊胡,带着几分仙风道骨。我是看着他的武侠片长大的,他怎么可能来关注我?”李冰冰当时并不觉得徐克真的认识自己,毕竟这位香港导演凭一部《七剑》进入内地才两年。直到徐克说出她之前的几部作品时,她才相信:老怪说的不是醉话。

  其实2000年时,进入电影圈才6年的李冰冰试过徐克的一部戏,当时徐克打算将金庸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拍成电影。这部名为《书剑》的影片最终搁浅。10年后,当《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的剧本传到李冰冰手头,二人的合作才真正开始。

  艺高人胆大的徐克在定妆时,一度让李冰冰试过片中武则天的角色。据说徐老怪最初打算将这角色留给息影16年的林青霞作复出亮相,但王家卫也向林青霞邀约,她难以厚此薄彼,最终一并拒绝了两位名导。

  《风声》还未关机,李冰冰就进入了《狄仁杰》剧组。她最终赢来的角色叫静儿,原型是上官婉儿。这位武则天的心腹也是一代传奇女性。如同徐克对于狄仁杰的想象一样,李冰冰饰演的静儿在片中同样文武双全。多年前徐克在唐人街学过彩带舞,他把这种舞蹈化作武功,“传授”静儿。片中的上官静儿以长鞭御敌,跟随狄仁杰一路查案。

  除了武则天特使的身份,李冰冰这个角色挑起了一部悬疑古装片的感情线。感情,这也是生活中的李冰冰眼下完美生活里惟一的遗憾。赵薇如今已为人母,她却还是圈中好友调侃下的“黄金剩斗士”。

  片约、代言、公益三不误,近年来事业顺风顺水大步向前,李冰冰想得很清楚:有所失必有所得,接受,然后耐心等待,一切都会有的。

  人物周刊:这是你出道以来动作戏最多的角色,驾驭起来,最大的难度在哪儿?

  李冰冰:动作部分我觉得还好,因为我自己就很喜欢拍动作戏。武戏对于我来说,越难越开心,终于逮着这么个机会,有个合适的场子给我练了。我们拍摄的地方热的时候连马都中暑,鬼市那里又冻得必须穿羽绒服,但我都很开心。最后那场国师现身的戏,我一个人站在3层楼高的位置,一动也不敢动,都是自己完成的。但我觉得最难的不是这些动作场面,我喜欢这个角色就是因为她文戏武戏都全,而且文戏还很深。最难的是拿捏人物关系:静儿和武则天、和狄仁杰之间的关系。跟狄仁杰之间有感情,但是又不能表达;她跟武则天之间,既是君臣、又是母女,还有女恋的那种感情在里头,特别复杂。

  人物周刊:狄仁杰和静儿的感情线观众能看出来,但两人的感情似乎欠缺理由。

  李冰冰:我觉得很多时候爱是不需要理由和解释的,可能一个眼神、一次照面,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如果非要理由,我可以给你一个,这个理由来得非常原始和本能,那就是两个人毕竟有过一次肌肤之亲,尽管这次肌肤之亲带着某种目的。静儿是带着天后的命令试探狄仁杰,绝对不是真的想以身相许。她想知道如果她跟狄仁杰有了肌肤之亲,是否会像狄所说,天后就不再信任她。而且两人在对敌的时候相互救助过,这不会产生感情吗?如果生命中你跟别人生死与共过,这种感觉一定会留在你的身体里,留在你的心里。只是在这么大的一部电影里,这么大的一个案情背后,你不会把这情放大成电影的主线。

  人物周刊:你对静儿和武则天三重关系的理解是出自你个人,还是导演?

  李冰冰:我一进剧组老爷就跟我说了,他希望我跟武则天之间的感觉是这样的。他当时说女恋我没有排斥,也没有马上接受,我只是觉得很怀疑:哪来的这种恋情,真正的上官婉儿和武则天有这个感觉吗?他说我们谁也没有再回到唐朝,所以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可以试着了解。

  我很喜欢第一场戏,静儿试汤的那一场。你不觉得她俩像在家里面,不像在朝堂上吗?我觉得也许不会有人分析这些细微的地方,大家都是看大片、武打场面、洛阳盛世、大佛里面机关重重这些东西,忽略了这些文戏中很细微、很花心血的东西。你不觉得她们两个就像母女,甚至像姐妹在聊天吗?递汤的时候,武则天摸了一下她的脸,静儿的笑容很纯净。

  还有就是静儿放走狄仁杰时,武则天后来看静儿那个眼神,那一场也很有意思,很值得琢磨。那是徐克给我临时加的戏,组里人老笑,说导演太爱你了,老给你加戏,你不在他没有安全感。徐克就觉得,怎么可能武则天和狄仁杰在这里聊天却没有静儿呢?那场戏的心理活动也非常丰富,传递了好多意味。

  这些戏都在徐克脑子里,我老说我们在地上,他脚下却踩着云,我们必须得抓住他。

  人物周刊:合作过程中,要跟上导演天马行空的跳跃思维很困难?

  李冰冰:对,他就是跳跃性思维。就像《盗梦空间》,我们在现实,他在第6层呢。我说的“抓住”,你可以理解成相互之间的了解。我们都是首次合作,首先他认可我,否则他不会找我演这个电影,我也钦佩他。我们要抓住对方,首先要知道对方怎么想,我得紧紧跟上他的脚步。

  我觉得他很怕我,因为我收工后经常主动找他聊剧本,一聊聊半宿。不拍的时候,我通常都是在房间里面呆着,我不出去吃饭,也不请别人吃饭,反倒是老爷请我吃了两次饭。他要抓到静儿的一些特质,也跟我的生活很有关系,比如说我跟他聊天的时候,说到我自己的状况,不舒服或者不开心,伤心处哽咽、无语的时候,他就会说,你看静儿的一面出来了。大家聊天聊到这份上就很舒服。我们一起聊剧本,也一起找人物。我说静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说我也正在找,我希望找到非常像你又不像你的一个状态。

  人物周刊:你觉得在这样一部悬疑片中安插一段隐晦的感情合理吗?

  李冰冰:在徐克导演的电影里面,你都会看到感情,特别是爱情,哪怕就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爱情。轻描淡写也是爱,这部电影里的爱就挺清淡,点到即止,到最后就是隔层纸,没捅破你老想知道,捅破了你又觉得没劲了。也会产生话题,说狄仁杰到底和静儿是什么关系,到底是爱上了还是没爱上,她为什么不跟他跑,或者留下来。就像《盗梦》的结局一样。你到底出来了没有?还在梦里,还是回到了现实生活里?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人生就是一场大梦,大家各自去想吧。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