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侯耀华在沪批评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还谈不上自己的风格,最多只能算是独角戏,作为上海滑稽界代言人还不够资格,并暗批周立波对关天栋忘恩负义。周立波对此连发多条微博,暗指侯耀华“犯贱”,非侯宝林亲生。(10月4日凤凰网)

  侯耀华对周立波的批评虽然有些尖锐,但仍然属于文艺批评的尺度。而周立波的回应则没用“清口”,采取的是骂街式的人身攻击。尽管周立波方面表示写微博没有像侯耀华那样指名道姓,谈不上是对这件事的回应,但一般认知水平上的理解就是影射侯耀华。再说,不管是针对谁,周立波如此恶语伤人都不是良民习性。

  侯耀华指出周立波的海派清口最多只能算是独脚戏,只是揭穿了周立波的“皇帝新衣”。所谓的“海派清口”的一人说、学、做、唱的表演形式,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艺术种类,更不是周立波的独创。从形式上看,也就是时间长点的单口相声;而从滑稽戏的渊源上来说,应是上海滑稽鼻祖王无能在上个世纪初首创的“独脚戏”。 难道周立波加了音响效果,多了个提示夹,独脚戏就变成海派清口了? 周立波用一个“海派清口”的新包装,就把独脚戏领养成自己的孩子,作为一名滑稽演员如此窃取祖师爷之功为己有,也真够厚颜。而这发生在讲究师承传统、尊师重德的演艺界人身上,更是令人不耻。

  面对侯耀华的批评,如果周立波虚心自检,那怕是沉默以对,或许能有一定加分效果。但周立波却大开粗口施以“犯贱”,非父亲生的谩骂对侯耀华进行人身攻击,也就自我脱去了“儒雅贵族”的伪装。这至少说明了两点:一是周立波西装革履的洋装裹着街油子的内胚,几句逆耳之言就让其原形毕现;二是周立波的回击方式相当的不“专业”,仿佛被侯耀华废了清口功夫,台上的幽默讽刺语言了无踪影。周立波的粗口回击,说明他对侯耀华的观点找不到很好的反击角度和恰当的反击语言。这作为一个从事讽刺语言艺术专业的人来说,更是有失专业风度,相当的“拆烂污”。

  周立波曾以“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来讥讽郭德纲的土冒,以示自己海派时尚,不屑与之为伍。现在看来,他的泼皮之样并不逊于郭德纲,且不如郭德纲泼得“专业”。郭德纲耍横擅用相声语言,好孬给人感觉他还是个说相声的;而周立波这番耍横的口臭已盖过吃蒜的,仿佛不是做 “清口”的,而是掏粪的。看看周立波曾经伤人判刑、与恩师反目、恶言骂人等不断的负面消息,其清晰的头势、油亮的头发、笔挺的西装以及喝喝咖啡之类的贵族时尚包装,不过徒有其表,徒有其势。修养底子薄,走红又太快。面对盛名,面对暴富,面对批评,周立波什么都没准备好。 以“独创”“海派清口” 走红的周立波,真的需要静一静浮心,涤一涤内浊,清一清口臭。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