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其实狄仁杰没开拍前我就想拍3D版。洛阳城、运河、大佛、鬼市……这些都是3D的材料。那时候还没有《阿凡达》,我就到处找问3D怎么拍,有没有专家能指导我们拍。找得很辛苦还是找不到,即使找到也很贵。后来一拍完这个狄仁杰之后,我立刻说研发3D。——徐克

  中国的神话都是女蜗补天之类,完全没法编成电影,观众对大片的心理需求常年以来很少被满足。我觉得“狄仁杰”能跨越过去武侠片的范畴,真的创出一个传奇,而这个传奇底下是有文化的,也有我们对英雄形象的致敬。——陈国富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里,徐克建造了一尊武则天面孔的佛像,整个阴谋也都从佛像开始。 (华谊兄弟/图)

导演徐克手绘的“狄仁杰”草图 (徐克/图)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里,监制陈国富本来想把邓超演的裴东来设计成一个权贵子弟或者是富二代。裴在大理寺工作,他瞧不起钦差狄仁杰,但又必须跟着狄仁杰办案。此人衣着华丽,衣服绝对不能弄脏,叫他跳下鬼市他就很犹豫;还跟狄仁杰约法三章,绝不加班。 (华谊兄弟/图)

  狄仁杰难道都是靠做梦?

  2000年,陈国富在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当监制,一个外国人建议他拍一个“在西方非常有名的侦探”——狄仁杰。陈国富一想还真对:“狄仁杰会武功、形象好、浪漫、能办案、能推理,华语片里没有过这种人物。”

  后来他看了清代小说家吴趼人写的《狄公案》,非常失望:“太扯了,这是什么神探,都是做梦梦到答案,或是受害人把他拉去阴间见证,一点艺术气质都没有。”

  陈国富又找到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写的《大唐狄公案》看,还是看不下去:“那个狄仁杰比较温文尔雅,像西方绅士,但缺乏动作感。”他把140万字的小说给了一位编剧,让他把里面有趣的故事整理出来,结果只挑出了一两个。

  陈国富酝酿了两三年,自己写了个连续杀人案的故事。

  2006年,陈国富跳槽到华谊兄弟,“狄仁杰”的剧本也转到了华谊。

  陈国富对王中磊这样描述“狄仁杰”:“它是一部推理悬疑惊悚片,也是一部武侠动作片,可能还是一部历史剧和灾难片,总之是过去没有的类型电影。”此时的华谊,已经不满足于只生产冯小刚式的喜剧电影,开始研发其他类型电影,王中磊听了很动心。

  陈国富心仪的导演是徐克。陈国富并不是徐克的粉丝,但陈国富很喜欢徐克的《新蜀山剑侠》,虽然电影后半部分他完全不能忍受,但前半部分足以让他兴奋。

  当时徐克转战内地的作品《七剑》和《深海寻人》都不理想,正希望用《女人不坏》来挽救颓势。“大概是四五年前,陈国富问我有兴趣拍狄仁杰吗?我说当然。我年轻时在美国学习,武侠片还不是主流电影,观众都是一些文化不高的男人和小孩子。我就想拍观众爱看的武侠片。”徐克听完陈国富的故事,就觉得很天马行空:太空里一块陨石穿过大气层,掉在皇宫旁的山边,产生了一种所谓的天象,然后被人利用。“我当时就跟他谈,那陨石应该怎么飞,可不可以下一场很怪的雨。”

  那时狄仁杰的形象已经很完整了,不光是个会推理的文官,还是个武功高手,连兵器亢龙锏都准备好了——亢龙锏是用天外落下的陨石打造的,当其他兵器交锋的时候能够计算、从声音听出对方兵器的融结点,击之必断破。

  亢龙锏是从中国历史小说《隋唐传》里秦琼和八贤王受御赐“黄金锏”的典故里来的,“上可打君不正,下可打臣不忠”,是唐高宗御赐给狄仁杰的,这个兵器在电影里的情节设计上发挥了作用。

  陈国富找到徐克谈合作时,才知道当年买走高罗佩的《大唐狄公案》电影改编版权的法国人也找过徐克,那是个类似科幻片的“狄仁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