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山楂树之恋》剧照

周冬雨写真

窦骁写真

窦骁周冬雨写真

  随着电影《山楂树之恋》的热映,片中男女主角窦骁和周冬雨刮起了一股清纯风。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这两位被外界形容为“爆红”的新人,还像两个纯真的孩子一样,津津有味地与记者分享了他们从参加选角到电影宣传的种种趣事。在他们眼里,这个娱乐圈里不过都是些好玩的“八卦”,而第一次拥有粉 丝,则让他们激动不已。

  【窦骁档案】

  出生:1988年12月15日

  身高:182cm

  体重:72kg

  所在院校: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入行经历:窦骁出生在西安,小学四年级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2007年,他获得加拿大中文电台的“少男少女大赛”男生组冠军。2008年,窦骁只身回到中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二的时候被张艺谋选中,在《山楂树之恋》中饰演老三。

  【周冬雨档案】

  出生:1992年

  职业:学生

  毕业院校:石家庄十二中

  入行经历:周冬雨在高考前报名参加了艺术类院校考试,当她在北京参加舞蹈考试时,碰到了正在现场选角的《山楂树之恋》剧组人员。她最终被选为《山楂树之恋》女主角。

  ● 【他们演绎的角色】

  她和静秋一样干净,他为老三拼命减肥

  外界第一次看到周冬雨和窦骁的样子,都是通过“狗仔”在片场偷拍的照片。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这对“静秋”和“老三”,连原著作者艾米都认为张艺谋挑错了人。不过随着电影的公映,这样的声音也渐渐消失。虽然周冬雨不像书中形容的静秋那样丰满,窦骁的牙也白得过分了些,但他们所呈现出的关于那个年代的纯真,还是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羊城晚报:第一次看到《山楂树之恋》这本小说,你们怎么理解?

  周冬雨:我第一次看到小说是在电影开拍以后,因为之前张艺谋导演不让我过早看到这本书,可能他担心我在心里给自己定形。小说里最让我感动的情节就是最后老三在病床上和静秋道别的那一幕,静秋不知道该怎么叫老三,只好不断重复着“我是静秋,我是静秋……”最后这几页,我每看一次就哭一次,现在那本书的最后几页都被我的眼泪弄皱了。

  窦骁:第一次看小说,是在几轮试镜之后了。小说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老三对静秋的默默付出,特别是他给静秋的那封绝笔信———他说如果静秋后来幸福的话,就不要让她看见这封信;如果不幸福,就用这封信告诉静秋,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深爱过他。老三很有骑士精神,总是在静秋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羊城晚报:读完小说后,你们脑子里浮现出的男女主角形象是什么样子的?

  周冬雨:静秋首先就是纯,她的脸必须要干净,我觉得自己还是蛮符合这个形象的。

  窦骁:原著中描写老三的外部特征,说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是眯着的,嘴巴有笑纹,让人感觉到他的笑很真诚。我当时看见这段文字,脑子里就在努力想象自己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感觉和书中描写的老三还是挺像的吧(笑)。

  羊城晚报:可书中描写的静秋要比周冬雨丰满很多……

  周冬雨:一开始有记者偷拍到我的造型,我在网上也看到了一些评论,大家都觉得这个静秋又瘦又丑。导演很保护我,不让剧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还禁止我上网,但我还是看到了。后来我把一些担心告诉了张艺谋导演,他告诉我:“别去听他们瞎说,你相信我,我找你,就没错!”

  羊城晚报:窦骁呢,听说你还为了老三暴减了十几斤体重?

  窦骁:是的,我之前是非常壮的(笑)。尽管老三是军区司令的儿子,但毕竟是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营养状况肯定不像现在的人。在剧情的结尾,老三得了白血病,我还去网上找了一些关于这个病的资料,比如白血病患者的体重、外貌……

  羊城晚报:当时面对质疑,你们是什么心态?

  周冬雨:看到这些东西的那一刻,我心里紧了一下。照片都是偷拍的,角度不对,我们也没化妆,效果不好看。不过后来我也想开了,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静秋。

  窦骁:我也就是一笑而过吧,没有想太多,这些事情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 【他们经历的拍摄】

  她糊了一个多月信封,他搜集老三的一举一动

  虽然幸运地被张艺谋选中,但周冬雨和窦骁对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和事毕竟是陌生的。特别是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周冬雨,她拍摄时甚至连什么叫打板都不知道,就这样匆匆上阵了。

  羊城晚报:听说选定之前导演对你们做了一些测试,你们都表演了什么内容?

  周冬雨:我表演了一些生活中的行为,比如吃饭、走路、睡觉什么的,还有就是让我现场哭,但我没哭出来。后来导演找了两个副导演来引导我的情绪,可现场这么多人,我还是哭不出来。然后副导演就给我说他自己的亲身经历,说得他自己都很伤心了,我也挺同情他,可就是哭不出来。最后是那个女副导演让我敞开了心扉,我才哭了,完成了任务。

  羊城晚报:这么干净的爱情,你们觉得离自己的生活远吗?

  周冬雨:我认为纯爱,在任何年代都是应该被敬仰的吧。感情的东西过多少年都是相通的。

  窦骁:我不觉得远。因为不管时代怎么变,真正令你心跳的那一刻所呈现出来的感觉,都是相同的。我想在这个时代里,如果我真诚地对一个人付出,或者有一个人真诚地对我付出,这样的感觉还是能打动双方的。

  羊城晚报:当时都做了哪些工作去了解这段历史背景?

  周冬雨:我找了一些关于那个年代的书籍,然后就是一遍一遍地阅读剧本。在演之前,张艺谋导演也会告诉我们一些他们那个年代的事情。就像电影中静秋的弟弟敲核桃,我们现在是用专门的工具去撬开,而那时大多数家庭都是用房门的开关来挤压核桃壳的。包括在电影里我糊信封,那个动作练习了一个多月,在剧组一有空就练。有些拿不准的地方,我还打电话给妈妈和姥姥,找他们问清楚。

  窦骁:我定下演老三之后,就到网络上搜集了很多关于《山楂树之恋》的相关资料。当时网友们已经把书里各个人物的特征都整理成了小集子,比如有一篇就是“老三的十大特征”,然后我再结合着原著去揣摩。导演也找了一些那个年代的纪录片给我们看,比如忠字舞什么的,还有我在电影中骑的那辆大二八型号的自行车,也是练习了很久。

  羊城晚报:开拍后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比如总感觉自己不太入戏?

  周冬雨:我开拍的第一场戏是静秋刚下乡的时候,跟着学校老师去到了西坪村。第一次面对摄像机的确很紧张,我甚至连什么叫打板都不知道。

  窦骁:一开机,两台摄像机对着我,现场还有200多位工作人员同时关注着你,加上导演名气又那么大,肯定有一些心理压力。但导演对我们非常关心,不断给我们减压。比如有时候几条拍不好,我们着急,导演会心平气和地跟我们讲戏,描述当时人物的内心,渐渐地我们也就越拍越顺。

  羊城晚报:拍完后,你们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

  周冬雨:最后一场戏,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也是最伤心的一场戏。当时窦骁已经化好了妆躺在病床上,但我当时要求在拍戏之前不要看到他,因为我想在实拍的时候给自己带来视觉冲击。所以当我跑到病房,看见躺在病床上枯瘦如柴的老三时,我完全就进入了剧情,感觉自己就是静秋,床上躺着的就是老三。当时心里完全不需要去想什么伤心的事情,眼泪顺其自然就落下来了,而且哭得好伤心。

  窦骁:我和冬雨的感觉差不多,也是最后一场戏。虽然我当时只是睡在那里,镜头拍我也不多。但当我躺在那里,旁边又有好多剧中人围在病床前,我就已经感觉到了那个氛围,非常难受。特别是当静秋一遍一遍地呼喊“我是静秋,我是静秋,我穿着这身红衣裳来看你了……”的时候,我也泪流不止。

  ● 【他们眼中的娱乐圈】

  她只是爱看八卦,他从发型师转行而来

  以往偶尔看看八卦新闻的他们,现在却成了被八卦的主角。面对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他们却还是真实得一如常人,一点也没有附和媒体与大众。

  羊城晚报:现在身边的同学会羡慕你们吗?

  周冬雨:他们会祝贺我,为我感到高兴,他们说我好幸运。(把你当明星一样崇拜?)没有,完全没有,现在我们在网上聊天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区别!

  窦骁:现在我一回到学校,他们就会很激动地说:“我们看到你演的《山楂树》了,不错啊……”至于羡慕……(经纪人蒲纶插话道:“我认为羡慕是一定的!”)好吧,那应该是一定的吧(笑)。

  羊城晚报:在入行前,你们怎么看娱乐圈?

  周冬雨:平时会从网络和电视上了解一些娱乐新闻,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基本上都会去了解一些明星八卦的。(之前对张艺谋导演感兴趣吗?)还行啊,我喜欢他的《有话好好说》,特别逗,那句台词:“安红,我想你。”(用陕西话模仿)

  羊城晚报:听说窦骁之前是发型设计师?

  窦骁:是的,在国外的时候做过这个工作,也是属于自己的爱好吧,做了大概两年多。现在我的发型就是自己做的,在剧组的时候,如果化妆师忙不过来,我也会帮着他们弄一下。

  羊城晚报:怎么想到从发型师跳到学电影的呢?

  窦骁:这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国外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参加一个选秀节目,后来就得了奖。有人建议说可否往演艺方面发展,我就说考虑一下吧,然后就去报考了电影学院,比较顺利地就通过了考试。

  羊城晚报:《山楂树之恋》首映式那天,周冬雨好像不太迎合媒体,首映式上毕福剑给你“下套”,你也完全不接招,这是安排好的,还是你就这样的性格?

  周冬雨:就像导演说的,80后、90后的小孩会比较聪明,我们看得出那些“陷阱”(笑)。

  羊城晚报:你不怕别人说一个新人耍大牌?

  周冬雨:这是耍大牌吗?不管是伟哥(张伟平)还是导演,从来没有教过我们这些虚情假意的东西。导演也跟我说,我们这个年龄就是一个纯真、简单的年龄,应该以最自然的状态去面对媒体。反而遮遮掩掩、装出很成熟的样子,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我们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大家看,我想大家应该都喜欢真诚的孩子吧。

  羊城晚报:现在你们也有了粉丝,感觉习惯吗?

  窦骁:最开始知道有自己的粉丝了,是在拍戏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有人在网上制作我的海报。那天我可激动了,收了工就跑回去上网。真的很感动,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一天。

  羊城晚报:你们怎么看待一些负面新闻,比如说周冬雨长得不好看,说窦骁是“富二代”、“关系户”……

  周冬雨:我和窦骁可能不同,我的平常心可能要少一些,但经过“三哥”的开导,我的心态也要慢慢平和一些了。

  窦骁: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去计较,因为我知道那是假的啊。别人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我这人脾气挺好的,也不会发火。

  羊城晚报:接下来你们是继续读书,还是继续拍戏?

  周冬雨:我还会回到学校去读书,参加高考。希望成为窦骁的师妹吧,学表演,这是我的目标。

  窦骁:我现在是北京电影学院大三的学生,所以还是会以学业为主。

  记者印象

  采访周冬雨和窦骁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钟,他们刚刚跟随张艺谋导演赶完一个宣传通告回到新画面公司。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的周冬雨,掏出一块巧克力,想赶在采访前吃完。看见窦骁走进房间,她又随手将吃剩下的一块巧克力递给了他,完全不介意身边有几位擅长捕风捉影的媒体记者正注视着她。

  每当窦骁回答问题时,周冬雨总是在一旁偷偷地笑。我问周冬雨在笑什么,她又捂着嘴不说话,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经纪人,用暗语交谈着。其实她的感觉我能理解,就好比身边一个原本很熟悉的人,突然有一天却在你面前正儿八经起来,这的确会让人有些忍俊不禁。只是,周冬雨这样毫无顾忌地把聚光灯的“背面”展现在媒体面前,的确不像一个会时刻顾及自己形象的新人。

  与这两位新人对话,是一次愉快的采访经历,尽管他们的回答不像老演员那样深入透彻,但起码不会虚情假意。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