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舜网讯 父亲是著名演员郑少秋,母亲是著名演员沈殿霞,郑欣宜一出生,就备受关注。因为父母离异,她从8个月起,就由母亲独自抚养。当她开始懂事后,就纠结于父母的恩怨情仇中,既无所适从,也难以自拔……而今,母亲去世两年,她与父亲郑少秋关系如何?

  2008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十二。20岁的郑欣宜脚步匆匆,走出香港无线电视台灯火通明的大楼,钻入一辆车,驶向了玛丽医院。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郑欣宜刚录制完《珍珠港》的插曲,接到制作总监乐易玲亲自打来的电话,“去医院,你妈妈情况不好了。”欣宜的心一沉。

  一路塞车,郑欣宜焦躁不已。这时手机响了,有条短信,是父亲郑少秋发的:情况怎样,要不要我也过来?她的心情更加烦了,没回复这条短信。这个父亲,从来没抚养过自己,却像一个幽灵似的,只要有事,他的短信就来了,内容千篇一律“不到肉”(很表面),欲言又止。

  郑欣宜的母亲沈殿霞,童年进入香港娱乐圈,演出了无数影片,多为配角,却是票房的保证。尤其是肥肥的风格谐趣轻松,家喻户晓。可是,母亲却是情路坎坷,1985年1月与郑少秋结婚,以40岁高龄怀孕,吃尽苦头,生下了郑欣宜。这段婚姻在郑欣宜仅8个月大的时候,因为郑少秋另结新欢,无法继续了。此后母亲一手将郑欣宜带大,没有再婚,无悔无怨。

  郑欣宜的父亲郑少秋,因为在电视剧《书剑恩仇录》里分饰陈家洛、乾隆、福康安三个角色,名声大噪。与沈殿霞离婚后,他立即与小他12岁的台湾演员官晶华结婚,生下了两个女儿。当时,直性子的沈殿霞,因为忍不住气,曾经闯入拍戏现场,狠狠扇了官晶华一记耳光。郑欣宜年纪稍长,耳朵里灌满了父亲薄情寡义的议论,灌满了父母、官晶华等人的是非恩怨。因此,她很享受母亲的溺宠,排斥父亲不期而至的关心。

  车,终于到医院了。姨妈,陈淑芬等人告诉郑欣宜,她的母亲进入弥留,已经送入危重病房抢救。郑欣宜颓然坐下,怔怔地盯着抢救室外那只无声闪烁的蓝灯,想哭,却哭不出来……突然,她掏出手机,飞快地给父亲回了一条短信:“不用了,有五姨她们帮手,你不用担心。”

  2008年2月19日,早晨8点多。随着一声尖锐冗长的仪器声,沈殿霞走了。外婆刚刚走,现在妈妈又走了,你们都撒手不管我了?郑欣宜没哭,她呆呆地、死死地盯着一动不动的母亲,一脸茫然,泪却流下了。

  3月2日,沈殿霞追思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一进现场,眼见一万多市民的沉痛之情,郑欣宜再也无法抑制悲痛,泣不成声!一旁的郑少秋心疼难耐,轻轻搂住了女儿的肩膀。可郑欣宜轻轻耸了一下,表示拒绝。郑少秋尴尬地松开了手。

  追思会上,郑少秋受到郑欣宜干爹邓光荣的指责:“欣宜有一个父亲,就像没有一样!”顿时,现场气氛格外紧张。郑少秋只好尴尬地解释:“我是听欣宜的话去做。”无数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了郑欣宜!她怎么说?让更多的人指责父亲?她当然不会,又一次,她潸然泪下,哽咽说道:“我们在纪念妈妈,请大家不要多是非。”

  面对数千人,女儿竟不帮助自己“辩解”,郑少秋的落寞看得见,他怏怏地坐下了。

  5月30日,郑欣宜生日。郑少秋在香格里拉酒店预订了一桌宴席,带着妻子官晶华、两个女儿,一直等她过来。可是,欣宜却没来。女儿对父亲的情感,依然荆棘丛生。

  8月,曾志伟出面,邀请郑少秋郑欣宜父女参加《欢乐今宵》,一起同台演唱。郑少秋很想修补父女关系,高兴地答应了,而且挑选了一首歌《天涯孤客》。因为,他觉得里面的一句歌词“哪日哪时鸟归巢”,就是自己要对女儿说的话。没想到,郑欣宜知道之后,竟然拒绝了。

  后来,曾志伟再次劝她,她才勉强答应。当晚演出非常成功。一到后台,郑少秋赶紧叫住她:“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我累了。”郑欣宜说完,走了。

  曾志伟见此情形,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慢慢来吧,现在,她一时无法理解许多事情。”郑少秋神情黯然,点点头,没做声。其实,郑欣宜的情形,令人揪心。虽然好友许诺了助郑欣宜的演艺事业一臂之力,郑欣宜也在妈妈病榻前承诺:“我会争气,我会乖。”

  但是,她进入娱乐圈后步履艰难。她接拍了搞笑肥皂剧《毕打自己人》,报酬仅仅1300港币1集。她饰演了主角之一,可常常被“NG”(镜头不合导演要求,重来一次)。

  有一场戏,郑欣宜饰演的余乐儿跟哥哥有一段对白,搞笑的台词,竟然让她连续三次笑场!罗镇岳导演急红了眼,不禁嚷起来:“学学你老爸老妈呀!他们演戏,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多次NG!”郑欣宜委屈得哭了。

  作为新人,她的经验与父母相比,哪能同日而语呢?“靠父母入道”、“二世祖”、“出入夜店”、“挥霍沈殿霞的遗产”、“养了个洋白脸”等各类传闻四起。郑欣宜抑郁寡欢,有空就与洋男友马克在一起逛街……而大部分的花费,就由她买单。她那2万元左右的收入,如何撑得起这样的支出?而且因为暴饮暴食,她的身体又开始“膨胀”起来。

  到2009年初,郑欣宜的体重暴涨13公斤,腰围达到了33寸!距离她2004年的那次减肥前的体重,只有一步之遥了。照此下去,欣宜简直就是自毁前程啊。

  打电话给陈淑芬的时候,郑少秋语气低沉:“欣宜纠结在我们父辈的恩怨情仇中,凡事用消极的态度对待啊。”“怎么办?”陈淑芬在香港娱乐圈里以足智多谋著称,这一下,也急得没了主张。“是时候了,我要将父辈的恩怨情仇,坦诚地告诉她。拜托你,抽点时间,把过去的事情仔仔细细告诉她。然后,我来做我应该做的。”决意要让女儿释怀的郑少秋,打定主意了。

  于是,有了陈淑芬与郑欣宜在工作室、咖啡厅、西餐厅的数次聊天:“你知道,你妈妈对秋官(郑少秋)有多痴情吗?其他人都怪秋官薄情寡义,可是他跟你妈妈离婚,原因岂止一种呢?难道,你妈妈的强势,不是原因之一?你上高中的时候,哭着闹着要改姓,她为什么狠狠给你一巴掌?直到临死,她想得最多的,依然是秋官。”

  “你知道,为什么你妈妈要将遗产托付给我?是你妈妈体谅秋官的难处!那天,秋官探视你妈妈,你妈妈先提出将遗产托付给他,他一脸难色。毕竟他那边有个家,有两个女儿!于是,他们商议,将遗产托付给我和你五姨共同管理。你知道,为什么你妈妈从来不说秋官的坏话吗?因为她知道,秋官心里惦记着你!人生的对与错,是与非,恩与怨,岂能简单说清楚?无论他是否辜负了你妈妈,他对你的关心始终如一!许多事情,既然过去了,就让它成为过去,如果我们一直纠结于这些恩怨情仇中,不仅秋官‘夹心’,你同样‘夹心’。你妈妈都体谅秋官,你也应该能。人不能怜悯自己,也应该体恤别人。”

  最后这句话,陈淑芬说得很重很重。“陈姨,我错了。”郑欣宜眼泪汪汪,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对。“知道就好了,有空,请你老爸当老师,学学他演戏,他的表演功力很深。有他指点,是你的福气。”

  郑欣宜“嗯”了一声。第一次,她发自心底,感到了豁然开朗。她蓦然发觉,自己真的疏远父亲太久太久了,应该主动修补与父亲的关系才对!“老爸……”多少年,欣宜不曾这样叫过自己?郑少秋有些恍惚,“哎”了一声,泛起点点泪光。

  2009年初夏,郑少秋赶往电视城拍摄新剧《龙兄鼠弟》,郑欣宜特意守在那里,见父亲下车,赶过去,叫了一声。前些日子,郑少秋练桌球,毕竟年纪大了,腿疾犯了。郑欣宜搀住了他,慢腾腾往前走。两旁,许多演职人员鼓起了掌!郑欣宜靠着老爸的耳边悄悄说:“过几天,我带马克给你看看吧。不算正式见面。”“好好好。”女儿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郑少秋幸福得找不到北了。

  自此父女在电视城的化妆间见面,成了一种习惯。郑少秋手里,总提着一罐清淡的老火汤。2009年10月,无线电视台计划重拍《72家租客》后,郑少秋一得到消息,就找了导演曾志伟。曾志伟二话没说,答应郑欣宜出演“上海婆”的角色,这是当年沈殿霞饰演的一个角色。

  当天晚上,郑少秋驱车来到了女儿在西半山嘉和苑的新居,亲自将消息告诉了她。郑欣宜一听,高兴得跳起来,一把搂住父亲,叭地亲了一口,说:“谢谢老爸!”可郑少秋正色说道:“要自己加油哦,看你的了!”“知道,你们领我进门,努力靠我自己啦。”

  郑欣宜确实有压力,当年母亲将这个角色演绎得那么出色,她呢?将得到观众什么样的评判?当郑欣宜拿到剧本,进入角色,终于体验到当年母亲的艰辛,体验到母亲的许多心思。在这部电影的开机仪式上,她兴奋而又忐忑,说:“母亲演得很可爱,太深入民心了。我不会代替妈妈,我只想跟她一样,通过这个角色给大家带来欢乐。也许,我没有父母的才华,但我会像他们一样努力。”

  2010年1月6日,似乎是寻常的一天,但对于郑欣宜,对于郑少秋一家人,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郑欣宜要到郑少秋家里吃饭。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