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昨晚,周立波海派清口江浙巡演南京站在五台山体育馆爆笑上演,之前曾有报道统计,他两个半小时的演出中观众笑点多达上百次,开场10分钟内记者很认真地现场计算: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不过到最后终于还是无解,因为实在是算不清了,只顾着笑了。而且他的幽默有层次、不低俗,某大学教授向记者表示:周立波已经不仅仅是个演员,他是个另类的公共知识分子,一个深刻的时事观察员和评论家。

  聊点新的 干么事啊?往水西门外送!

  海派清口的核心内容是时事和民生,周立波的演出常常每演每新,而昨天南京站的演出,一开场周立波就将刚刚发生的日本放回我国被扣押船长的新闻融入进来,“这个岛不是一般的岛,是钓鱼岛……在这个事情上,我国的态度一直是像雾像雨又像风,因为我们是中国,是玩36计的,星期一,我们表示不满;星期二,我们口头抗议;星期三,我们严重谴责;星期四,我们严正交涉;星期五,我们表示遗憾;星期六、星期日我们休息……日本方面吃错药了,以为我们好欺负,结果昨天就出事情了,他们关我们一个,我们就抓他们四个!迫于压力,他们放人了……”然后他开玩笑道:“下面是一则坊间传闻,仅仅是传闻哦,咱们就在这说说,可别说出去哦!他们放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听说了那四个日本人要往南京送了!干么事啊?干么事啊?往水西门外送!”

  玩点酷的 苏北话《菊花台》好听口伐?

  很多人知道周立波幽默、周立波犀利、周立波尖锐,其实,周立波的说、学、逗、唱基本功也是相当厉害的,昨晚周立波就现场炫了回技,“世博会开幕演出是宋祖英的演唱会,我是新闻发言人,嘉宾周杰伦唱了《菊花台》,我就跟他说,其实《菊花台》用苏北话唱更好听,于是我现场给他们唱了苏北话版的《菊花台》,结果他们都听得快休克了,周杰伦说他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菊花台》”,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之下,现场他用苏北话表演了一段《菊花台》,果然是唱功了得,而且……别有风味!中场时周立波还真是亮了真功夫,这回不是搞笑的苏北话版,“云河……”这首邓丽君的老歌《云河》被周立波娓娓唱来,还真是味道十足。

  讲点现实的 不动产,一动不动让你很惨

  “大家告诉我,南京房价贵不贵?贵不贵?我发现,我问了两遍,只有三分之一的观众回我‘高’,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三分之一是想买房的,另外三分之二是有房的,而且有的还不止一套,对不对?”周立波这次巡演是以经典的“我为财狂”专场为基础,所以钱、房价、工作、银行、按揭占了整场演出话题的一半,“房子是不动产,不动产是什么?就是当你有事的时候,它会一动不动,让你很惨。我可以毫不负责任地说,房价在10年到15年后,肯定必跌!为什么?这与我们的独生子女政策有关。1978年,全国有864张独生子女证,现在,32年以后,全国的独生子女达到了1亿4000万,这已经不仅仅是现象,独生子女是世界上的全新物种。爷爷奶奶有一天要走,一套房;外公外婆有一天要走,两套房;爸爸妈妈有一天会走,三套房。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也是三套房,一共六套房,两个人再按揭一套房……十几年后,你会看到满街手里有六七套房子的中年夫妻,但是他们付不起水电费,所以就要将房子抛售,于是房价就必然会跌……”“白领是什么?就是领来的工资全部用掉统统白领;蓝领呢,就是每个月钱少得让你根本懒得去领!所以我劝白领们,40岁前,财务没有实现充分自由前不要买房。那你问我怎么办?租房啊,周立波就是租房的……”

  说点语录吧 从地狱到天堂,路过人间

  本来想单独整理点“周氏语录”,但整理下来发现,“经典语录”实在太多,简直从开场到结束、从头到尾都是“语录”,就像一位笑得前仰后合的观众感慨的:周立波,太给力了——有黑色幽默的,比如“当你失败了就把它作为人生财富,成功了,就是财富人生”、“原来白痴炒股都能赚钱,现在赚钱的都成白痴了”、“按揭就是把你按在地上一层层揭你的皮!”“帮领导做100件好事不如和领导一起做一件坏事。”“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持有8000亿美国国债,我就搞不懂了,穷人借给富人钱,我们南京是六朝古都、旅游胜地,以后要有美国人在街上跟你打招呼‘hi’‘how are you’时,你就跟他说‘hi什么hi,还钱还钱!’”……当然也有人生哲学性质的,比如“生命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要做好随时打理好行李去上帝那里报到的准备。我们是从地狱到天堂,路过人间”、“如果不开心,你就近去一家医院,就什么都看开了,有快乐有健康,你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有钱就花花钱,没钱就花花时间,剥剥指甲、看看天花板……你开心的时候,所有人和你一起开心,你伤心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伤心”。

  周立波:北方观众更好伺候

  “大家好,我就是传说中的周立波本人”,昨天演出前,周立波在南京媒体面前亮相,接受了简短的采访,“我很想六登中山陵,但考虑到为了演出节省体力,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我每年都会来南京,去小汤山玩玩、吃吃东西,我很喜欢这里”。这次巡演一路走过来处处火爆,他很自信,“我在电视上说的东西绝对不再放到演出中,演出的内容也绝不会上电视,其实我的演出素材很奢侈浪费,很多很经典的东西用一段时间就不用了。很多演员一个噱头可以用20年,而我最多只用两个月”。

  因为演出节目要大量更新,加上海派清口内容的即时性,周立波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在浏览新闻资讯上面,“只要我人醒着,就在网上。手机、手提电脑,反正只要我醒着,一直都在资讯状态”。至于自己的演出模式和成功会不会被模仿他毫不介意,“有人模仿我,那我开心死了”。他还再次强调自己不会成立“周家班”、不会收弟子,“我更看重质量而不是数量,我也不会搞连锁模式,虽然我有这个能力,但我不想产业化”。很多人猜测此次江南巡演也是周立波走出上海走向全国的一个信号,对于北方观众是否接受这一点他一点不怀疑,“其实北方观众更好伺候,他们天生的幽默感,让幽默对接起来毫不费劲。而且地方方言在海派清口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它只是我一个传达的工具,好多曲艺的特点就是靠方言,这点我不认同,我认为方言就是鸡精、味精,并不是必须的,只是调剂的”。(张艳)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