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2010年《快乐男声》刚刚落下帷幕。从2004年第一届《超级女声》开始,到今年的《快乐男声》,过于频繁的选秀节目,令这一届“快男”被称为“三无产品”:无争议、无话题、无毒舌,选秀节目已走到“无鱼可捞”的尴尬期,评委高晓松说,选秀节目也该有休渔期——

  ■尴尬现状

  好苗子都被捞完了

  今年的“快男”尽管也有武艺这样的“人气王”出现,但影响力下降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有人说今年的“快男”是“三无产品”,这与2005年“超女”成为当年最热的社会话题相比,确实令人尴尬。“快男”比赛结束后庆功酒会上,连续多届担任选秀节目评委的高晓松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对选秀节目的尴尬处境提出了看法:“其实选秀节目就跟捕鱼差不多,渔夫捕鱼都会有休渔期,让鱼儿长大,但现在的选秀节目每年都搞,而且不只一家电视台搞,光上星播出的就有十几家,地方台的加起来估计有几十家,能捞的好苗子都捞完了,到今年参加比赛的选手,好多都是没有长大没有成熟的,都还是孩子呢。频繁的捕鱼当然会造成观众接受不过来,也必然会有一部分观众流失。”

  高晓松指出,选秀过于频繁,导致偶像价值贬值,“每年出来那么多人,能被记住的有几个?我们需要偶像,但是这个时代,偶像多了就不叫偶像了。”

  ■原因分析

  选秀今年做得“不自由”

  2005年的《超级女声》,让湖南卫视大放异彩,更加巩固了其综艺老大的地位,此后每逢4月到9月,选秀节目就成了湖南卫视的重头戏。“快男”导演洪涛也承认本届“快男”无论从影响力还是收视率上都有所下降。“做今年的节目,我本身压力特别大,因为大家对选秀节目都有一些疲劳,选的过程中也缺乏预热,也不能在最黄金时段有一个最广泛的传播,造成它像是一个谁都不认识、没人要的孩子一样。”尽管洪涛也承认“选秀节目发展了这么多年,最好的苗子已经被收割了,再发展需要培养期”,但他表示,从一档电视节目来说,选秀依然是有它的存在的价值,“至少要把选秀做成一档好看的电视节目,我们还是做到了。”

  而湖南卫视副总编辑李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经过了辉煌期,目前选秀节目已经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每次比赛后,我们都会总结,分析观众、市场和广告的变化,最终都决定还是要做,从全球角度来说,选秀节目还是与观众互动最好的节目。”对于有很多观众觉得今年的选秀不好看了,李浩认为是节目做得“不自由”了,而非市场萎缩,“选秀最大的能量还没有发挥出来,很多人都会拿今年的比赛和2007年的‘快男’比,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2007年,我们做得还是相对比较自由,想要重拾当年辉煌的话,我觉得应该找到与观众互动的一种新的方式。”

  天娱总经理龙丹妮对于选秀也是信心十足:“我们每年的选秀都会遇到各种各样新的问题与困难,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有信心能及时调整,‘快男超女’的选秀是湖南卫视的一个品牌,这些问题不会影响到我们把选秀长办下去的决心。”

  乐坛消化不了选秀选手

  从一开始是平民展示梦想的舞台到如今,选秀节目已经成为造星的最便捷模式,高晓松直言不讳:“选手都想当明星,这是欲望,不是梦想。”每年签约的选手,绝对不下百人,但成功的却寥寥无几。李宇春的成功,已经不能重现。高晓松称,选秀节目不能只管捞鱼不管养鱼,“选秀本身并没有问题,但选秀产业后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现在的乐坛就是这个样子,唱片业不景气,版税制度又不完善,这些选手出来了,没有后续的发展,比赛结束,不用几个月,就没人记得你了。”

  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选秀出来的人同质化严重,乐坛根本消化不了,“每年出来那么多人,有特色的没有几个。我觉得选秀节目也许应该细分一下,寻找差异型选手。”

  ■选秀方向

  要加强“选秀后端”的实力

  湖南卫视副总编辑李浩表示,选秀的方向,不仅仅是做一个节目,而应该是打造一个产业链,“选秀节目打通了节目、广告、艺人、经纪人、音乐市场等,管理有序的话,完全可以持续不断地进行,每年推出新人也符合传媒本身的规律,所以它完全有持续办下去的依据,是有生命力的。”

  对于这个产业链后端的薄弱,李浩称,目前和天娱方面,都在考虑加强选秀后端的实力,“比如我们会给选手提供更多的机会,去年开始我们在电视剧上加大了提供舞台的机会,还包括我们栏目的主持,就像TVB一样,它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艺人,它也有选拔机制,只是没有放到电视上播出而已。等到发展成熟了,也完全可以衍生出新的栏目,比如我们目前就在策划,完全用天娱的艺人,打造一档节目。”(记者 罗媛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