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小说 《山楂树之恋》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电影也延续了这一宣传语。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张艺谋神情淡定,坦承《山楂树》是自己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有自己当知青时的恋情影子,但刚一触及初恋话题,老谋子却又赶紧绕过,“不想与大家分享”。而对于试映后同样引发的各种争议,老谋子却是兵来将挡,一一予以回应。

  ■回归

  “我不会被大家的议论给说晕了

  Q:在宣传时曾说《山楂树》是您的回归之作,同样是写青春纯爱,《山楂树》跟《我的父亲母亲》有什么区别?

  A:这两部电影主题确实很接近,但风格完全不同。 《我的父亲母亲》用散文式结构,尤其它的彩色部分,抒情是很外化的,色彩、风景如诗如画,演员用动态奔跑,万山里那个红棉袄跳动,直接表达着浪漫,给人美的感受。而《山楂树之恋》我们一开始就确定它的风格是娓娓道来、朴素平实、洗净铅华,所以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方法,靠两个演员生动的表演和老演员的配合,由人物带入、丝丝入扣。

  Q:您从文艺片转型拍商业大片,又从商业大片回到文艺片,有人说是因为拍不好商业片,所以才回来拍几部文艺片来挽回声誉?

  A:我拍电影这么多年,很多人不了解我,对我有好多猜测。其实我一直很正常,始终保持平常心。对我来说,大片也罢,小片也罢,文艺也罢,商业也罢,其实就是我碰到一个感兴趣的题材就会去拍。我没有把自己伟大化,我也不会被大家说东说西的议论给说晕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电影是拍不完的,我觉得华人圈里一线电影导演的水平都差不多,在于你的运气能不能碰到一个好剧本,能不能有运气在临场发挥好。只要这两个运气有了,任何一个好导演都会拍出一个好电影。 ”

  Q:那您为何选中《山楂树之恋》?

  A:其实在奥运会之前,就有家公司请我来拍,但当时我对这个故事一无所知,而且忙着奥运会,之后又是《三枪》,所以就错过了。后来我看到作品了,我被触动了,决定拍这部电影。但开了很多次会,90%的人都让我放弃,说这个小说太轻,因为在《三枪》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好像来帮我翻身。但我不考虑名利,不考虑翻身,就因为作品带给我的这点原始感动,所以才想把它拍出来。

  ■初恋

  “片中有我的影子”

  Q:电影里的生活有你当年下乡时的经历吗?电影里有没有你自己的影子?

  A:会有,知青题材文学这几十年里很多,因为这曾是中国几千万人共同的轨迹。就像电影里男女主角照相时,摄影师说的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句话经常是印在照片上的。

  Q:首映礼上,大家都说了自己的初恋,就您没说,在这里可以说说跟大家分享吗?

  A:我恰好就是不想跟人家分享 (笑)。知青生活很多人有经历,在爱情方面也有很多共同点,无论是书还是电影中的描写,就比如说,只要跟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就会怀孕,很多人跟我聊过,那时候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老三的经历和我有相似的地方。

  Q:那么是您那时的恋情纯,还是电影的纯?

  A:那还是电影里的更纯吧,因为是艺术加工过的。

  ■纯爱

  “真正的爱情都干净”

  Q:电影标榜“纯爱”,在您看来什么才是纯爱?

  A:我觉得,真正的纯爱来自于内心的感受,其实并不是以某种方式固定化的,不是说有没有肢体语言,有没有身体接触这些标准,纯爱是各人的感觉,每个人都有爱情,当他(她)真爱的时候,谁能说他(她)不纯呢?

  Q:电影的宣传语是“史上最干净的爱情”,在您看来,什么爱情不干净呢?

  A:其实不要太在意这个宣传语,这只是从小说中来的。如果是真正的爱情,都是干净的。不干净的爱情是不存在的。

  Q:从电影里看,好像是有了性,就不干净了?

  A:纯爱是一个定义,跟有性无性无关。

  Q:和原著小说相比,电影基本上没有了床戏内容,为何这么处理?

  A:其实原著小说写得很露骨,小说中有很多这样的描写,尽管在床单底下,也是颇为详细的。但是中国影视作品在表现这个部分还是有限制的,我并不想、也没能力在这方面进行突破和挑战,其实每一个导演,都是点到即可。找到一个合适的中国传统赋、比、兴的方式去表达。你问作家,作家会说,人物会带着我写,跟着演员走,找到现在的方法去表现性爱、性爱的萌动就可以了。而且两张那么单纯的面孔,也不能承担太多性的元素。

  ■选角

  “我也很想按文学形象找,但没找到”

  Q:老三和静秋两个角色如何选出来的?您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怎样?

  A:当初选静秋的标准是“不光漂亮,一定要青涩”。为此,我们看了近6000名试镜者的资料,几乎绝望时才看到周冬雨,其实她是副导演第二次推荐,因为此前我已经看过她的录像资料,但可能当时不在状态,但副导演又找她重拍了一次给我看,觉得还有点意思。后来我第一次真正和她见面是她和十几个女孩一起来北京,她是惟一一个妈妈陪着来的,我的第一印象是她比我想像的要小,比静秋也小。但是真正电影开拍之后,她的状态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接近静秋。

  Q:不过周冬雨好像跟小说中有点出入,小说中比较丰满,这个静秋特别文弱、惹怜。导演怎么想的?

  A:我也很想按文学形象找,但没有找到。电影的规律是:更注重这张脸带给你的感受,大银幕会把演员的表情、五官放大数万倍,一丝一毫细微体现出来,所以最重要的是脸。我没有刻意做改变,但如果不能按完美的文学想像去找演员时,我就还是回到电影基本规律上来寻找。

  Q:对“老三”窦骁的第一印象呢?

  A:对窦骁来说,他很多部都是本色出演。你知道,我第一次看到窦骁,几乎就觉得自己已经见到书中的老三了,他眼睛里的干净,以及他笑容里的纯,已经是小说里的那个人了。

  ■“谋女郎”

  “周冬雨不是章子怡,也不是魏敏芝”

  Q:和巩俐、章子怡这些前任“谋女郎”相比,如何评价周冬雨的表现?

  A:章子怡演《我的父亲母亲》时已经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了,当然她已经学过表演,而且人又很聪明,属于正常的工作。而周冬雨是个彻底的新手,所以也不好直接比较。但我在现场反而不是教她怎么去演,而是去让她做回自己。首先要让她自信,慢慢适应电影的运作,让她建立起和人物的距离感。周冬雨不是章子怡,也不是魏敏芝,她不是生活在农村,她的悟性很高,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Q:周冬雨拍到什么时候让您感到惊喜了?

  A:应该说是渐入佳境。大概拍到一半时吧,我不用再费力去喊停、指导她该怎么去演,她拍得很自然,经常带给我惊喜。尤其是拍到后半段时,一点也不输给专业演员,甚至在有些细节的把握上,只有第一次演戏的才能有这样的表现,专业的反而演不了。(记者 轩召强)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