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电影《山楂树之恋》改编自同名小说,难免会被拿来与原著作比。面对诸多质疑,张艺谋一一予以回应。

  没有激情戏就是纯爱?

  “只要真爱就是纯的”

  小说《山楂树之恋》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电影也延续了这一宣传语。在昨天的发布会上,记者屡次把“纯爱”问题抛给张艺谋,有人问他舍弃书中对“床戏”的描写,是否是出于“纯爱”的考虑?张艺谋说:“首先纯爱是个定义、概念,和有性无性无关,只要真爱就是纯的。小说中有很多这样的描写,我个人觉得还是颇为露骨。中国的影视在表现这部分上一直是有限制的。这是中国的现状、体制决定的。我并不想在这方面做多大的突破和挑战。通常在处理这些情节方面,每个导演都是点到即可,或者找到符合中国传统的赋比兴的方式。”他也表示,做这样的处理还有一个原因是,选定演员后,不是导演要怎么拍,而是跟着演员走,从这个角度看,找到这个方法表现性爱的萌动,也是因为他们。

  静秋为何如此瘦弱?

  “电影更注重演员五官”

  原著中的静秋体态丰满,周冬雨与原型人物形象有出入。

  张艺谋则坚持认为周冬雨是静秋的不二人选,“我很想按照文学的形象在生活中找到,但找不到。电影更注重演员的五官,更注重这张脸的生动。大银幕会把演员的表情和五官放大数万倍。我没有刻意做改变,只是我们根据想像去找女演员时,还是要回到电影的基本规律”。

  延续《我的父亲母亲》?

  “风格完全不同”

  《山楂树之恋》的风格,感觉比较像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对此,张艺谋并不认同,“《我的父亲母亲》用了散文诗的结构,抒情外化,色彩风景如诗如画,演员奔跑在满山红棉中。《山楂树》我们希望走娓娓道来、朴素平实、洗尽铅华的方向,所以采取了完全相反的、靠大量细节的生动表演,由人物带入丝丝入扣的感觉,风格完全不同。我可能永远会重复生命和爱情这两大主题,但风格永远不一样”。(记者 徐宁)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