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北京日报9月10日报道 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在北京卫视已播到14集,伴随而来的争议也愈炽。这次,评语中的高频词除了“雷”,还冒出个“鬼”字。而被大家“炮轰”的“鬼”点,除了服装造型、剪辑手法外,主要是配乐。“新版的音乐真让我纠结,这又不是拍《聊斋》。”“那女声老是突然冒出来,也太瘆人了吧,我是在看鬼片吗?”面对诸如此类、甚至尖刻的“鬼乐”评价,新版《红楼梦》作曲之一杜薇哈哈一笑:“不好意思,我吓着大家了。”

  “带电”的昆曲“根”没跑

  2008年冬天,李少红的“御用音乐制作人”廖嘉伟把并不出名的作曲人杜薇介绍给新红楼剧组,之后,杜薇又引荐了自己的师弟,电影《手机》、《白银帝国》的配乐作曲者郭思达。经过一年多磨合,杜薇、郭思达联手创作出全剧包括片头、片尾曲在内的15首插曲及各种背景乐。“其实我们考虑过好几个方案,包括纯民族风、纯西洋管弦乐。”杜薇说,但他们最终敲定了“带电”的昆曲风,“就是用‘氛围电子’乐打底,主题性则用昆曲表达,根还是民族的,没跑。”

  可是用昆曲贯穿始终,许多观众感觉距离太远。对此杜薇表示理解,毕竟昆曲的流行度不高,但“不要忘了,《红楼梦》讲的是贵族故事,贾府不是一般的市井家庭,所以一开始世俗小调就不在我们的创作视野里”。为了表现贵族气质,配乐中用到的民族乐器也多是阮、古琴等“文人音乐”的代表。至于在古典韵味浓厚的主题中用电子乐会不会太矛盾?杜薇解释道:“‘氛围电子’最能营造出导演所需要的‘梦’的迷幻、神秘感觉,这是其他如民族、西洋乐都做不到的。”

  那股“阴性”很“鬼”

  “最近我回答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你的音乐怎么弄得跟鬼片似的?’”没等记者问,杜薇自己就笑着把“鬼片”二字抬了出来。显然,对此她并不是很介意,“但我真觉得这只是一种风格而已”。

  对“鬼乐太雷人”的评价,杜薇回应:“从文学上说,鬼神文化本身就是古典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音乐上说,李导的片子,从《大明宫词》到《橘子红了》,一直是阴柔的路子。而音乐必须为剧服务,况且昆曲本身就很阴柔,所以这种贯彻到音乐上的‘阴性’,大概就是老百姓眼里‘鬼’的地方吧。”

  剧中,金陵十二钗人人都有自己的判词和代表乐,例如王熙凤一出场,配乐里就有笑声,林黛玉的音乐中则有咿呀之声,这也让不少观众觉得“恐怖”。但杜薇说这其实是从每个人的性格入手,“导演要求每首判词一出来就必须知道说的是谁,所以得找出各人的特点,像林黛玉的咿咿呀呀,是表现她的天真纯洁。”

  “遍地都是我的声儿”

  “网上有人说:一听到背景乐里冒出来拉长的咿呀女声就背后冒冷汗。哈哈哈,真抱歉,那是我的声音!”说话时有着低沉嗓音的杜薇,很难让人想到片中的吟哦包括插曲中的所有女声,都是出自她口,“我一唱歌嗓子就会变高变尖,好多朋友也听不出来。”她并不介意记者透露演唱者,“还是让广大人民群众尽量有的放矢地骂吧!”

  因为音乐的“根”在昆曲,她和同样参与配乐演唱的郭思达还向昆曲大师张卫东请教,录唱时她戏称自己用的是“创造性演唱法”:“脑子里是昆曲的东西,由它发散开,开口了就自由发挥。”李少红特别中意她的吟哦,也就是观众眼里“诡异的拉长的咿呀女声”。成片出来后这些吟哦所用之多,连杜薇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用了这么多地方。朋友跟我说,你火了,遍地都是你的声儿!”虽然知道网友反应激烈,她还是挺认同导演的做法:“这是她的音乐特色吧,你看之前的《大明宫词》也是这样,大段的人声合唱。她就是觉得人声本来就是音乐的一部分。”

  比起87版配乐的凄美、悲凉,还有《枉凝眉》那句“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20年的传唱不息,新版《红楼梦》配乐要被人接受似乎还得有一段路。杜薇说自己也是老版配乐的“粉丝”,但在创作一开始就“压根没想过比较”,她在博客中写到:“在我的眼里,老版红楼是写实,新版红楼则是印象。同一个大海,老版讲的是潮起潮落,而新版在意的是不同的光色在海上的映像——一个大的幻梦,一条在海水里游弋的鱼儿。”实习记者 王砚文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