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先锋人物陈奂仁:香港乐坛的感性科学家

卖出去的第一首歌就是给张学友(在线看影视作品)唱,第一次担任制作人就是陈奕迅(在线看影视作品)的专辑,他编曲、演唱、RAP,甚至还会口技。他写歌,做音乐,做演出,都是靠心血来潮,随性去做,他的歌词很直白,完全取决于写词当天的心情,也正是这样,你能很轻易的了解他想要表达的东西。

听陈奂仁的演唱,也许并没有什么技巧,但是他的声音带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能够释放出歌曲要带给听者的那种感情。和陈奂仁聊天,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温和,带有磁性的男中音,始终面带微笑,再配上他的身材,和弥勒佛如出一辙,而他的心态也是那么随性,时刻抱着一个感恩的态度来面对周围发生的事情。

身份:歌手

找欧阳靖因为他最屌

以陈奂仁在制作人圈子里的口碑和业务水准,他完全可以过的舒舒服服,每年一两张天王天后的唱片制作,创作自己想创作的就可以了,他却坐不住,跑到台前当歌手,而且一年之内就出三张。在他看来,今后在音乐圈要想成名,长什么样无所谓,但必须唱作俱佳。

搜狐音乐:这次是有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从幕后转到台前来做一个歌手呢?

陈奂仁:其实对我来说,我是想做音乐,我喜欢做音乐,也不是从小,大概十九岁的时候吧,就开始迷上了流行音乐,启发点是一个叫U2的乐队,启发作品是一个叫《Rattle And Hump》的音乐电影。我那时候是看录影带,我没办法一口气看三首歌,因为我会喘不过气来,这个作品就联想到感受到:四个人在台上,经过一个半世纪,还能给我这么大的一种感动,我就开始觉得,音乐真的太神奇了,是一种魔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开始喜欢上流行音乐,喜欢流行音乐一共有两块,一块是做唱片,一块是做演出。我开始是在酒吧里做演出,后来慢慢的做Demo,在25岁的时候,跟陈奕迅《爱是怀疑,反正是我》那一张唱片,开始做唱片,开始发现我这一生中最好奇的两件事,一是怎么做好的唱片,二是怎么做好的演出。所以对我来说,幕前幕后都是音乐嘛,我都是追求同一样东西。

搜狐音乐:为什么第一张就推出翻唱专辑。而且还是非主流或者非大众的爵士乐?

陈奂仁:爵士是我大概两年前在香港,应该是我做制作案的时候,我的录音室就在香港中环,中环楼下有很多酒吧,我就跑到楼下,去了李玟给我介绍过的一家酒吧,爵士酒吧,我就在那里跟乐手即兴合作了三首歌,觉得很有释放的感觉,很轻松,那种快乐让我觉得有一种感悟,当然,这就是我的出发点,这就是我做音乐的原因,就是要找这种快感,所以我就不得不问那个钢琴手,叫Jason Chen,陈以桐,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做一张爵士专辑,他就一口答应了,后来就一步一步的把这张专辑做好。这张专辑最大的意义是,首先,我回到了做音乐的原点,就是为了做音乐而做音乐,没有想到什么其他商业的考量,第二就是这是我第一次挑战我最大的一个心魔,就是爵士。如果古典音乐算是顶尖的、最高水平的音乐形式的话,那么爵士音乐是跟古典是差不多的,一样的水平,那当然我现在害怕爵士,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它,所以这张专辑我当时会做出来,我其实没有想到什么东西,我只是想把它做完,之后再找发行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很长远的目标或者企图。

搜狐音乐:第二张专辑你是跟欧阳靖合作的,我们在听的时候,感觉好像两个人各唱各的,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吗?

陈奂仁:其实这张专辑,是做完了爵士后,我就手痒嘛,我说,第一张玩得这么好,真的很好玩,我想玩另外一个东西,我想做一个闪电专辑,就是很短的时间内,录一个大碟,我起初是想一天弄一首歌,把它写好,录掉,可是我害怕一个人做的话,我怕我会执着,一执着就不好玩了,所以我就决定要找一个搭档,想到这回事的时候,我就同时联想到欧阳靖,因为他跟我的速度是差不多快,最重要的是速度,而且毫不受拘束的直接即兴发挥、写作和录音的人其实不多。

搜狐音乐:香港其实有很多的饶舌团体,为什么就会单独想到让欧阳靖来一块做?

陈奂仁:因为他最屌啊!找到他呢,才发现原来这个决定是对的。其实我们之前互不认识,我就找到了一个电话,约他出来请他吃个饭,认识了一下,觉得气氛挺好的,就问他想不想合作,他也一口咬定了,之后就一步一步互相认识,同时把这个产品弄完。其实写作的过程很简单,就是由第一天开始,他就进来,我们一起吃了一个饭,这个饭很有意义,这个饭叫方便鸡,为什么叫方便鸡呢?因为它是去了骨的鸡,咖喱鸡,而且很便宜,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每天我们会先把这个东西吃掉,然后我会问他一个问题,今天心情如何,他会给我一个回复,他的回复就是当天要写的那首歌的启发点。写的第一首歌叫《什么都不做》,因为当天他说他很懒,第二首歌叫《安眠药》,因为他说他很困。之后写下来,到后面的比如《妥协》、《妈妈》那几首歌,就已经脱离了这个方程式,我们会先聊一两个小时,闲聊,聊到的话题将会变成启发点,整个过程就是他会先说出一个概念,我会起一个大纲,然后我们各自写各自想说的话,再融在一起,从某个角度看,的确是他在说他的心里话,我在说我的心里话,虽然是分开的,不过两个都是同一个启发点,然后再把它录完。

搜狐音乐:你是不是很快要出第三张专辑了。

陈奂仁:对。

搜狐音乐:第三张专辑曲风以什么为主,合作对象确定了吗?

陈奂仁:合作对象是一个叫陈奂仁的小朋友,他挺胖的,他的笑容感染力挺大的,他的歌声还不错,是一张个人专辑,我差不多已经做完了,主题应该是说谁是陈奂仁吧,或者陈奂仁是谁,双方面,一方面介绍一下陈奂仁这个胖子是谁,另一方面可能我在问自己,你是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这张专辑可能就是我做音乐的一些经验,或者说我人生的一些经验。

搜狐音乐:曲风大概是?

陈奂仁:多元化吧,是一个制作人专辑。

搜狐音乐:大概年底推出吗?

陈奂仁:年底。

搜狐音乐:那一年之内出三张专辑,这么短的时间出这么多,歌曲的质量怎么保证?

陈奂仁:应该挺不错的吧,我觉得四个字吧,心血来潮。突然间觉得我缺乏了做演出这一块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一块的平衡,我觉得,我的两个大好奇,一个是做唱片一个是做演出,大概经济学毕业之后,我就好像几乎一直在专注做唱片,做演出这块就忽略了,突然间觉得我为什么要做音乐,这两样东西我都要追求,所以突然间就心血来潮。其实爵士那张我去年就做完了,在香港已经发了,在内地今年才有机会发,《买一送一》刚刚在香港发了,再在这里发,国语专辑、个人专辑会先在内地发,再在香港发。

搜狐音乐:之前你做了那么多嘻哈音乐的专辑,你自己会不会推出一张纯的嘻哈方面的专辑呢?

陈奂仁:需不需要解释一下嘻哈跟我的关系呢?嘻哈其实是我在……第一个所谓有嘻哈元素的专辑应该是CoCo的《so crazy》,那首歌她就要我给她客串饶舌,我就从那里开始迷上了嘻哈的制作概念,嘻哈的制作概念很特别,它能够用最基本的元素来弄完一首流行歌曲所需要的所用东西。譬如说,如果一首歌把它当成画面来看,它有低音律、中音律和高音律的话,低音应该就一个大鼓,中音就一个小鼓还有一个人,高音律就一个sample,它就这样,很简单的节奏,不过把所有的东西弄得一块块的很大,加上一个人声,我们现代人比较喜欢听人声嘛,那流行音乐其实就是一个音乐背景、一个音乐底,再加上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在说什么或者唱什么,就结束了。嘻哈音乐的这个原则为什么能够实现,因为它很准确的拿捏了流行音乐最基本的需求,我就很好奇这个东西,一迷上就五六年,从那时候开始,直到两三年前。现在我做的所有东西,其实我的基础有很大的部分都来自嘻哈音乐,会不会出嘻哈专辑?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我相信总会有这个可能。

搜狐音乐:这些年香港歌手在内地的声势越来越弱了,可能因为大家听粤语少了,你觉得除了大家听粤语少了,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陈奂仁:听粤语少了,你说内地吗?你说香港歌手在内地的发展弱了吗?

搜狐音乐:大家说来说去好像总是陈奕迅、郑秀文、何韵诗、Twins,这么多年好像总是这几个人,感觉在香港有名气的二线,在内地几乎没有……

陈奂仁:那谢安琪算不算?

搜狐音乐:算一线吧。

陈奂仁:那算不算新的一线歌手呢?

搜狐音乐:算。

陈奂仁:那其实,可能感觉上……我也没有研究香港歌手在内地的号召力和发展,不过我相信,如果感觉上有弱了的话,应该跟唱片业有关系吧,唱片业的发展、唱片销售的衰减有直接关系,对我来说,我近期合作的,其实就是你所说的那些,除了谢安琪。我觉得他们的发展很自然,而且有一种成熟感。譬如说何韵诗,我第一次跟她合作是六年前,然后中间隔了一段时间,近年来我们合作了三张唱片,我觉得她有成熟。郑秀文我最近才认识,今天在这里(北京)也是因为她,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正面、很成熟、很潇洒的女人。我超爱她,所有最近合作的歌手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如果说他们没有那么火了的话,也挺自然的,因为他们毕竟都是有历史的歌手,他们的唱片公司也不会太放心思去捧红他们,因为他们毕竟不是偶像派的新歌手,不会拼命让他们拍电视剧之类的。他们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比较个性。如果说有一个大转变的话,乐坛从90年代、2000年前后很注重偶像歌手的年代,变成比较个性的歌手会能容易出来,偶像歌手比较少见,这样其实很健康的,这个现象如果要解释的话,应该是偶像歌手很贵,这些已经不像往日。

搜狐音乐:需要花大笔的资金把他捧到那个位置。

陈奂仁:对,大家记得F4嘛,5566、Energy这些,都是要靠一个电视剧、一个电视节目,宣传的资本很大,消耗率很快,比如三个月。很多宣传都要钱,都是资本,最近可能资本消减了,所以这一类的产品就少见了,或者说风险变大了,所以少了。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