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杨丽萍接受采访

“粤东门户”广东惠州景色怡人,素有“半城山色半城湖”的美名。4日晚,不加雕琢、散发着乡土气息的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出国巡演后的国内首场演出在这里亮相,来自云南的风景、风情、风姿震撼了这个岭南名郡。9月25日,杨丽萍将带着她的团队登陆琴台大剧院,她清楚地记得,这是她第5次来汉巡演。5日凌晨,杨丽萍结束首场演出后接受了记者专访,她说,武汉是她的福地。

如何保持激情? 每一次重复都是不同的

2003年,杨丽萍亲自到云南各族农村甄选了60多名能歌善舞的农民演员,排演展现最古朴原始的民族舞蹈,汇成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7年来,《云南映象》在国内外先后演出了近3000场,成为中国标志性艺术精品。

持续演了7年,当年19岁的鼓手虾嘎如今已27岁,小彩旗因为长大只能改演其他角色,大部分演员的足迹也遍布世界各地——从闭塞的山村走向耀眼的舞台,这些农民演员眼界开阔了,心情改变了,他们的表演还一如当初吗?前晚的舞台上,演员们拼了命地呐喊,不吝力气地跺地板,气势如虹,气吞山河,丝毫不见懈怠。杨丽萍说,站在舞台上,看似每一次都是在重复自己,但每一次又都是不同的,“因为他们每一次的舞动,既是自然的再现,同时又是一次艺术的重生。”

如何超越自我?筹备谢幕之作《孔雀》

出生在云南的杨丽萍对那片神奇的土地饱含深情,她的“云南三部曲”继《云南映象》、《云南的响声》之后还在继续,那就是正在筹备的舞剧《孔雀》,“此后,我就告别舞台退居幕后啦!”说到这儿,杨丽萍眼神中透出无限的不舍。

1979年主演舞剧《孔雀公主》,1986年创排舞蹈《雀之灵》,1998年自编自导自演电影《太阳鸟》,一路走来,孔雀成为杨丽萍的路标,而她也像孔雀一样,一步一步,羽翼渐丰,惊艳亮相。而这,也是她将收山之作定为《孔雀》的原因之一,“从二十出头开始跳孔雀舞,到现在快30年了,生命的历练越来越多,内心的理解也就越来越多。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

在杨丽萍看来,舞剧《孔雀》的故事性更强,技巧性更强,“这一次,我请了很多专业舞蹈家助阵,当然,也会给年轻人更多的空间。”不愁接班人的杨丽萍笑言,“这几十名演员经过7年的强化训练,早已出师了。”

如何享受生活? 舞蹈就是自己的孩子

艺术是用生命换来的,这话对52岁的杨丽萍来说一点儿不假:她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投入舞蹈,当年筹备《云南映象》时甚至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为了一生追求的艺术,对家庭生活保持低调的她一直不曾怀孕、生子。

杨丽萍说,舞蹈给了她人生最大的舞台,也成为她生活的全部。如今,“我热爱生活,喜欢清晨起来听鸟叫,喜欢用舞蹈表达自己的生活。”说到传统的怀孕、生子,她笑了,“我对家庭生活的理解、对儿女的理解,和你们不一样。”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一只小蚂蚁可以是自己的儿子,一个舞蹈更是自己最心疼的孩子。”

从《云南映象》到《藏谜》再到《云南的响声》,七年里杨丽萍频频抛头露面,她与媒体的关系也从陌生到熟悉,这位舞蹈家鲜明的个性一如她的舞蹈剪影,明了、清晰。采访在后台的化妆间进行,来不及卸妆的杨丽萍为了不让媒体朋友久等,连演出服都没换就跟大家见面了。不过一见来自各地的长枪短炮,她立即摇头,“这灯光不行,不能直射啊!”直到工作人员找来一条白色浴巾代替反光板,杨丽萍才欣然开口应答。一名外地同行可能过于紧张,接连提出几个显然没有做准备的问题,随后她的照相机又没电了,杨丽萍毫不客气地说,“你可以走了!”在舞蹈家看来,记者采访如同她登台表演,如果不做好充分的准备,观众是会退票的。(本报特派记者王虹发自广东惠州)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