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历时近四年,新版《红楼梦》终于面世了。9月2日上星开播以来,第一集就在北京卫视创下破九的超高收视,全国上下也掀起新一轮红学热潮。或许你已经从各方各面听到了关于新版《红楼梦》的各种声音,但它究竟如何,恐怕还是要自己亲眼看过才知。对此特意献上一卷“不完全”观剧指南,梳理一下新版《红楼梦》中你不能错过的精彩内容。

指南一:香艳镜头大搜索

新《红楼梦》剧中几段香艳镜头被好事者夸张放大后,在网上引来一片炮轰之声。更有甚者,随着新《红楼》的上星,网友自制MV《青楼买卖》也在网络上大热起来。制作者从剧中挑选出和歌词非常契合的镜头,一番神奇的剪辑重组,再搭配上十分给力的神曲《爱情买卖》,制成了这部创下超高网络点击率的神作,大有赶超新《红楼梦》本尊之势。

贾瑞与凤姐在风月宝鉴中云雨一段,相比87版的隐晦,新版来了个鲜明大胆的详述。凤姐宽衣解带和贾瑞猥琐的表情特写,还是让许多人大呼受不了。而宝玉和黛玉在床上玩闹的一段本是展现二人两小无猜、童真乐趣的砝码,却由于衣衫不整、动作幅度过大,被观众斥为“床戏”,不幸归入香艳镜头之列。

另外,原著中关于宝玉与秦钟等人的同性暧昧关系,此次在新《红楼》中也被体现出来。这是87版所远远不能及的。

指南二:别被“忠于原著”的旁白吓到

新《红楼梦》从开拍伊始,就打出完全“忠实原著”的口号。的确,名著改编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改编的尺度确实不好拿捏,所以李少红选择了最保守的应对方法:大的情节走向完全按照原著来,小的细节让几位80后编剧按照自己的理解自由发挥。

于是,全剧出现了两种极端状况并存的现象。一方面,原著中旁白的形式被大段大段地引用,这种完全照搬的做法让人感觉观剧像在看电视散文,文字成了重点,画面只是用来解释的辅助手段。这位解说的旁白哥,硬生生抢了大观园里一干人等的风头。

而另一方面,剧中出现了诸如“黛玉裸死”这样引起巨大争议的情节,编剧们这种大胆的“创新”受到了观众一致的板砖伺候。只能说,李少红以及新《红楼梦》的一众编剧们,该给力的时候不给力,不该给力的地方瞎给力。

指南三:要努力记住每个角色

《红楼梦中人》浩浩荡荡办了大半年,可如今我们看到的林妹妹和宝姐姐却都不是来自这档专为新版《红楼》选角而开的选秀节目。一张婴儿肥的圆脸蛋让空降的林妹妹成为观众集体声讨的对象,而干瘦到一定境界的宝姐姐被网友调侃为“不是宝钗是暴柴”。“元妃省亲”中出场的元妃娘娘,骇人的长相让人笑言皇帝重口味。三春姐妹的相貌完全没有特点,与书中描写的丝毫不对盘,再加上铜钱往脑门上一贴,每个人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更别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了。

小宝玉扮演者于小彤因为前卫的黑人头发型和酷似动画片《舒克贝塔》中小老鼠形象的外形遭到诟病,但总体来说他的表演还算过关,小宝玉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演绎得还算到位。大宝玉杨洋表现也不错,外形和表演都能及格,但因为戏份少而未能得到充分发挥。

《红楼梦中人》宝钗组的两位话题人物白冰和姚笛,分别在新《红楼》中扮演了大宝钗和王熙凤。单从外形来讲,白冰显然比李沁的宝钗更具说服力,但也因后半段才出现,戏份少而容易被人忽略。而姚笛则整整把五十集的王熙凤演到底,有人批她把“凤辣子”爽朗的笑声演绎得太过火,演技不过关等等,但客观上而言,姚笛在新《红楼梦》众角色中还真不能算是雷人的。

指南四:不能错过精美砸钱的场景

新《红楼》耗费的足足两亿人民币,有不少花在了场景打造上,剧中美轮美奂的场景成了该剧播出后,少有的观众反应比较褒扬的地方。

剧组重建了不少亭台楼阁,使大观园看起来更加宏伟气派。重金砸下去的动画效果,把大观园包装得如同蓬莱仙岛,如梦似幻,这也更符合《红楼梦》一场繁华春梦的定义。潇湘馆和怡红院两处,一个飘逸灵秀,一个华丽精致,剧组实在用心良苦。

剧中的陈设更是大手笔,房内布景大到雕花卧床,小到脚凳门窗,全是实木打造而成,贾母豪华卧榻和紫檀小柜玉器摆设的租金上百万,黛玉闺房为显示出主人高雅的情趣,瓷瓶、诗书布满香闺,精工细致。

不过,钱砸在这些地方,镜头一带而过,观众未必有兴致细细研究剧中的古董花瓶是真是假,更不会留意窗帘又换了什么款式,上面绣的是什么花样。倒是众多观众津津乐道于披在千金小姐们身上,叶锦添大师精心设计的,疑似窗帘布的华服。这不由得让人怀疑新红楼剧组把钱砸错了地方。追求这些华而不实的置景,不如多花些心思在剧本的琢磨和对演员表演的指导上。

指南五:不喜欢阴森戏曲的记得关掉音量

如果大半夜在家,千万不要一个人看新《红楼》。这当然是对新《红楼梦》的一大调侃。

把《红楼梦》和传统国粹昆曲结合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剧中融入一些昆曲元素也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其文化品位。但是,先且不论争议巨大的铜钱头和剧中人擦得惨白的脸,至少没人愿意在看电视剧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喵”吓到心肝直颤,更没人愿意在合家欢时段看阴森恐怖的魂游戏码。

李少红出品,必然风格化。前有《大明宫词》和《橘子红了》,现在的新《红楼》又如出一辙,甚至变本加厉。并不是风格化要不得,当年《大明宫词》唯美的风格和莎士比亚式的台词得来的是好评如潮,这曾是李少红的特色,现今却成了人人诟病的死穴。可以看出风格与整体故事情节的统一是前提,李少红的风格是一剂催化剂,用的适当自然给作品增色不少,但用的不适当,就可能不伦不类。普通观众眼中,新《红楼》显得过于突兀,又有87版的珠玉在前,这种风格难以接受也在情理之中。

指南六:会有一些戏你在87版里没看到

说起《红楼梦》中的重要桥段,不管是熟读原著的读者,还是看过87版的观众,应该都能如数家珍: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秦可卿出殡、元妃省亲、刘姥姥进大观园、黛玉焚稿等都是《红楼梦》中的重头戏。而这些在新《红楼》中也重新得到了演绎。

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是87版中没有拍摄的一段重要情节。一来太虚幻境的仙境场景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难以体现,二来在这一回中宝玉初试云雨情,因此被删减掉也在所难免。但因为这一回实在具有承上启下的重大意义,所以新版在最开始的几集中用了比较大的力气去展现。

宝玉在警幻仙姑的指引下游历太虚幻境,期间翻阅了金陵十二钗簿册,其中的图画和判词便是对大观园中众女子命运的注解,这也是理解整个故事的基础。所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将来金陵十二钗的命运归处尽在此一回揭示。

指南七:喜欢纠结结局的人请绕行

由于曹雪芹的《红楼梦》只有前八十回完整,后四十回早已失散,87版的结局是当时制作组根据许多红学家的意见最后敲定下来的,也得到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可。

有关《红楼梦》的结局,现在流传最广的是高鹗续写的一百二十回程高本。新《红楼梦》完全采用了这一版本的结局:贾家抄家后重又蒙受皇恩起复,宝玉娶宝钗,还生了个儿子贾桂,与李纨的儿子贾兰“兰桂齐芳”等,一系列创新的结局引来网友“悲剧当成喜剧拍”的骂战,李少红 “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才是真正的大悲剧”的回应显然不能让人信服。

不过,《红楼梦》的结局几百年来都在争论中,红学家穷尽一生也未必能争出个结果来。李少红按照自己的理解来拍也无可厚非,指望一部电视剧就能调和众口,统一所有人对《红楼梦》的信仰也未免强人所难。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