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周慧敏赚钱养倪震

周慧敏中年玉女复出变欲女

周慧敏《得闲炒饭》扮演拉拉

许鞍华导演的《得闲炒饭》新鲜上映,8月24日下午,《得闲炒饭》剧组在香港新都城宣传,关于消失13年之后再度出现的周慧敏的“大胆”表现,另一女主角吴君如(在线看影视作品)已被问得面无表情:“又穿低胸装,又跟一个女的亲嘴,又要洗澡,又有床戏,已经颠覆她以前所有的角色了。”周慧敏的复出大计,由此徐徐展开。但此时复出众人是否买账?失败又如何?这些问题似乎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在镜头所及的所有场合,她都表现得无比淡定自信,让人不禁心痒难耐,玉女中年破格复出,到底打的是什么小算盘?

复出反响 人气不高

饰演拉拉 玉女没有很挣扎

8月11日晚的香港夏日电影节上,《得闲炒饭》作为开幕电影亮相,周慧敏在几位保养得宜的中女当中,一身飘逸的公主裙加波浪卷发,脸上和眼角肌肤紧绷,显然有备而来。她不但在一开始主动串词聊起拍戏感想,在台下还与许鞍华、吴君如甚至“路过打酱油”的任达华积极哈拉,热情之余不失落落大方。8月24日晚上在铜锣湾的影片首映礼上,她接受采访时还搬出倪震看片后的玩笑:“他说我怎么在家里不穿那件豹纹内衣 ”她骨子里并非严实古板得如木乃伊的孤僻玉女。所以早在去年拍摄期间,导演许鞍华就向本刊记者证实,完全不需刻意游说周慧敏此片:“她当时看了送过去的剧本觉得很喜欢,大家又谈了两三次,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此次周慧敏高调复出,据知是抱定了决心,轻易不会退缩。《得闲炒饭》充其量只是复出大计的登陆战,接下来还将陆续收复“唱片发行”等众多失地。作为热身,周慧敏选择了《得闲炒饭》这部由影王朝出品的电影,老板王晶去年就曾向本刊记者确认是小成本电影,显然片酬不会太高。演员出演,多是奔着角色而去。如周慧敏所言:“以前好多剧本找我都不能打动我,自己不想重复角色,这次好特别,我又欣赏导演,好少女性戏会有这么大的发挥机会。”玉女是真的下定决心脱下以前的桎梏和外壳,于是众人可以看到周慧敏与吴君如热吻和共浴的场面,还身着低胸长裙,盛装前去和网友陈伟霆见面,最终发生一夜情。多年来周慧敏一直以密实清纯形象示人,唯独在1994年的《感情的分礼》MV里首次穿宫廷低胸装,就已经让人惊呼是重大突破,然而此次复出的首部电影,就将尺度拉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度和角度,似乎想以此表明,她真的不是出来玩玩而已。

外界反响 复出招牌没有产生更多效应

43岁的周慧敏如此坦然地接受了所谓的挑战,结果却无法尽如人意。她认为自己是“专业演员”,拍戏的时候要全情投入,并不用顾忌太多,但在新片镜头下展现的,仍是她一如既往如食防腐剂的漂亮,连带着的“周式纯情”也是千年不变的明哲保身,莫说有影后吴君如映衬,就是跟戏份不多的万绮雯、谷祖琳相比,也不见得出彩。多年来缺乏作品的磨砺,尽管玉女open的决心可嘉,但始终欠缺一点火候。如今影片已经公开试映了两次,观众的评价却乏善可陈,认为她在影片中的收放程度不如吴君如,“不像吴君如那样,简直把Macy演活了,Vivian(周慧敏)有点不够放得开,有时脸上的表情未能与剧情契合,感觉一成不变。”余下观众全奔着周慧敏的激情戏以及她保养得宜的容貌而去,演技却无从评价。港媒对伊人也只划入电影宣传常规报道,向来视八卦如命的各大周刊,也只是以“玉女转型”草草带过,连版面都吝惜多给一些,而向来好事的网络,炒了一轮同性激吻、姐弟恋床戏之后,再无更新动作,连对影片的期待之情都欠奉——要将20余年来玉女在屏幕上和善却平淡的印象扭转过来,一时半会绝非易事。周慧敏这一次的牺牲因此陡然变得尴尬起来,如同往池塘中投下一块重重的石块,一心以为会激起大浪,结果一圈涟漪过去已经悄无声息。

复出背景 为钱为情

为钱:夫妻酒吧经营不力 倪震失业已多时

但凡明星复出,在众人眼中,少不得与钱字扯上关系,王菲如此,周慧敏也概莫能外。退出演艺圈多年,周慧敏仅靠代言不多的几个品牌过活,她说足够过日子了,余下的曝光大多是在各种慈善场合。但她与倪震合开的Joe’s Billiards&Bar被唱衰多时,坊间传言周慧敏此次复出与酒吧经营不力,经济情况入不敷出大有关系。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前往Joe’s Billiards&Bar尖沙咀店进行了实地探访。

Joe’s Billiards&Bar位于尖沙咀的诺士佛台,该地段较为隐蔽,为香港本地潮男潮女钟爱的酒吧与特色餐厅一条街,与兰桂坊相比更加本土化。记者探访之日为周六晚接近10点,但见沿路各个酒吧生意都相当火爆,沿路摆着Joe’s Billiards&Bar宣传的易拉宝,印着周慧敏与倪震打台球的精美照片,利用二人名气为酒吧作宣传的意图显而易见。

入得其中,只见不大的室内中间摆放了几张桌球台,客人不到十位,气氛并不热烈,甚至稍显冷清,酒吧的人均消费仅在一两百港币左右,在香港仅属中低端酒吧。周六晚上接近10点的黄金时段,整间酒吧仍然只有区区几位顾客,与整个诺士佛台小道的熙攘光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与香港同行的说法非常一致——这间酒吧的经营状况非常一般。记者走访得知,位于商业闹市区的诺士佛台地段较贵,但Joe’s Billiards&Bar位于11层,已属于相当不利的位置,租金未必会超过1万港币,但以Joe’s Billiards&Bar的经营状况衡量,乐观估计,营业额也仅能维持开支。

酒吧经营不力,不能归咎于周慧敏一个人,倪震的事业停滞,也成为周慧敏不得不复出的一大理由。日历翻回1997年,当日一心归隐的倪震,将一手创办的《yes!》杂志股份变卖,套现千万,又卖了红山半岛和半山林肯大厦两项物业,雄心万丈移民加拿大。然而6年后,他与周慧敏双双携手返港,绝口不提加拿大的事业情况。而杂志和报纸的专栏则被倪震以“不想用‘质(量)’迁就时间”为理由停写,更糟糕的是偷吃事件后患无穷,倪震赖以成名的主持工作也受此影响,陷入了无限期的停顿之中。有香港记者同行曾分别致电香港电台、商台、新城、无线、亚视和有线,获得的回复大多是暂不考虑找倪震工作。

知情人再透内幕:许鞍华导演是得奖专业户,其导演的《岁月神偷》在今年的金像奖大获全胜,更兼今次是与吴君如搭对手戏,周慧敏希望能借此机会获得奖项青睐,无论如何,都是为了赢得更高的广告身价,赚钱贴补家用。

为情:倪震收心养性 周慧敏放心养家

酒吧经营不善,倪震工作止步不前,都足以推动周慧敏再继续向前走,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家庭稳定,花心倪震转性,也让周慧敏可以放胆出去“试一试”。

对于结婚之后的周慧敏而言,幸福犹如空气和水随处可见,经历过起起落落的两人,已经在去年开始双双信奉了基督教。去年的平安夜,他们一起在教堂里度过,而翌日下午在铜锣湾出席活动时,她一脸平静惬意,显得对当下的生活十分满意,当谈到倪震所送的圣诞礼物时,周慧敏露出秘而不宣的甜蜜表情。平时在香港她也半深居简出,只被拍到闲暇时和倪震或和吴君如等好友,到倪震与谷祖琳合资开设的甜品店吃东西。

今时今日,倪震对周慧敏百依百顺,不愿生小孩?那就不生好了。想复出?那就去吧。有同性激吻、和年轻后生上床的戏份?没关系,甚至可以拿她在《得闲炒饭》中的豹纹内衣打趣。倪震以实际行动显示自己对周慧敏的全力支持,如今的倪震,已然安分如居家宅男。既无后顾之忧,周慧敏自然大大方方做自己爱做的的事情,顺带提高曝光率,接一接广告以养家糊口。(记者林楚捺 能能)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