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在香港电影最辉煌的八九十年代,你问刘伟强是谁,没几个人知道。但过了九七,香港电影到了最坏年代,你问最红的导演是哪位,十个里九个会说,舍刘伟强其谁?

刘伟强的代表作是《古惑仔》系列,《风云雄霸天下》和《无间道》三部曲。在港片的低谷,众名家彷徨无措的时候,只有他逆流而上,《古惑仔》

令黑帮片重拾青春,《风云》打造港片特效里程碑,《无间道》被好莱坞买了版权重拍扬威奥斯卡。能一手缔造不同类型片,拍戏多快好省,又有票房保证,这样的导演无疑是业内的抢手货,但刘伟强的成功之处,还在于他的真性情和江湖心。

今年香港国际电影节期间,我牵头操办了一个主题为“华语类型片论剑”的论坛,请来刘伟强、尔冬升、陈嘉上畅所欲言。当日,刘伟强提前到场,电影公司宣传以为我俩初次碰面,热心帮我引见,刘伟强却不理我,慢悠悠一句,“我不和这个人说话”,待见我与宣传目瞪口呆兼尴尬,才笑道:“因为,跟魏君子讲话一定要小心,他会泄露我们香港电影的秘密,哈哈。”我长吁一口气,其实早该想到,刘伟强就是爱开玩笑,不仅说话风趣,几十岁的人还活泼好动,当日论坛上,刘伟强连说带比划,兴之所至居然拿起话筒当双节棍耍。

刘伟强是做摄影出身,最早拍功夫片,跟着敖志君做摄影助理,“敖志君是我的师父,黄岳泰是敖志君的师父,我是黄岳泰的徒孙。”我马上追问,“但敖志君并不承认他是黄岳泰的徒弟?”刘伟强眉头紧皱,正色答道:“他(敖志君)是我师父就是师父,无论到今天他怎么样,我都要叫他师父,黄岳泰是我的师公,今天还是我师公。反反复复不行,你要有一个长辈的东西,要尊师重道,这个是要有的。我现在这么大(牌),但是他们还是我的师父,这个没问题。”

刘伟强首次担正摄影的是《龙虎风云》,在《旺角卡门》玩的手提摄影更是一鸣惊人,成为他的风格标签。“用手提可以跟演员有互动,很有感觉,后来王家卫拍《重庆森林》,还是我帮他搞手提摄影,这是我专用的,其他人不要学,哈哈。”

年轻时代的刘伟强,爱玩,留长发,二十五六岁与陈可辛一起游历欧洲,“陈可辛当时还不是长发,后来他学我的。”到三十三岁,刘伟强剪掉长发,“很简单,我成家了,不能再年少轻狂,要多陪家人。”

上世纪90 年代初期,刘伟强开始尝试导演岗位,主要与王晶合作,拍过《香港奇案之强奸》、《慈禧秘密生活》、《新人皮灯笼》各色片种。“我跟吴镇宇很像,也是拍了很多烂片才有今天。”96 年《古惑仔》大卖,其实出乎刘伟强意料之外,接到拍续集通知时,距上映日期不足一月,“是不是很紧张?但我拍第二集《猛龙过江》只用了11 天。我本不想拍,第一集出来,题材有很大的非议,很多人说这个电影教坏小孩子,我有压力。有一个片商说你要拍啊,你不拍有很多人拍。”香港导演拍戏快并不稀奇,但像刘伟强这种用最少的时间拍出最好的效果,却仅此一家。尔冬升曾专门研究过他的拍摄技巧,发现刘伟强都是用两台摄影机同时开拍,而且往往手提摄影,这种技巧非摄影高手不能为也,所以只能望洋兴叹。

刘伟强又是出名的古道热肠,江湖上总是流传着他的侠义事迹。《十月围城》拍摄出现状况,陈可辛求助刘伟强,他二话没说,火速进组帮忙导演工作,一干几十天,也不要求署名。正因如此,今年金像奖陈德森领最佳导演奖,才高喊让刘伟强上台,“这奖有你的一份。”另外,09 年保利博纳为《窃听风云》发起一个香港警匪片论坛,请刘伟强参加,当时《无间道》“铁三角”已经分道扬镳,不和传闻也不绝于耳,“刘伟强有必要为麦兆辉庄文强这两个自立门户的小弟捧场么?”我的疑惑早被刘伟强化解:“一定要捧场,我们是兄弟嘛。分开不是坏事,要看怎么分,我跟王晶、文隽做《最佳拍档》的时候,我是小弟,我想出去做老大,现在轮到他们,我们也有这个默契,不必担心。”

大部分香港影人都很怀念曾经的黄金年代,区别只在于有人以为“好景不常在”、“往日不可追”,有人则认定还有机会再来、重现盛世雄风。

很少有像刘伟强这样认为当年环境混乱,并不值得留恋。“从前是片商去找导演拍电影,导演经常仓促上阵,这是最不好的东西。现在这个歪风慢慢改变,你不能坐在这边,要去找片商拍电影,准备好才拍,从前担心香港太小,市场太小,现在不怕,我们有全中国,我们可以慢慢磨合。”——怀念,但不留恋,这种态度或许是刘伟强成功的又一个原因吧。

魏君子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向台前幕后的港片偶像当面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现任新浪娱乐频道策划部主任,《看电影》、《香港电影》专栏作者,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出版有《香港制造》、《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