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选秀鼎盛时期,2005年超女三强合影

没落时期秀星张倩

选秀——这个焕发新内容的名词由湖南卫视的唱歌选拔节目《超级女声》带出至今,已经整整7年。这7年的夏天,中国的选秀节目既创造了“全民狂欢”的荣耀,也遭遇了有关部门下令限制的极大挫折。而今年的选秀代表节目《快乐男声》的话题及收视率都有所减弱,人们在讨论,电视选秀节目是否是“七年之痒”了。

“七年之痒”! 怎样看待选秀今天和明天?

有数据显示,相较于火透全国的2005年《快乐女声》11.65的最高收视率,今年的《快乐男声》数据普遍在1以上,下滑明显。一时间,似乎人人都在说“选秀节目不行了”。

有人表示,“今天如此状态,对选秀节目这个产品来说是一件好事:选秀节目已经新鲜的、充满侵略性和颠覆性的社会现象,变成了常态的、温和的、稳定的娱乐节目形态。”而更有人认为,选秀节目给中国电视业及音乐产业带来了巨大变化,而这个变化已经迸裂出更大的空间,会继续螺旋式上升下去。一位媒体人对笔者表示,7年前选秀节目的“红火”,事实上是一省级卫视开始与央视抢夺收视率的分水岭,自此,省级卫视群雄纷争,开始崛起。而另一方面,唱歌的选秀节目给华语乐坛带来了强有力的冲击,有人总结,“站在音乐行业的角度,选秀节目的积极作用应该在于:它改变了内地音乐公司的人才选拔体系,降低经营新人的风险、同时节省了推广一个新人的成本。”试看这几年的内地乐坛,新血及潮头人物被选秀艺人占去大半。而从产业布局上来说,不论是《快乐女声》、《快乐男声》,还是《加油,好男儿》、《我型我秀》,抑或《绝对唱响》、《非同凡响》等节目,都给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带去了全新的产业经营空间。这些,都不会让选秀节目短时间内“陨落”。

“限令当前”!网友憧憬放宽限制

正因风头太劲,各种争议与负面消息自然也随之而来,这令“选秀”成为近年最受限制的电视节目。广电总局在前几年即下数道“限令”,对选秀节目进行详细约束。例如播出时间限在黄金档之外,例如禁止实时短信支持投票,例如对评委身份进行明令限制等等。其中,最有杀伤力的当属播出时间的规定,无形中,只能在晚间10:30后才能直播的选秀,将很多常规的电视收视群体隔绝在外。

这几天,笔者在网上看到网友列数的“今年选秀四宗罪”,它们分别是缺少热点、评委不够犀利、赛制过繁杂、选手出路堪忧等“罪状”。这大多是因为电视台自我节制、不敢越线的结果。近来网上开始有一批网民在讨论,是否有关部门会渐渐放开对“选秀”节目的种种限制,令它的生存空间更宽,以更有益的节目内核给相关产业带来更良性的循环。

过去秀星今何在

能成为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的毕竟是少数,他们如今活跃在歌坛,成为了当红明星。李宇春是最好的写照,作为05年的《超级女声》的冠军,不但开了个人巡回演唱会,还凭借着在《十月围城》中的出色表演,入围了金像奖和金鸡百花奖最佳新人,李宇春的星路可谓是扶摇直上;当年季军获得者张靓颖,成为了众多影视作品主题歌演唱者,唱出了不少影视金曲,在演艺道路上有所斩获,更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起了老板。相比较而言,在后选秀脱颖而出的尚雯婕和陈楚生而言并不算得意,虽然两人都是冠军,但都曾陷入转会风波、合约纠纷中,即使转投到了华谊,但两者的发展和李宇春、张靓颖相比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来自台湾地区选秀的歌手,萧敬腾、林宥嘉在内地市场也有了自己的一片天,从《超级星光大道》两个人凭借独有的嗓音和超高的人气一举突围,并且萧敬腾和林宥嘉分别发行了三张和两张个人专辑,专辑叫好又叫座,不少歌曲得到了传唱,还获得多个奖项,使得他们在华语乐坛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秀星生活拮据 不惜卖血度日

在上周某百万造星计划的评选比赛上,选手张倩接受采访时就感叹道:“做一线大星难,做我们这种四线小明星更难”。她表示,作为一个刚出道的小艺人,不仅赚不到钱,就连最基本的生活都得不到保障,还要忙于应付导演的“潜规则”。张倩甚至提到,在生活最拮据时,自己还曾卖血筹钱,只为买漂亮衣服打扮自己。

当明星想象中更累,那些未能在选秀中脱颖而出,或者是没能被慧眼识才的,只能艰难度日。在力士之星比赛现场,张倩一身精心打扮出现在舞台上,向晋级发起冲击。“你别看我现在穿得这么光鲜亮丽,这身衣服不是到要跑多少龙套才能挣来。“张倩在比赛后台略带辛酸地对笔者说到。原来刚刚出道的艺人,公司会安排许多通告,但艺人却挣不到钱。“有时候跑到腿都快断了,也没有钱拿。没办法,我只能多跑跑电视剧里的龙套。”张倩告诉笔者,自己也是北漂一族,最窘迫的时候曾经流浪北京街头,幸亏同学收留。“本想做艺人日子会好过,没想到还不如一般小白领呢”。回忆以前在北京的日子,张倩掉了眼泪,她甚至还为了买漂亮衣服打扮自己,增加自己被导演看中的机会,不惜卖血换钱。

陪投资方吃饭 才有戏演

赚不到钱,生活拮据还不是张倩最大的烦恼,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演艺圈的“潜规则”。张倩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显然情绪很激动,“小演员拍戏比大演员辛苦多了,但辛苦不算什么,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对我尊严的侮辱”。她告诉笔者,一般去见组,副导演只要一听你不是北电或者中戏的,一般连看都不会看你,带去的简历和照片直接就被搁进了厚厚的一摞里,再没有见天日的机会。或者连戏都不聊一句,就开始问晚上有没有空啊,和我们投资方一起吃饭诸如此类的话。张倩还透露圈内很多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都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索性就等着被包养了。“有好多同学学表演,已经花费了家里不少的积蓄,没有脸再向家里要钱了,只能寄希望于有富商看上自己。圈子里这样的不占少数。”她表示此次参加这次造星计划评选比赛,希望能够大幅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这样或许有机会引起更多经纪公司和大导演的注意。

秀星路在何方

其实类似于张倩的选秀明星不在少数,他们很多都参加了选秀比赛,名声鹊起,可是成也选秀败也选秀,捧红了他们之后却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窘境,巫迪文曾获得过《加油!好男儿》第四名,其实他早在好男儿之前就名声在外,可谓是广告界翘楚,不过当他在好男儿大获成功之后,收入不增反减,签约某经纪公司后成为兄弟联组合一员,反而不及在模特界拍广告挣得多,通告少收入还要被公司抽成,最后他不得不选择和经纪公司解约,退出了兄弟联组合。

“回锅肉”能有几次搏

和他境况雷同的还有海贼王组合,当年吴斌和马海生参加了06、07两届《我型我秀》的比赛,06年两人独立参赛成绩不甚理想,而07年两人联手成立了海贼王组合,最终在这年夺得型秀的冠军,可惜这样的成就并没有换来多大的变化,生活上过度困苦,只能不得不自谋出路,在博客中刊登出简历求职,马海生却不想放弃音乐梦想,又踏上了青歌赛的征途,获得了季军。和马海生有着同样矜持的还有余虹婷,两人作为同届型秀的歌手,作为07届的“人气王”由于没有和前公司解约,新公司又不愿意花大价钱为其赎身,所以耽搁了歌唱生涯,解约后参加了《快乐女声》的比赛,可是09届的快女已经是江河日下了,只能继续在北京漂泊写歌,继续着自己明星的生涯。

作为“回锅肉”的典范,张杰是少数能从回锅肉中脱颖而出的,作为第一届我型我秀的冠军,张杰一度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歌手,可惜冠军被没有能够带来财富,在上海生活变得一日窘迫,曾被曝出生活拮据,骑车上下班,因此不得不另谋高就,选择跳槽到了《快乐男声》获得了第四名,选择了快男之后,令得张杰名利双收,从现在看来,这样的抉择确实是张杰的英明之举,虽然给了前东家赔偿,换来的却远远超出了赔偿金额,有了谢娜的支持,加上自身的努力,影视歌三栖发展,使得张杰名声大噪,丝毫不逊于李宇春、张靓颖。不过这样的“回锅肉”也就只有张杰一人能够真正成功的!ljp/文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