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李一道长

  叛徒的口径一般是这样的:我不是香港警方的卧底,我不是余则成的同党,我不是李一的徒弟。自李一道长的神像倒塌之后,他在娱乐圈的代言人迅速进入卧底时代和叛变高峰期,张纪中与太太保持假寐,王菲李亚鹏斩断友情,敬一丹也把她的推荐语归于“悔其少作”之类;如果哪一天李一真的得道,重庆缙云山附近鸡犬飞升的同时,娱乐圈会不会发出懊丧的惊呼:该死,那只老黄狗抢走了我的筋斗云。

  在明星身上,常常保持惊人的愚蠢和纯净的天真。问题是,崇拜就是这样一种情感投射;明星们擅长把粉丝们奉上的花粉酿成蜂王浆,呈送给泰国的白龙王或者重庆的李一道长。这些明星显然掌握了激发粉丝劳动热情的艺术,而仙人们则掌握了明星的兴奋点,层层累进的纳贡形成了一种蜂巢式的崇拜机制:崇拜本身成为一种奖励,我让你崇拜,你才有机会崇拜,有机会成为我的粉丝亦或成为我的修道大师班学员。从某种角度来说,明星与妖道之间的关系,亦即粉丝与明星之间的关系,二者有一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黑色幽默。

  怎么才能寻找到相应的语言,来解说人们在崇拜关系里的角色偏好呢?在现实大舞台上,李一已经是一个过气艺人,王菲、李亚鹏也必将成为过气艺人,粉丝扔掉了旧的偶像,就像大明星们扔掉了李一一样,决绝而无情。这种抛弃并非是想要从偶像身上得到的没有得到,而是想要相信的无法继续寄托在这个偶像身上,只好转投其他门径。果然,从真心膜拜到弃若敝履,不是轰的一声,而是嘘的一声。

  从过去到现在,妖道一直是个骗子,而他的崇拜者真心希望他的骗术是真的;从过去到现在,明星也一直假装自己不是骗子,假装自己的崇拜者会跟从自己到永远。我们抛弃李一的时候跟抛弃某明星的时候一样,并未得到一点点喜悦感,只是感到一种无从把握的自由;作为一个必须有点信仰的普通人,有必要利用两次愚蠢崇拜之间的间隙期定定神,继续找一个能骗自己久一些的新偶像,如此而已。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