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见习记者 白琳摄

昨日,本报已经发出独家消息,易中天28日将在沈阳会见赵本山。易中天为什么要来看赵本山呢?他对赵本山又有怎样的看法呢?昨日,易中天在沈阳下榻的酒店中接受了记者专访,并解开了这些疑问。

不久前易中天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期间提到了赵本山和二人转。

记者:喜欢看赵本山的节目吗?

易中天:正常人都会喜欢吧?你看我不正常吗?

昨日,接受采访时,易中天转述这段话后自己都哈哈大笑。“有人说他俗,我在回答时加了一段话——你可以不喜欢看二人转,你也可以嫌他俗,那是你的神圣权利,也是法律赋予你的神圣权利,但是你不能不允许别人喜欢二人转,喜欢二人转也是法律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利。 ”

至今易中天还没正式看过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但是他看过赵本山所有的小品。“他的作品里一定会留下很流行的话。比如《不差钱》。 ”易中天说。

这时候易中天绘声绘色地学起了小沈阳——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这里边的哲理非常耐人寻味。说到最终,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共鸣,说明他“搔到了社会的痒处。 ”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这种笑声是爆发出来的。“从来没有过这样一种明白、又最好笑的大白话点了出来,一旦出来就爆发、裂变了。 ”

易中天表示,赵本山每个春晚小品一定是这样的。

在沈阳不睡软床睡窗台

昨日,易中天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由于宾馆只有软床,喜欢睡硬板床的易中天把被褥铺在了窗台上,这样睡觉时他才会觉得舒服。

昨日上午,在沈阳市北站附近的宾馆里,本山传媒艺术总监刘双平(左)与易中天聊得兴致勃勃。

昨日下午,易中天来到沈阳故宫观光游览,听着讲解员关于故宫历史的讲解,他不时地点点头。

学文学出身,却以讲史出名;在新疆、武汉、厦门生活过很久的湖南人,以极不标准的普通话登上中央电视台讲学,却赢得了全国众多的粉丝……

这就是易中天和他的魅力。易中天在成名后有过怎样的经历?到沈阳后他的行程是什么样的?他为什么现在基本只接受记者们的邮件采访?昨日,易中天一一向本报记者揭开了谜底。

生活经历

为什么基本只接受邮件采访?

易中天曾经“受过伤”

易中天近两年来基本不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因为有些记者故意歪曲他的意思。而他最常接受采访的方式便是电子邮件,因为这个可以留下证据。说到这,易中天笑得像一个得逞的老小孩。

被曲解曾很委屈

他举例说,当初有一位记者采访他,他描述每次到北京录制《百家讲坛》,都是先坐飞机到北京,然后乘坐机场大巴到三元桥,再打车到央视影视之家。“当时我说的这个意思是,我们和央视关系很好,我们在这些方面并不挑剔,没必要每次到北京都要车接车送那么隆重。 ”

然而,这位记者在采访过他之后,做出了一个“易中天等人如此简陋条件仍然趋之若鹜只因利益驱使”的稿件。这让易中天非常委屈,“我们和《百家讲坛》的关系非常好,这么理解就完全是在曲解。 ”

尽管如此,易中天仍然笑着说,他会记得每个对他好的人,但是对他不好的人,他未必都记得住。

不过经此之后,易中天接受采访便只会通过邮件。有趣的是,易中天在看到邮件中记者的采访提纲后,经常会不满意问题的深度。“有时候会就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多答一些,有时候还会帮记者把问题改一改,这样更有趣。还会帮编辑把标题做好。 ”易中天经常会起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但是对他来说,有价值的传播、有传播的价值,这样才更有益。

“我也是标题党”

“我是好的标题党,而且我从来也不反对标题党,我也认为将来记者、编辑、作家都要学会当标题党,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快速阅读的时代,纸质的书籍、杂志、报刊都在面临挑战,所有的内容都可以在终端上阅读,比如手机和电子书,信息量这么大,受众就有个选择的问题。这就真正进入了‘看报纸只看标题,看图书只看封皮’的时代”。易中天说,一定要学会做标题党。“只有极个别人可以不做标题党,比如韩寒。”易中天还详细研究了韩寒的博客文章,注意到韩寒有一篇只有一句话的博文,居然有70多万的阅读次数。易中天用惊叹的语气来描述这件事情。

也有“一字之师”

易中天透露说,他在标题上也有“一字之师”。“当年我写过一个专栏,标题是《秋风渭水长安》,取自‘秋风吹渭水\落叶长安’,听起来还挺文雅的,结果被当时报纸总编辑改了标题‘秦腔是西安人的足球’,这个标题就做得很好啊。”

这件事也反复被易中天提起,这在易中天看来就是好的标题党,当然对他而言也有坏的标题党。而易中天就因为坏的标题党“受伤”了。

易中天写过一篇博客,认为文艺作品不必总要教育人,何况在一部15分钟的小品里又能教育到什么人呢?“想要受教育可以去大学嘛,何必非要在文艺作品里找?我那篇博客明明就是挺小沈阳的,结果被编辑改成了《易中天认为小沈阳低俗》,让人头疼。 ”

犀言利语

易中天大议雅俗问题

“最大的俗是附庸风雅”

而对当前热议的雅俗问题,易中天也有话要说。

易中天认为,实际上很多专业艺术院团都有个严重的误区,以为他们的票卖不掉是因为雅。“他们错了。他们不知道世界上最俗的事情就是“附庸风雅”,这才是俗不可耐的。他们的票卖不出去,是假、大、空,不是真的雅。 ”

在易中天的眼里,“雅俗之间是辨证的,而且很可能是在不停转换的。老子也说过嘛,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即使是《红楼梦》在当年都是禁书,因为其中很多情节都可以说是‘少儿不宜’,我上初中时读了四大名著的另外三部,直到30岁我才完整地读了《红楼梦》。”易中天认为这种俗和雅的转换是随着时间进行的,不同的时代的理解也是不同的。(记者 刘臣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