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第五代’电影人,相会2010……肖风《大劫难》(今日首映),张艺谋《山楂树之恋》,陈凯歌《赵氏孤儿》,你更看好谁?”一条微博8月16日揭开电影《大劫难》首映的消息。接近百分百非职业演员的表演团队,略显陈旧的抗战主题,《大劫难》在一片娱乐商业片中略显磕碜。

该片的导演肖风日前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身为张艺谋、顾长卫的大学同窗,对于电影,他有着更为个人化的执着。对于他的电影,台湾导演侯孝贤曾感叹“你也太大胆了吧,演员起码也得找漂亮点的啊!”不过,肖风告诉南都记者:“《大劫难》并不是为商业而拍,不是为挣钱而拍,我只是想用我的知识,我的艺术,来表达‘勿忘国耻’这个主题,仅此而已。”

A 关键词“主旋律”

跳脱抛头颅洒热血,以小见大发人深省

对于抗日、反法西斯的电影作品,观众们会陷入俗套的印象。记者在电影首映当天,随即询问了北京星美国际影城的几位观众,一听《大劫难》这个名字,观众大多都惯性地和战争的枪林弹雨、烈士们的抛头颅洒热血扯上关系。但事实上,电影纯朴得可以。

1931年,东北的庄稼还没收完,“九一八”后,日本人翻脸了。原本和颜悦色的日本“商人”川岛,转眼谁都不认。西台屯的气氛顿时瘆得慌。满洲贵族的后裔二姑娘因不满日本人的霸道行为,以天不怕地不怕之态砍了日本将领一刀,整个村庄惨遭杀害,最终只留下了两个“娃娃”———小子和春阳。除了日本人杀害村民时的几声枪声,电影看不到大规模战争的场面。刘先生是该场次观看《大劫难》的寥寥数人中的其中一个,“我一开始以为看完后会有亢奋的激情,但没想到却是一种道不明的酸楚。”他告诉南都记者。

【导演阐释】

导演肖风开玩笑地表示,《大劫难》是“被主旋律化”的。其实,电影原本可以更加“主旋律”。程晓琳是《大劫难》的编剧,剧本由自己的小说作品《春滋味》改编而成。“其实原著有着更加多的商业元素,起承转合、跌宕起伏很多。”肖风回忆,里面会有二姑娘未婚夫五孩英雄救美的场景,对于村民们英勇杀敌也有更多细节描写,但这一些英雄化的文学加工不是他想要的。“当我看到这个剧本时,翻阅了大量的史料,我想电影用最真实的方式去呈现当时的东北农村的状况,所以我把这些戏剧情节全部删了。”肖风希望《大劫难》可以作为后人的一个“文献资料”,真实反映抗日时普通人的状况。“像《小城之春》当时票房并不好,甚至有人批判它,但现在,它的艺术性和欣赏性都得到了公认。”

除此之外,现实的警示作用更是他想通过作品达到的。“我希望《大劫难》的意义在于让今天的人们对这段历史有所思考……我们中国人在100年前是这样一个状态:被抽了一个大嘴巴,还得赔钱给抽你嘴巴的人。一百年以后,经历了多少人的流血牺牲,多少仁人志士的努力,现在得到了一个怎样的结果?2000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轰炸,人家的解释就是‘炸错了’,只能这么算了。2001年,美国一架海军侦察机闯入我南海领空,撞毁了中国空军一架战机,美国赔你一架飞机的钱就完事了。也就是说,这一百年来,中国的进步仅仅就是,从被抽了一巴掌,你不用赔钱了,变成了人家赔你一架飞机的钱,一百年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仅仅就有这么一丁点的改变,中国人的发展有多么的艰难啊!如今过上幸福生活了,但真的不要忘记。”

B 关键词:血腥杀戮

送审修改后,血腥尺度依旧相当大

“儿童不宜”是导演在多场宣传活动中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其中的原因就在于电影中的血腥暴力场景。为了逃避日本人的屠杀,全村村民藏身于地窖。日本人因此强行逼供小子爹,希望他供出大家藏匿于何方。在逼供过程中,日本先是把小子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剁掉,无效后,继续剁掉手掌,接着是上手臂,然后是整只手。看的过程相当触目惊心。而在之后枪杀村名的过程中,一枪一个倒地也相当让人不忍。

【导演阐释】

肖风表示,因为血腥暴力,电影在送审的过程中已经修改了部分镜头,“本来会更加血腥,镜头更加直接。”肖风一开始还想加入断臂止血的过程,“大冬天,手被日本人砍掉了,胳膊哗哗哗地大出血,日本人拿一桶热水淋在胳膊上,让伤口结冰止血,然后再用铁丝勒上。就是川岛和小子爹是十四年的哥们了,才这样救你一命。后来还是没有拍这个场面,太血腥了,我自己在现场都觉得心里很沉重,虽然都是假的,但还是觉得很残忍。我并不是想宣扬暴力,但这些杀戮场面在九一八纪念馆有着清楚的呈现,头被砍下来的瞬间都有照片实证。”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